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臘年輕人告白 反紓困有苦衷

2015-07-11 16:12

? 人氣

希臘紓困公投向債權國紓困計畫說NO,但由於現金短缺,民眾仍在ATM前大排長龍。(資料照,美聯社)

希臘紓困公投向債權國紓困計畫說NO,但由於現金短缺,民眾仍在ATM前大排長龍。(資料照,美聯社)

7月5日,希臘紓困公投結果公布,反對債權國紓困計畫的以超過6成獲得壓倒性勝利,這是一個讓國際債權人始料未及的驚人結果,也讓希臘脫歐的可能性大幅提升。

《商業周刊》實地採訪希臘人民兩方說法。

28歲科技業執行長:

反對紓困方案的話,會讓希臘承受更大風險。

他,是今年28歲的高明,2年前以食物共享概念創辦「Cookisto」,如今旗下已有45名員工,經營觸角從希臘延伸至英國。公投前,他將臉書大頭照換成印有「NAI」(希臘文的Yes)的希臘國旗,他說:「反對歐元區的紓困方案,會讓希臘承受更大的風險。」

26歲行政主管:

反對,是我們唯一可對國家現況表達不滿的方式。

而她,是今年26歲的令波拉,大學畢業後就到法國攻讀研究所,公投前,她和朋友拿著「OXI」(希臘文的No)的旗幟走上街頭。

實際上,當多數希臘人投下反對票的那一刻,脫離歐元區的風險就急劇升高。短期內已經被管制的現金會更加緊缺,銀行可能會出現倒閉潮,而商家在無法支付款項的情況下,進口食物與原物料很快會出現短缺,政府也會發不出公務員的薪資與退休金。

中長期而言,摩根大通與巴克萊等金融機構都指出,若希臘脫離歐元區,屆時必須自行印製舊有的貨幣德拉克馬,經濟學家預測歐元計價的資產立刻縮水50%以上,希臘將陷入5至10年的經濟黑暗期。

一場不到1千萬人的希臘公投,決定了這個擁有上千年歷史的國家,在現代歐洲的地位,也牽動全球的政經角力。在一片黑暗當中,我們從希臘年輕人身上,卻隱約看到一絲亮光。

今年32歲的帕帕多普洛斯告訴我們,希臘長期以來過度膨脹的公部門壓縮了私人企業發展,年輕人如果不想成為國際移民,創業是唯一生存下來的路。2013年他創辦的「Bugsense」,因為優異的數據分析能力被美國上市公司收購,如今客戶遍及《財星》500強企業。

一位總部設在雅典的創業家說:「無法付款給海外公司,不僅讓我們努力多年的產品發布無限期延期,更對辛苦建立起來的名譽毀於一旦。」

帕帕多普洛斯知道後,馬上在推特上發起自救聯盟,短時間內號召6位希臘企業家,在線上籌組資助平台ZeroFund,為需要國際匯款的希臘新創企業無償提供資金。不到一週,帕帕多普洛斯已經無償支付了2千美元。

28歲社會企業媒體負責人:

很多時候我忍不住想哭,我們明明值得更好的對待。

希臘的困局催生了民眾團結的力量,然而不斷萎縮的經濟與永無止境的稅負,也打壓著努力變革的年輕人。

一年半前,《商業周刊》採訪團隊飛抵希臘現場,採訪新創社會企業家希迪雅,她透過網路號召工程師、律師等中產階級,將原本被當地人稱為「公共廁所」的黑街改造成觀光亮點,在官僚與腐敗幾乎摧毀一切的同時,凝聚了社區與民眾的向心力。

這是一場歷史悲劇。希臘,全世界第一個民主國家,也是第一個對國際貨幣基金倒債的已開發國家,未來數十年,這個國家仍將背負沉重的債務,希臘人民必須重新認識自己、嚴格要求自己,才能找到終結這場悲劇的鑰匙,而這,需要一整個世代人民的徹底改變。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商業周刊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