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綠營大崩潰,「韓流」揭示的意識形態退潮

2018-10-29 06:10

? 人氣

韓國瑜自己可能都沒想到,他觀察到的高雄憂愁,早已是大部分台灣民眾心中的疑慮,一句「又老又窮」將隙縫拉開,噴發出的是人民的恍然大悟。(資料照,新新聞柯承惠攝)

韓國瑜自己可能都沒想到,他觀察到的高雄憂愁,早已是大部分台灣民眾心中的疑慮,一句「又老又窮」將隙縫拉開,噴發出的是人民的恍然大悟。(資料照,新新聞柯承惠攝)

韓國瑜,短時間內形成強颱席捲全台,在選前不到30天的現在,我已不是那麼在意選舉結果,因為韓勝,台灣全島都將大轉型,韓敗,轉型幅度將更大,更迅猛,還沒投票,現在已經可以看到韓流的背後,是急欲掙脫20年多來全島自困空轉的民心。這比韓個人成敗更重要。

最近「說韓」文章多不勝數,再寫韓已是錦上添花,所以不妨將眼光抽離韓國瑜光環,聚焦於韓流現象下的民意暗流

意識形態之爭的興衰

又老又窮,絕不僅是高雄市的寫照,整個台灣的老態與人民心靈上的失落,是多年來意識形態相爭下的必然結果。李登輝執政後,台灣進入「本省人鬥外省人」的洪流,到了陳水扁執政,再升級成「台灣人鬥中國人」的階段,所有台灣人都捲入了後兩蔣時代的意識形態清洗運動,自困卻不自知。這個歷史進程,美國人早在1970年代初期,就已做過詳盡的分析與預判,只是發生的時間點,錯估了十幾年而已。這十幾年的誤差,主因是蔣經國造就的經濟奇蹟,引導了全民奮進拚經濟,讓反國民黨的本省勢力找不到著力點。

代表本土勢力的民進黨,因陳水扁的貪污腐敗而暫時受挫,本土意識卻是大勝,以致馬英九帶著「外省原罪」,對「本土教」輸誠。整個馬執政時期,看似是國民黨中興,實則是外省勢力泯滅的終局,連帶著漢族民族主義一起陪葬。而與本土民族主義勢力合流的,則是在經濟開放下留洋的一代,他們帶回了歐美價值,反國民黨威權,又反民族主義,並在第一次政黨輪替後,部分從本土民族主義裡脫離。馬英九本人就是留洋一代,反黨國舊體制也屬正常,但他無法抵抗新價值潮流裡所一併挾帶的偏狹本土意識。

20181022-台鐵普悠瑪翻車事故,總統蔡英文22日一早至宜蘭蘇澳榮民醫院,探視罹難者邱歆粵家屬。(顏麟宇攝)
台鐵普悠瑪翻車事故,總統蔡英文22日一早至宜蘭蘇澳榮民醫院,探視罹難者邱歆粵家屬。(資料照,顏麟宇攝)

這就是民進黨完全執政前的台灣景觀。以歷史的眼光視之,不論對錯,49年後第一代外省人的凋零,和隨後的省籍衝突與權力嬗替本勢所必然,但另一方面,整個本土化運動的上升時期,經濟動能卻是欲振乏力,貧富差距也在不知不覺中擴大,這也是鐵一般的事實。除了一些眼尖的台灣人,早早西進崛起的中國大陸,島內台灣人在「愛台灣」的風潮裡,渾然不覺自己已與對岸的繁榮擦身而過。

在台灣的經濟發展過程裡,「與繁榮擦身而過」的,原本是工業化下遭邊緣化的農民,這個族群支持本土反國民黨勢力,可說是「剛好而已」。但馬英九執政後兩岸融冰,已讓許多農民嚐到了來自對岸的「雨露」,這一次,他們總算搭上了順風車。馬時期,仍是本土運動方興未艾的時候,農民沒有警覺到這順風車得來不易,還以為「賺阿共的錢,剛好而已」,依然硬挺民進黨,直到此黨完全執政,得償多年來的夙願,前景卻不是一片大好。與農民們有相似看法的,還包含許多挺本土意識的城市居民,與從小耳濡目染本土民族主義的年輕人。

然而,在所謂「台灣人」真正當家作主後,民心卻又悄悄地翻轉,因為愈來愈多人覺得,他們與大陸的繁榮擦身而過了,此其一。愈來愈多人發現,原來台灣人當家做主,在獨立的問題上還是做不了主,此其二。愈來愈多人感到,過去數十年的「爭權利」運動,雖爭到了權利,卻似乎賠掉了經濟宏觀,此其三。愈來愈多人醒悟,無論誰上台,自己的生活都沒有改善,反而對未來充滿迷惘,此其四。

於是,西進求生成了選項,喊獨音量漸趨沈寂,藍綠之爭人人嫌惡,本土民粹招人厭煩。20年如一夢,年輕人先醒了,因為他們是貧富差距擴大下,受害最深的一群,也是與繁榮擦身而過的世代,再因意識形態自困下去,兩岸先後的榮景,都與他們無緣。

這才是韓流表象下的真暗潮。韓國瑜自己可能都沒想到,他觀察到的高雄憂愁,早已是大部分台灣民眾心中的疑慮,一句「又老又窮」將隙縫拉開,噴發出的是人民的恍然大悟。

但是,還有人在睡,還耽溺於「護台灣」的夢裡不願醒,但這樣的民眾正在快速減少中。

簡言之,韓流所揭櫫的是「經濟覺醒」,這才是台灣真正的最大公約數,最多人願為之奮鬥的目標。指控韓是「外省」,「黑道」,「沙豬」,「色情狂」,都會成為「反經濟覺醒」的標靶,遭人民唾棄。這股潮流因為一個誠懇親民的形象而迅速擴大,對傳統藍綠政黨都帶來了前所未有衝擊,並深刻影響2020年的大選與台灣接下來至少10年的政治風向。

故而,看2020這個關鍵年,重點就在「經濟問題」

2014年與2016年民進黨大勝,靠的是年輕人與農民兩大支柱,以及藍營支持者的大規模棄投。民進黨執政後的諸多政見跳票或打折,已使年輕選民支持度快速崩盤,並在今年六月探底,農民在這幾個月來的「倒戈」,則有他們自己的理由。

農民票還會是綠營鐵票嗎?

對綠營而言,不「反中」不會選,今年或2020年選舉,即便不是以「反中」做為選戰主軸的最後一次,未來恐怕也用不了幾次。如果在台中,高雄,台北三個城市,民進黨都敗選,意味著傳統本土民粹的號召,已然無效,這就是由下而上的社會大轉變,綠營內部也會開始出現一波路線之爭,並面臨分裂危機。

經濟政策,蔡英文的「新南向」已告失敗,所以不惜在WTO放棄「開發中國家」的各種優惠,以期望擠進CPTPP,而這項變化首當其衝的就是農民。流失基層農民支持,對民進黨而言是「動搖黨本」的大事,所以黨的內部恐將出現草鞋派與皮鞋派的鬥爭。尤其,這次高雄選舉,原來最挺民進黨的原高雄縣農民組織,已轉而挺韓。高雄農會大老公開表示,現在(高雄)農民收入與韓國瑜任北農總經理期間相比,短少65億,若將全台農民收入納入計算,估計少400億。

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13日出席高雄縣同鄉會會員大會,站在韓國瑜右方的是前高雄縣長楊秋興。(新新聞林瑞慶攝).jpg
國民黨高雄市長參選人韓國瑜13日出席高雄縣同鄉會會員大會,站在韓國瑜右方的是前高雄縣長楊秋興。(資料照,新新聞林瑞慶攝)

在這樣的局面下,農民經得起「已開發國家」將帶來的衝擊嗎?這問題已遠遠超越了高雄選舉與韓國瑜個人成敗的層次,對2020年的民進黨選情而言,根本就是自我割喉。

相對地,韓國瑜提出的「南南合作」構想,是將台灣南部,大陸南方與東南亞結合,以期打開外銷路線。簡言之,就是與大陸的「南南合作」經濟藍圖接軌,並也在去年的「兩岸南南合作與發展論壇」裡得到了陸方正面的回應。光是這一項政見,就足以讓綠營陣腳大亂,因為農民在今年以來不斷呼籲要打開外銷管道,但在宏觀經濟上,民進黨根本無計可施。

「南南合作」若能成真,整個南部農民基層的政治意向都會翻轉,打破綠營長期把持南部農民的局面,效應也會擴及全台農漁民階層。而民進黨若從「中央」層級卡關或扯後腿,則只會讓農民更為反感。

農民一旦反了,其有效期就是以10年為單位計算,民進黨執政的招牌將畫上大問號,久久不能抹除。

韓流對藍營的衝擊

韓國瑜的聲勢高漲,連帶激起了藍營支持者的熱情,表面上對國民黨是大利多,可是換個角度來看,國民黨受到的挑戰不比民進黨小。道理很簡單,因為韓國瑜的高支持度,不是國民黨的功勞,甚至就因韓不像國民黨,才有如今的高支持度,所以韓流愈是狂飆,國民黨將遭到藍營支持者的質疑聲浪與改革要求也就愈大。

而且,這一次選舉,黨籍參選人聲勢較佳,卻又不像國民黨的,還不止韓,其他諸如新北市的侯友宜,宜蘭的林姿妙,花蓮徐榛蔚都是選情最穩,又最沒國民黨味兒的政治人物。反觀基隆,台北,桃園,新竹縣市,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雲林,嘉義縣市,台南,屏東,台東,金門這些具備傳統國民黨氣質的參選人,只有在鐵票倉的苗栗與南投選情穩定,其餘皆在勝選邊緣,或根本選不上。

這意味著選民對傳統國民黨人的氣質形象也很厭棄,而國民黨一直以來強調的組織戰法,更是因韓國瑜的議題作戰方式成功,而受到根本性的挑戰。我多次批評組織戰與樁腳不可靠,並不是說樁腳不重要,或組織戰不堪一擊,而是說政黨的招牌應該大於樁腳,彼此間的依附關係當然是樁腳靠政黨,而非反過來。組織戰法也應是議題戰的輔助,而不是反過來,甚至參選人根本不重視議題,只想靠黨的地方組織力量當選。

原是鐵票倉的新竹縣,台東縣,嘉義市,因過度依賴樁腳組織,一旦分裂選情就亮紅燈,甚至連苗栗縣都一度因此選情告急。台中要不是有明確有效的空污議題,勝率其實不高。最後變成全台國民黨參選人,都需靠韓國瑜加持。

所以無論韓國瑜勝選或敗選,國民黨都將面臨支持者要求「打掉重練」的挑戰。

經濟議題,一向是國民黨強於民進黨的部分,但其論述總在雲深不知處,民眾聽不懂,自然也就提不起興趣,而且連與經濟發展密不可分的核四議題,黨內看法都分歧。黨內的主流本土派,則臣服於綠營本土意識的宰制,統不統,獨不獨,中不中,台不台,自我矛盾20年。

國民黨六都市長參選人丁守中、侯友宜、陳學聖、盧秀燕、高思博、韓國瑜14日晚上在台中首度「合體」造勢,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藍營巨頭同台,上萬名支持者到場力挺,凝聚「決戰中台灣」氣勢。(羅暐智攝).jpg
國民黨六都市長參選人丁守中、侯友宜、陳學聖、盧秀燕、高思博、韓國瑜14日晚上在台中首度「合體」造勢,前總統馬英九、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前立法院長王金平等藍營巨頭同台,上萬名支持者到場力挺,凝聚「決戰中台灣」氣勢。(資料照,羅暐智攝)

台北丁守中,桃園陳學聖若敗選,形同宣告國民黨傳統做派的破產,因為他們的形象最國民黨。台中盧秀燕若敗選,形同宣告組織戰法的破產,因這次原台中縣紅黑派已團結(至少表面是如此),原台中市又是盧秀燕長期經營之處。台北,台中是如此,選民結構藍大於綠的新竹縣,台東縣,嘉義市若敗,就更不用說了。

無論如何,韓流將帶給國民黨的衝擊,與民進黨一樣深刻,若韓國瑜敗選,更可能讓高層結構洗牌,因為支持者的激憤與同情,會將韓推往選總統的路上,最起碼,也是下一任的當然黨主席。

無論內部怎麼調整或改革,國民黨勢必會將「經濟至上」的路線再強化,也會順勢弱化統獨議題的討論。反過來看,若韓選上高雄市長,「南南合作」便會成為政治問題,各方都會逼迫國民黨調整不合時宜的兩岸政治態度,「先經後政」的老路則會被再一次檢驗其合理性。

意識形態之爭的退場,是藍綠都得面對的新民意,執政的民進黨可能還不死心,於2020年大選再測試一次本土民粹的效果。國民黨則會將整個選戰的重心,移往經濟議題。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雁默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