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坤良專欄:台灣人的抗「戰」

2015-09-10 06:30

? 人氣

北京「閱兵」後,連戰返台舉辦「金婚宴」,政商界名流出席祝賀,連方瑀身穿金色禮服高唱1小時。(圖片取自雷倩臉書)

北京「閱兵」後,連戰返台舉辦「金婚宴」,政商界名流出席祝賀,連方瑀身穿金色禮服高唱1小時。(圖片取自雷倩臉書)

前副總統連戰冒台灣人之大不韙,赴中國參加抗戰七十周年紀念,神色自若地坐在貴賓席觀賞閱兵大典,兵車載著飛彈緩緩從眼前開過。在這次的大典中,中國共產黨主導現代中國史詮釋權,受中華民國教育的人,對北伐、剿匪、抗戰歷史都得重修。連戰附和所謂國共聯手抗戰,一在敵前,一在敵後的說辭,改變長期以來中國國民黨領導抗戰的史觀。中國國民黨對第二次中日戰爭的史觀是八年抗戰,今天的中共則從一九三一年算起,稱十四年戰爭,與日本所謂十五年戰爭(1931~1945)的說法相近,亦即中日從九一八事變(滿州事變)就已兵戎相見了。

回到當年戰爭的時空場景,日本帝國積極加速台灣人皇民化運動,鼓勵「國語」家庭,禁止傳統宗教、戲曲,甚至改日本姓氏。中國大半江山淪陷入日本「鬼子」手裡,還出現了汪精衛「政府」,東南亞諸國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後,除少數國家(如泰國),其餘越南、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諸國都被日本佔領。對於當時有民族意識的台灣人來說,為日本帝國去與同文同種的中國人戰爭,心理是苦悶與矛盾的。

台灣人跟在台日本人同遭盟機「爆擊」,家破人亡,許多人(包括原住民)加入日本軍的行列,在東南亞叢林對盟軍作戰。也有人到中國大陸參加抗戰,例如李友邦組織的「台灣義勇隊」、「台灣義勇隊少年團」具以台灣人為主;霧峰林家下厝的林祖密之子林正亨至南京唸軍校,參加對日抗戰,並曾加入緬印遠征軍。

許多台灣人到日「據」的地方,如滿州國、北平、上海、南京工作。曾加入日軍電影統制的臺南柳營人劉吶鷗,擔任過汪精衛「政府」機關報紙《國民新聞》社長一職,三十五歲時在上海被槍殺,據傳是因為捲入黑幫糾紛,也有傳言是死於國民黨特務之手。劉吶鷗之死顯露戰時中國的台灣電影人面臨兩難:不是與具電影資本與流通系統的權力接近,就是找不到生路。

任職於汪精衛政府,後遭到暗殺的劉吶鷗。右圖為劉吶鷗與一對子女。
任職於汪精衛政府,後遭到暗殺的劉吶鷗。右圖為劉吶鷗與一對子女。

曾任汪精衛「政府」遠東劇團團長的鐘壬壽,係臺灣屏東萬巒客家人,戰後回臺灣所撰寫的簡歷,解釋其離臺係因「其實受日本官方逼迫,流浪上海、南京,不得不入偽維新政府……。」鐘壬壽自認偽職任期中未曾貪汙或欺侮民眾,且曾對國家民族做過一些好事……蔣公頒佈「臺灣人無漢奸」,遂欣然返臺。

在日本控制區工作或為日軍做事的人,戰後很容易被視為漢奸,但是漢奸資格認定卻很模糊,關鍵在於是否能強調漢民族意識、曾經反抗日本人……大家都需要一些說辭。中日戰爭的敵我界線並非銅牆鐵壁,許多曾與日本合作或參與汪精衛「官方」活動的電影、戲劇工作者,戰後平安無事,並在國共內戰期間赴香港發展。名列頭號戰犯之一的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戰後被蔣介石延聘,以白團負責人的身分幫蔣打國共戰爭。

硬指七十幾年前的台灣人站在抗戰的統一陣線,就如說台灣沒有人到中國參加抗戰一樣,都是不符史實的。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無條件投降,台灣被國民政府接管。戰後(尤其是一九四九年)來台的中國軍公教與一般民眾,抗戰的歷史記憶猶新,與大部分生活在中國的人相同,每年十月二十五日的「光復節」是他們抗日勝利、「解救」台灣的神聖節日。在這個國定假日,台灣人也跟著放假一天。

岡村寧次受降後走出會場(右一),戰後他協助蔣介石成立「白團」。(中新網/華龍網)
岡村寧次受降後走出會場(右一),戰後他協助蔣介石成立「白團」。(中新網/華龍網)

歷史研究依賴客觀的文獻資料,首先要鑑定史料,不相干的資料捨得丟,但歷史事件的解讀卻經常是主觀的,也是所謂話語權的爭奪。日本殖民台灣是歷史的事實,台灣走上現代化,公共建設與農業、衛生、教育進步也是事實,然而,亦涉及現代性問題,以及日本帝國壓榨殖民地的本質。日本時代的台灣人,對中日戰爭的體驗與中國人民截然不同,並因生活經驗之不同,對日本人的態度大相逕庭。大抵上,仕紳、地主或生活優渥的人對日本統治褒多於貶,相對地,市井小民、貧苦工農,則貶多於褒。

戰後迄今,台灣擁有多元族群,包括戰前即已生於斯、長於斯的原住民、福佬、客家,以及戰後來台的中國人、新住民。面對第二次中日戰爭、大東亞戰爭(太平洋戰爭)的史觀,應存異求「同」,這個「同」就是同理心,尊重每個人對日本、對抗戰的不同史觀。

連戰的「兵車行」,讓多年來紛亂惡鬥的台灣朝野有了新的共識,並提供各族群省思的空間。含著金湯匙出生的連戰,一路生活優渥、仕途順遂,當過駐外大使、部長、行政院長、副總統,有什麼政績,一般人並不清楚,但與他有關的趣事卻讓人莞爾:學政治的他當交通部長是「政治上軌道」;到立法院作施政報告,說要規劃「柳丁風景特定區」,把野柳和墾丁當作「柳丁」了;有一年藝文界新春茶會,他還把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以及台灣的飯島愛現象說成「高島愛」。

讓我對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二○○○年大選期間,他發表聲明要當台北市仁愛區十九鄰鄰長,新聞喧騰一時,隨著選舉的落幕,沒有人再注意這件事。聽說他真的做了幾年的鄰長,我很好奇他如何執行「鄰」務?如何送房屋稅單、收廟會丁口錢?一般「鄰」民可以隨時去見「鄰長」?不過,天生尊貴的人願意參與里鄰瑣事,或五體投地親吻土地,總是好事。

當年汪精衛從重慶叛逃,輾轉到南京組織傀儡政權,聲稱是為了推動和平運動,保護中國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從此中國境內的重慶、南京,有兩個國民政府,兩個中國國民黨中央,皆用中華民國國號,魚目混珠。不過,汪精衛最後註定悲劇收場,因為他的靠山日本在戰爭後期敗相已露。

南京軍區受降儀式。(油畫)
南京軍區受降儀式。(油畫)

連戰到中國參加抗戰七十周年紀念,聲明不是為了名利,而是為了下一代。雖然台灣各界一片撻伐,他也不在乎,中國日漸強大,台灣似乎遲早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他戮力於千秋萬世的統一大業,雖千萬人吾往矣,何況還有十幾億中國人會為他喝采。

成王敗寇終究是歷史鐵律,連戰閱兵回來,接著慶祝他與連方瑀的金婚,一門六人在《中國時報》〈人間副刊〉分別寫文章「吟詩詠歌慶金婚」,引發各方嘲諷,同樣讓外型嚴肅如老K的他,多了幾分冷面笑匠的喜感。

諸葛亮《後出師表》後世雖有真偽之爭議,但開頭一句「先帝慮漢賊不兩立,王業不偏安」早已深入人心,經常被現代人拿來黨同伐異,也給予威權時期蔣家政權「反攻大陸,消滅共匪」戰略目標,提供簡明扼要的「歷史」法則。《後出師表》講的「先帝」應是中國國民黨念茲在茲的蔣總統,如今情勢逆轉,許多人識時務為俊傑,由反共變親共了,歷史的荒謬性在此展現無遺。

*作者為台北藝術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