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風云軍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私相授受的黑市與賄賂:《留俄回憶錄》選摘(3)

作者說,蘇俄工人的生活,正當收入一直是不夠維持的。其所以還沒有餓死凍死者,說穿了,還是離不開五年計劃的反面—混亂與「私相授受」的世界。(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說,蘇俄工人的生活,正當收入一直是不夠維持的。其所以還沒有餓死凍死者,說穿了,還是離不開五年計劃的反面—混亂與「私相授受」的世界。(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黑市與賄賂,原是俄國沙皇時代,政治和社會的一大特徵。革命後的蘇俄,由於千萬人千方百計的故意遮蓋,從來就沒有人提過蘇俄的另一世界—無政府狀態的黑市貿易與私相授受的賄賂公行。我們大家所意識的蘇俄:以為人民所勞動創造的成果,一定可以分配給兩億人民去享受。他們國家「計劃」的奇蹟,可以值得大書特書。但經過我們幾年實地考察、訪問、研究所得,便大出吾人意料之外。

二十年代的蘇俄官員與人民,都仍在追尋個人的利益,有大規模非法買賣的世界,有明目張膽貪汙賄賂的陋規。混亂與計劃並肩而治,邪惡與計劃相輔而行。他們所唾罵的資本主義,竟替共產主義做了扶手的拐杖。這種非法失紀的行為,與無計劃的龐大黑市網,蘇俄人民都異常的清楚,並通稱之為「私相授受」。

蘇俄這種「私相授受」,並不是廿年代的新發明,自有蘇維埃制度以來,一直存在。更使人驚奇不已的,這種賄賂與黑市違法範圍的大小,竟和俄國領土一樣。它的存在,是政府當局所熟知的;但他們對這個問題的態度,一直充滿著矛盾,始終張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實行新經濟政策後,甚至得到一種鼓勵,不少政府官員為著利益希望所引誘,且與經濟機構的人員攜手合作;後來硬性的國家經濟,又與集體農場農民自由貿易制度結合起來,「私相授受」就一直滋生、發展,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發生了極大作用。

對於這種「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事,像我們這些外國人,自然很難親歷親見得到的。不過我們從孫大行政當局的作為上,可以體會到一點;從黑市攤上,可以買到外國的東西,也是常有的經驗。一個托派的俄國人士,對我指責史達林政權時,曾告訴我們關於他自己所經歷的事實說:當他在白俄羅斯國內貿易部工作時,曾奉派到拜利斯托克,驗收一批毯子,那家廠長對他說:「你肯留下百分之十給我,就讓你拿去。當然,你要簽具全部收據。」當時他還年輕,沒有經驗,非常不高興。那廠長又冷然的說:「好吧,隨你的便,不能勉強你。」他沮喪的問那廠長:「我怎樣向我們的會計交代?」那廠長告訴他:「不要擔心,你們的會計會知道怎樣處理的。」他覺得非常神祕,只好簽收回去。會計對他的說明,也毫不驚異,只說:「好,留下百分之五,你可把其餘的,送到倉庫去。」當交倉庫時,管理員又拿了百分之五。這樣,他就負了五分之一的責任。奇怪的,他擔心了十年,也沒見出什麼亂子。牽連這行徑的四個人當中,只有他是新手。那三個人,早就幹慣了這一套,一直把各種物品,供應黑市市場,從中賺取高於政府規定價格的利益,再慢慢設法以劣質品或報損方法以填充原來的數量。這種市場外的市場,一般叫做「瑞洛克」。

前蘇聯的集體農莊。(Игорь Богачев@Flickr)
前蘇聯的集體農莊。(Игорь Богачев@Flickr)

「瑞洛克」不是一般人所能看到的,它是普通市場的另一面,一切買不到的東西,或政府商店沒有的物品,每樣都可以在「瑞洛克」隨便取給。除了特殊情形之外,警察也不去干涉的,因為他們也要靠「瑞洛克」增加額外收入。二十年代的俄國,麻布、棉布和衣服,都是供不應求的,所以這些工廠的額外收入就更多;但有些工廠,也沒有工做。懂得門道的,只有比政府定價每公尺多付一盧布,有了原料來源,每月就可以多領一萬公尺的料子。當時布料定價八十五戈比(百戈比為一盧布)一公尺,但黑市可以賣十到二十盧布。如每月非法的多付一萬盧布,這筆額外差價所得,的確是大得驚人。因此,蘇俄工人的勞動成品,實際上只有極少部分,是供給國營商店門前排隊群眾的。大部分,照俄國術語來說,是「送到左邊」去了。自然,這種「私相授受」之能維持不墜,不是少數人所能為力的,而利益是要給上下有關人員均分的。所以在俄國社會中,永遠違法,才是一般人的正常生活情形,而非偶然的例外。

蘇俄工人的生活,正當收入一直是不夠維持的。其所以還沒有餓死凍死者,說穿了,還是離不開五年計劃的反面—混亂與「私相授受」的世界。如工廠散工時,門衛時常要搜查工人的身上。當門衛用一雙有經驗的手,發覺有偷盜隱藏物之時,只數著「三……四……十」,便一聲不響地讓他們通過了。第二天,工人們就會將其所得利益的半數,送給那些門衛。這樣的事情,在蘇俄工廠中,幾乎全在進行。已成了公開的祕密,當局也非常清楚。特務警察,除了對於政治案件外,所有盜竊、賄賂、黑市、甚至謀殺,都有處置的較大自由,也多半裝聾作啞。因為特務警察的本身,也非常貧困,他們要生活,要享受,而且他們在貪汙賄賂之下,都已早有了漏洞。一方面要同情那些可憐蟲—工人,並維持自己的生活;一方面更非孝敬層層的上司不可。在這種連環鎖鍊下所造成的「私相授受」的黑市與賄賂,蘇俄似已永無肅清之一日。蘇俄當局縱想肅清,也無奈病入膏肓,只好束手。

《留俄回憶錄》。(三民書局提供)
《留俄回憶錄》。(三民書局提供)

*作者王覺源,字一士,別署覐園,湖南長沙人,1902年生。曾就讀於湖南長沙大學,並參與五四運動。1925年獲國民政府選派,赴蘇聯莫斯科孫逸仙大學留學。學成回國,曾任教於復旦大學等校,並於抗日戰爭期間多方發表文章於報刊。後來臺,任教於國防大學。著有《留俄回憶錄》、《近代中國人物漫譚》、《近代中國人物漫譚續集》、《忘機隨筆》等。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