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 蘇貞昌陣營隔空抓票 凝聚網路動員力

「蘇小妹」的技術是新北在地團隊打造,要透過網路新創科技,分享話語權。(翻攝自蘇貞昌臉書)

「蘇小妹」的技術是新北在地團隊打造,要透過網路新創科技,分享話語權。(翻攝自蘇貞昌臉書)

在日本有位虛擬偶像「絆愛」(Kizuna AI)近來紅透網路半邊天,網路上的她講話時會眨著水汪汪大眼,靛青色瞳孔、招牌空氣感棕色長髮,加上愛心髮飾,粉絲暱稱她「愛醬」。絆愛的個人頻道追蹤者超過兩百萬,不但是全球第一位虛擬YouTuber(Virtual YouTuber),在電視台還擁有個人冠名節目。

透過網路新創科技分享話語權

為打造「愛醬」真實度,團隊設定她的性格、星座。巨蟹座的絆愛,個性呆萌、身高一五六公分,講的日語是關西腔。雖然絆愛自稱是人工智慧(AI),但外界多認為絆愛能在現場直播互動,仍經由人工控制三維彩現模型做動作,才能即時與現場民眾互動。絆愛在日本已經有商業模式、廣告代言,粉絲遍及台、日、韓。其實台灣也有一組本地團隊有同樣技術打造出整套虛擬偶像模式,適逢選舉年,這套商業模式運用的地方自然就是選戰。

蘇貞昌(中)選戰策略虛實結合,網路組織宣傳主打分眾。(郭晉瑋攝)
蘇貞昌(中)選戰策略虛實結合,網路組織宣傳主打分眾。(郭晉瑋攝)


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陣營近日推出VTuber「蘇小妹」,就是運用動態捕捉3D技術控制角色,真人在幕後操作、聲音表演,讓動漫角色在直播中與人互動。幕僚透露,整個技術是新北在地團隊打造,他們將蘇小妹角色設定在國中生年紀,也就是蘇貞昌的孫女輩,透過直播、對話,用輕鬆有趣的方式引導出蘇團隊的政策、願景,不再只是死板的方式單向傳播,而是透過網路新創科技,分享話語權。

「蔡英文選總統時,也有一個動漫形象,貓耳朵的小英加上阿才、想想兩隻貓咪,這次我們更進一步,變成3D即時互動,直播時還能問問題。」幕僚透露,接下來他們將把VTuber營運模式套用在蘇小妹身上發展出直播打賞。「其實就是小額捐款概念,一方面可以讓選戰更創新、更加受到關注,另一方面是擴展小額捐款管道。」幕僚說,就像17直播本來就有「抖內」(donate,捐獻)機制,技術上不困難,但抖內機制用在選舉會遇到兩大問題。

第一個問題:與《政治獻金法》有無扞格?蘇陣營為求謹慎找律師討論,請網路公司設定審核機制程式,直播中民眾第一次抖內時都會連上捐款頁面填審查資料,符合本國人、年滿二十歲等條件,小額捐款不能匿名,打賞賞金也有上限。待這些技術面處理好後,第二個問題就是何時讓蘇小妹登場?

網路組織動員,已讀不代表會到

「唯一確定的是第一場不會是蘇貞昌本人上場,請大家打賞蘇貞昌好像怪怪的……。」幕僚說,競選團隊一路走來技術面問題幾乎都能克服,但網路宣傳內容有趣才是王道,因此蘇小妹初登場,會配合有趣的議題。然而,若要將網路捐款化為實際選票,難度相當高。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推「群眾募款」上線九小時達標募到四千多萬元,之後還舉辦見面會把捐錢的人找出來見面,從網路拉到現實,要測試他的網路選戰化為實際後有多少能量。「這點我們無法與柯文哲類比,他的網路能量太強,我們的網路體質只是稍有改善,沒強到這種程度。」蘇幕僚坦言,早期民進黨選舉就是小額捐款起家,從捐款箱到「三隻小豬」撲滿,這次推網路抖內,主要是希望給網路支持者多一個小額捐款管道,就像網路購物、刷卡概念。

蘇貞昌團隊選戰大玩網路創新也有隱憂。網路常有「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現實動員行動力不足問題,因此網路選票常被稱為「空氣票」。幕僚坦言,這是網路組織最大問題,無法確認發出後有多少動員力,已讀不代表會到。為此,他們日前舉辦蘇貞昌同學會,透過臉書發動「曾領過蘇貞昌縣長獎的學生」來競選辦公室合照,當時約近百人回應,五、六十人到場,「這些人願意在競選時出現,表示他們一定是票投蘇貞昌。」幕僚表示,未來會持續用不同管道舉辦網路活動,測試網路組織動員力。

另外,蘇辦也推輸入LINE@答問題,像是「為何投給蘇貞昌不用再鐵齒」、「輸入Trash」等,就是針對對蘇貞昌的假牙、垃圾政策有興趣的民眾。「跟現實世界操作概念一樣,先找到TA(目標受眾),給他們需要的訊息,只是工具、平台不同而已。」幕僚舉例,過往他們推老人免費補假牙政策,要先去各區老人共餐會找,找到後逐一說明,但科技讓他們鎖定選民更容易,透過LINE@回應,打到的TA可能是需要補牙的老人或他們的子女,政策觸及的就不只是需要者本身,還有需要者的家人。

其實只要精準在網路找到受眾,動員力相對提高,就像實體動員、造勢一樣。這也是這次選戰中大型造勢場合減少的原因,因為未來選戰將走向分眾市場,選民會選取他們所需要的政策,而非對該候選人政策全盤接收。

純網路的動員太深不可測

此外,若一味只用網路組織宣傳,對一位候選人是很危險的,就像現在許多新人參選議員在網路有高曝光、高知名度,但難以實際化為選票。

蘇陣營幕僚認為,不只新人,連柯文哲都有這樣的風險,柯P高知名度、高網路聲量,但為何還要在LINE@填資料揪朋友,成立北市各區網路群組,就是因為純網路的動員太深不可測。

上次柯文哲選舉有二十多位民進黨議員幫忙動員,當他的手腳替他傳訊息,這次選戰他少了這些組織,貼上去的新人議員候選人只有空氣票,沒有組織票。因此他們也在找網路分眾,第一先測試二十多萬LINE群眾中多少是台北人,再來分流,與他實際民調比對有多少落差,這就是一套化網路組織為實體的案例。儘管最後宣稱測試失敗,但還是展現了柯文哲模式的網路動員力道。

玩網路前提是民意支持度要高

「我們當然不敢這樣玩!」蘇陣營幕僚表示,柯文哲的大數據,是先有「大」才能分「數據」,玩網路前提是民意支持度要高,在網路風向更不能逆風,才玩得起來。連蘇貞昌一開始的網路策略都主打保守安全,直到對手侯友宜的九十九個門牌、包租公網路負面標籤清楚後,他們才敢拋出網路創意測試。

此次選舉中大型造勢活動已減少,候選人如蘇貞昌(中)等人都在努力凝聚網路動員力。(柯承惠攝)
此次選舉中大型造勢活動已減少,候選人如蘇貞昌(中)等人都在努力凝聚網路動員力。(柯承惠攝)


目前蘇陣營還是主打分眾,給不同組群所關注的議題。例如ACG(動漫遊戲迷),要給他們需要的科技新創、創意政策動畫;假牙政策,透過各區競選辦公室的LINE群組傳遞給牙醫公會、老人會組織。實體與網路組織交互運用,串連起不同族群,一來能突破對手挾執政優勢的行政資源戰,更不落入「鍵盤支持」網路選戰窘境。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