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民進黨竟想逼退第三勢力?

2015-06-29 06:10

? 人氣

新政黨時代力量28日在台大法學院舉辦首波政見發表會(吳逸驊攝)

新政黨時代力量28日在台大法學院舉辦首波政見發表會(吳逸驊攝)

2016國會改選,民進黨表面開放十多席原艱困選區,「禮讓」第三勢力。實則該黨地方議員反彈不斷,背後充滿派系運作(反彈者幾乎全是新潮流系)。尤其反彈者藉口「比民調」及「論實力」,要逼退第三勢力,更是充滿陰謀詭詐。這些惡劣行徑只有一個解釋,就是他們想總統國會全拿,複製馬英九「完全執政」故事。

「完全執政,完全禍國殃民」(即給腐敗的政黨完全執政,正好讓他們完全串通,從上到下爛到底),這是道地的「台灣經驗」,全國民眾都身受其害。選民早已看清國民兩黨的腐敗及不可信任,因此有一半民眾變成中間選民,希望選出較有理想及運動性的第三勢力,而非只會「割稻尾」(即坐享其成)的國民兩黨,協助選民監督這兩大爛黨。

民進黨反禮讓論者一直堅稱他們的民調及實力優於第三勢力,因此不該禮讓。例如北市童姓議員說:「黨一味禮讓,毫無根據,中正萬華選區民進黨不論派誰,都比Freddy有勝算,這樣禮讓不只讓民進黨基層不知為何而戰,更讓支持者熱情消退。」他的說法就是典型的「割稻尾的人指人割稻尾」,完全忽視中間選民。其他包括想逼退黃國昌的沈姓議員、逼退徐永明的謝姓議員等都是這種說法。

請想,去年11.29民進黨全國大勝是如何發生的?是從洪仲丘案一路到太陽花學運點燃公民怒火,中間選民急劇成長推動的,民進黨完全沒有努力就坐享其成(割稻尾)。而民進黨不少人竟敢指這些針對全國性議題、為挽救全民而戰、激起全民大覺醒的公民運動英雄選立委,是割稻尾(被禮讓),是不該從立委選起,必須從市議員選起!

帶動選情大翻轉的一群人是種稻子還是割稻尾?推動全國性運動的人是該選國家議員還是地方議員?答案顯而易見。至於民調及實力,所有有「地盤」的人都有,這是立足點的不平等,不足以論更高一層選舉。甚至一個地方角頭在當地的知名度及實力,都必然高過新來者。但應該提名他們選國家級立委嗎?選這種角頭及地方政客,而不是選具有全國知名度或全國性服務、運動經驗的人,不會造成國會正事廢弛、不替人民把關也不知如何把關(如服貿闖關)、養老鼠咬布袋,最終國家亡於這群人手上嗎?

民進黨那些自詡民調高於第三勢力的人,一年前大多還不知能不能當選議員。如今他們受公民運動餘蔭,當選議員才幾個月,竟然食髓知味,不只想放棄對選民的承諾(選民最該問的是,全國那麼多人才,為什麼民進黨竟不物色、提拔,而讓地方議員級的人包辦通往立委之路?),而且忘恩負義,開始瞧不起幫助他們當選的最大功臣,眼中只有他們的選民而沒有中間選民。這是誰之過?

答案是阿扁。自阿扁時代以來,單一選區改制,選出太多只會經營地方,卻沒有全國性眼光、不學有術,偏偏又「唯力是視」的人進入立院。結果不只民進黨問政品質快速國民黨化,而且因為「民調地方化」「民調人情化」,民進黨中央向這一「現實」低頭,讓這些人及其背後派系(新潮流系及歷任黨主席)逐漸成為尾大不掉的「山頭」,妄想包辦地區議員、立委,大小通吃,不准外人(包括本黨他人及第三勢力)進入染指。

這是民主政治極其惡質的發展。如果這次第三勢力竟然成功被這些對國家毫無貢獻的大小黨棍逼退,台灣超越藍綠、由中間選民及中間政黨監督國政的一線希望也破滅了,百分之五十自認中間選民的人仍將繼續受藍綠兩個必然「惡鬥亡國」的極端勢力擺佈。第三勢力如果要力挽狂瀾,一定要分進合擊,整合出最佳人選,切莫自相抵消,傷了「第三勢力」實力。中間選民如果要自救,也一定要集中選票,投給本選區最優秀第三勢力候選人。

已佔選民人數一半的中間選民,明年如果無法選出相當數量第三勢力立委,去年11.29的中間選民實力大展現就是曇花一現了!

民進黨台北市黨部主委黃承國日前說:「民進黨與第三勢力合作,等於加入新的力量,不是棄守(民進黨本屆北市只有一席立委,少得可憐,棄守什麼?),而是攻城。只要是非國民黨人勝選,就是綠營的勝利。目前首要是凝聚基層力量,全面支持最有勝選機率的第三勢力人選。」這是一段有智慧的談話。「楚弓楚得」就可以,為什麼一定要搞到民進黨總統國會全拿,一黨「完全執政」,讓全國人民的噩夢再度上演?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