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孫策專欄:霸權的最終保衛戰——美元

2024-06-18 07:10

? 人氣

當前的地緣戰爭背後是美元保衛戰。(資料照,AP)

當前的地緣戰爭背後是美元保衛戰。(資料照,AP)

當前世局似乎已處於世界大戰邊緣,這是從地緣政治的角度。然而,一場全面性的世界大戰已經開打很長一段時間,也就是美元霸權之戰。前捷克軍情局局長佩爾茲少將(Petr Pelz 曾任駐聯合國大使)最近接受媒體專訪時指出這一點,他看到了多數評論家沒看到/不願說的更深層面。他的用語是「去美元化(De-dollarization)大戰」,也就是說,俄烏戰爭乃至以哈戰爭促發的伊斯蘭世界一致立場,都是對美元霸權的反動,對美國而言都是美元保衛戰的「明火」,美國若不能撲滅這些「明火」,最後必致大火燎原。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沙烏地阿拉伯6/9不續簽石油美元協議,被視為是美元保衛戰場的最新發展,但跨國大型金控的高層多認為「只傷及皮肉」,他們看的都是原油交易層面,而非全球戰略層面。除了原油計價,金磚國家之間的本幣結算比率持續提高,甚至正在擬議推出以黃金為支持的「穩定幣」。這是美元取代黃金以來的最大反動,很可能 拉開了一場決定性「戰爭」的序幕。

我們對戰爭的定義一向都是「兵戎相見」,然而,打從商業頻繁/貨幣流通以來,兵戎相見的背後都有著經濟利益的影響。

拿春秋鄭國商人弦高的故事為例:

秦國軍隊偷襲鄭國,途中經過滑國時,被弦高的商隊遇上,弦高一面派人緊急通報國內,一面派人冒充鄭國使節,載了四張熟牛皮和十二頭肥牛去「犒賞」秦軍。秦軍將領研判秘密行動已經暴露,於是轉向滅了滑國(回去好有交代),然後班師。

這個故事一向被詮釋為「愛國商人」的典範,但故事有另一個背景:

鄭國最初是周宣王封弟弟姬友為畿內諸侯,也就是在王畿內享受諸侯待遇,鄭桓公因王室政情不穩,遷都到東方的新鄭(今河南鄭州市)。當時跟當地的商人相約:商人不背叛鄭君,鄭君不強買商人貨物。這個故事說明了,西周中期已經有了堅實的商人階級(至少新鄭地區),且建立了共同的階級意識,遠來圈地的諸侯國君甚至必須跟商人階級達成協議,而弦高正是這種商人與國君「生命共同體」的代表。

在西方,滑鐵盧戰役的結果威靈頓戰勝拿破崙,造成羅斯柴爾德家族興旺至今,故事很長不贅。東西方兩個故事說明了:商人比軍隊快,貨幣比子彈快。

美國在二戰之後建立的霸權,一般都說有兩大支柱:美軍和美元。(個人認為還要加上「媒體」,後者讓美國可以「指鹿為馬」——他說是鹿就是鹿,他說是馬就是馬,讓美國永遠居於「正確的一方」。這是另一個題目,不討論)

美軍迄今仍無敵於天下,可是一旦美國子弟不願喪生異域,美國總統/國會不敢輕易批准美軍上戰場直接面對敵人,美軍將如何保持無敵?威懾是一種手段,但威懾不會永久有效。

美元事實上讓美國人民得以安享價廉物美的日子,但誠如文前捷克佩爾茲少將所言,「由於所有國家都持有美元,因此為美國提供了無與倫比的優勢,他們可以印錢」、「這只是一場龐氏騙局。而這種騙局,早晚會破產」,一旦對美元的反動(包括金磚國家和一些將國幣改用比特幣等)成為氣候,美國將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縱慾印鈔票,而美軍也就無法再獲得無底線的支持,美國的霸權將走到盡頭。

俄烏戰爭和以哈戰爭除了地緣政治因素之外,它促發了包括中、俄、金磚國家、伊斯蘭世界對美元的反動,所以說,當前的地緣戰爭背後是美元保衛戰。

*作者為專欄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哲明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