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一道不到500公里的邊界,卻成為英國脫歐戰役的關鍵防線

2018-12-18 06:10

? 人氣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最棘手的議題。告示牌上的彈孔似乎在提醒人們過去的動亂(AP)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之間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最棘手的議題。告示牌上的彈孔似乎在提醒人們過去的動亂(AP)

這道邊界盤據愛爾蘭島東北部,約略成不規則的L型,全長499公里,差不多是從台北開車到雲林來回。邊界畫定於1921年5月,1970年代「北愛爾蘭動亂」(The Troubles)期間曾有英國安全部隊駐守,但時至今日,除了樹立在路邊的告示牌之外,來往人們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然而就是這道不到500公里長、沒什麼存在感的國界,近來成為英國脫歐(Brexit)戰役最重要的防線,歐盟(EU)與倫敦當局在此鏖戰,硬脫歐派(Hard Brexit)、軟脫歐派(Soft Brexit)與留歐派(Remain),不見硝煙、不聞死傷,但仍然讓人想起百年前第一次世界大戰的壕溝戰。現在距離明年3月29日「脫歐大限」僅剩100餘日,戰況對英國越來越不樂觀。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進程最棘手的議題(Andrein@Wikipedia / CC BY-SA 3.0)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進程最棘手的議題(Andrein@Wikipedia / CC BY-SA 3.0)

一座島嶼,兩個國家,39年動亂

之所以如此,關鍵在於英國、愛爾蘭、北愛爾蘭與歐盟四方錯綜複雜的關係。愛爾蘭全境曾經長期是英國領土,1921年英國被迫允許島上天主教徒居多數的南部26郡成立「愛爾蘭自由邦」(Irish Free State),具有半獨立的「自治領」(Dominion)地位,但北部天主教徒與新教徒各半的6郡仍屬英國,也就是北愛爾蘭。1923年,英國與愛爾蘭簽約締結「共同旅行區」(CTA),在邊界對商品徵收關稅,但對人員來往只進行「最低限度管制」(minimal controls)。

1949年4月18日倫敦承認愛爾蘭獨立,北部6郡仍屬英國,CTA維持不變。1993年1月1日,歐洲共同體(European Community,歐盟前身)成立,並廢除成員國之間的關稅壁壘,形成歐洲單一市場(European Single Market),英國與愛爾蘭都在其中;1998年4月10日,英國、愛爾蘭與北愛爾蘭各方簽署《耶穌受難日協議》(Good Friday Agreement),正式終結「愛爾蘭共和軍」(IRA)長達39年的叛亂,愛爾蘭與北愛爾蘭邊界從此更形同虛設。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進程最棘手的議題(Sinn Féin@Wikipedia / CC BY 2.0)
英國領土北愛爾蘭與歐盟成員國愛爾蘭的邊界,成為英國脫歐進程最棘手的議題(Sinn Féin@Wikipedia / CC BY 2.0)

「愛爾蘭邊界問題」籠罩脫歐進程

2016年6月,英國透過公投決定脫歐,當時疑歐派額手稱慶,宣稱英國人終於拿回了自己國家的掌控權;留歐派則惶惶不可終日,擔心英國從國計民生到國際地位都會大受影響。當時雖然有人提到「愛爾蘭邊界問題」(Irish border question),但一般都認為那只是個「技術性問題」。

但這個「技術性問題」很快就浮上檯面。因為英國雖然看似一個「海島國家」,但脫歐之後仍會與一個歐盟成員國保持陸地邊界。沒錯,就是這道分隔北愛爾蘭與愛爾蘭的邊界。英國脫歐之後,與歐盟之間的商品、服務、人員與資本自由流動(四大自由)都將設立壁壘,其中最主要變化的就是商品貿易須課徵關稅、人員往來須查驗護照。因此在理論上,北愛爾蘭與愛爾蘭的邊界也必須化虛為實,重新建立「硬邊界」(hard border)。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