• 年年翻倍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觀點投書:一份牽動你的藥價與股價的TPP附錄─所有人都該談「醫藥共識」

TPP許多採行藥價核價的國家將面臨藥價上漲的現象。(網路圖片)

TPP許多採行藥價核價的國家將面臨藥價上漲的現象。(網路圖片)

儘管在許多面向上意見紛歧,台灣社會至少對兩件事有廣泛的共識:第一要加入TPP,第二要發展生技業。人們贊同這樣的說法:TPP是突破圍城的鎖匙,生技是產業升級的契機。

眼下,TPP已在上(10)月初總結最終決議,台灣將在三個月內舉行攸關未來的總統大選。這意味著,台灣正面臨歷史的決斷點,而且考慮的時間極其有限。凝聚「醫藥共識」,恐怕沒有更急迫的時候了。

2015年台灣不斷傳出藥物開發進展的消息,股民對於新藥、醫材產業與開發過程越來越熟悉,相關談論熱度日增;乘選舉之勢,生技政策也熱熱鬧鬧的掀起一波口水。但它們似乎還未搔盡癢處。

首先,請考慮醫藥共識不同於生技政策。台灣的生技政策具有強烈的一貫性與連續性。或許可以說,展現了台灣政黨政治的一個允當面相:政治決策開拓不同的可能性,實事單位的專業方針則持續推展。

因此,當K黨抨擊D黨生技政策了無新意時,不啻蹈入自掘的陷阱──K黨時代的生技政策也延展自D黨時代。也見到宇昌案令人尷尬的本質:宇昌雖發軔於D政府,卻也受K政府獎掖,毋寧是橫殺親兒的慘劇。

相對的,面臨TPP以降的挑戰,醫藥取得(access to medicine)與醫藥創新之間該如何平衡,則是台灣必須先取得的醫藥共識──台灣人願意付出多少的醫藥成本,來支持醫藥產業的利潤。如果台灣人過去態度模糊,現在已到了不得不想清楚的時候,因為由TPP打頭陣,保護程度高於貿易相關智財權協定(TRIPs)的TRIPs-PLUS之眾就要陸續上門了。

TPP全文終於公布了。最直接拷問醫藥共識的部分,叫做健康照護附錄(Healthcare Annex)。它曾經很有殺傷力。

這份附錄的2011年原始版本裡,外國藥廠可以大力介入一國藥價補貼的決策。簽署國的藥物補貼價必須衍生於競爭市場價格,或者能夠妥善反映專利藥或學名藥的價值。如果是後者,必須給藥廠請求增價的機會。並允許藥廠擁有上訴或請求重審補貼價的決定。

其結果,以紐澳為首,TPP許多採行藥價核價的國家將面臨藥價上漲的現象。韓國在美韓FTA裡已經吞下相當雷同的條文,可以說二輪再簽TPP,這部分也吃不了虧。相對的,美澳FTA裡的對應條文,比起韓國則要溫和許多。

受到澳洲等國群起抵制,自2014年的附錄版本後,美國的要求已被削減大半。不過,如今公布的正式版本仍殘存不一而足的條文,雖然直接威力已大不如前版,其最終的意圖相同:使新藥廠商更方便近用各國藥價補貼的市場。透過滲透公眾遊說團體、設立獨立程序、施壓於諮詢管道、組設投資人-地主國爭端解決(Investor-State Dispute Settlement, ISDS)仲裁庭等手法,仍預留許多藥廠施壓空間的可能

經由TPP等TRIPs-PLUS協定,台灣目前既要充分維護病患權益,也要發展生技產業,寄望低藥價、高股價兩頭拿,變相往國外「搭便車」的生醫政策,受到國際挑戰的態勢會越來越明顯。美國將促使台灣「下車」,分擔更多所謂「生醫研發」的成本。

由於台灣新藥產業仍在發展階段,學名藥業外銷力道也待充分展現,一旦現在下車,短期內會有藥價股價兩頭青黃不接的震盪。好消息是TPP相關章節的弱化使得台灣的拖延戰術還能持續一陣子,在這段時間窗口中,除了靜待新藥及利基學名藥產業收成,台灣必須儘早備妥因應外國「抬高藥價、抬高股價」,甚至「抬高藥價、拉低股價」推力的醫藥共識。醫藥共識將形塑、指揮台灣未來的生技政策,也是往後融入TPP的必要推力與潤滑劑。與專業官僚的生技政策不同,醫藥共識更迫切需要公眾討論及參與,以取得對外正當性。

由於缺乏問題意識與凝聚機制,台灣尚未有效展開型塑醫藥共識的過程。相對的,健保砍價屢受醫藥界抨議,以網路一篇茹絲葵牛排的譬喻文為楔子,原廠藥與學名藥的差異已成為熱議的焦點。另一方面,台灣新藥廠商遊說健保核價不足,在行政命令層級上,新藥核價門檻將放寬。

這些議題其實已與醫藥共識有關,但由於未能放在共識的平面上,有流於零碎、機械操作,失去連結與高度的可能。一個可見的危險是,台灣民間的呼聲並未與TPP各國相協,反而與美國與大藥廠弔詭的合流,在尚未藉由凝聚共識的過程來整合充分資訊之前,我們等於綁住一隻手要出外與人談判。

醫藥共識要確認台灣人想要、能夠付出甚麼樣的醫藥費用,想要、能夠支持甚麼樣的醫藥服務。鑒於健保大餅的有限性,它指向餅的劃大作小,也指向專利藥與非專利藥之間,原廠藥與學名藥之間的補貼瓜分界限。因此也指向了台灣病患對於不同藥物的取得可能──尖端新藥、專利過期原廠藥、學名藥,孰為先?在此,醫藥創新與醫藥取得也會有部分的匯流。

醫藥共識僅管是政治性的,但須建立在充分資訊(well informed)之上。對此,相關機關作為現有制度的捍衛者,並未能充分輸出資訊達到兩造辯證的效果。例如,學名藥的品質與療效問題,健保署健保砍價為末因,而更多出於食品藥物管理署的管制能量不足。對此,如果主管機關只能一再請求民眾信賴同成分、同品質藥品以同樣價格給付的三同政策,無異喃喃自語。建立有效輸通醫藥制度資訊的管道,無疑是決定醫藥共識品質的關鍵。

作為TPP可能的二輪生,台灣對TPP議定內容幾無置喙餘地。然而,前進一步說,TPP仍將持續演化;後退一步說,殷盼之餘,我們仍不見充分心理準備與覺悟。那麼現在,或許該是所有人都談談醫藥共識的時候了。

*作者為美國專利代理人,美國杜克大學法學碩士,前生技中心助理研究員。關注領域包括生技政策、國際智慧財產權、醫藥近用、專利權。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