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相授受的黑市與賄賂:《留俄回憶錄》選摘(3)

2018-09-15 05:10

? 人氣

作者說,蘇俄工人的生活,正當收入一直是不夠維持的。其所以還沒有餓死凍死者,說穿了,還是離不開五年計劃的反面—混亂與「私相授受」的世界。(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說,蘇俄工人的生活,正當收入一直是不夠維持的。其所以還沒有餓死凍死者,說穿了,還是離不開五年計劃的反面—混亂與「私相授受」的世界。(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黑市與賄賂,原是俄國沙皇時代,政治和社會的一大特徵。革命後的蘇俄,由於千萬人千方百計的故意遮蓋,從來就沒有人提過蘇俄的另一世界—無政府狀態的黑市貿易與私相授受的賄賂公行。我們大家所意識的蘇俄:以為人民所勞動創造的成果,一定可以分配給兩億人民去享受。他們國家「計劃」的奇蹟,可以值得大書特書。但經過我們幾年實地考察、訪問、研究所得,便大出吾人意料之外。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二十年代的蘇俄官員與人民,都仍在追尋個人的利益,有大規模非法買賣的世界,有明目張膽貪汙賄賂的陋規。混亂與計劃並肩而治,邪惡與計劃相輔而行。他們所唾罵的資本主義,竟替共產主義做了扶手的拐杖。這種非法失紀的行為,與無計劃的龐大黑市網,蘇俄人民都異常的清楚,並通稱之為「私相授受」。

蘇俄這種「私相授受」,並不是廿年代的新發明,自有蘇維埃制度以來,一直存在。更使人驚奇不已的,這種賄賂與黑市違法範圍的大小,竟和俄國領土一樣。它的存在,是政府當局所熟知的;但他們對這個問題的態度,一直充滿著矛盾,始終張一隻眼、閉一隻眼。他們實行新經濟政策後,甚至得到一種鼓勵,不少政府官員為著利益希望所引誘,且與經濟機構的人員攜手合作;後來硬性的國家經濟,又與集體農場農民自由貿易制度結合起來,「私相授受」就一直滋生、發展,在人民的日常生活中,發生了極大作用。

對於這種「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事,像我們這些外國人,自然很難親歷親見得到的。不過我們從孫大行政當局的作為上,可以體會到一點;從黑市攤上,可以買到外國的東西,也是常有的經驗。一個托派的俄國人士,對我指責史達林政權時,曾告訴我們關於他自己所經歷的事實說:當他在白俄羅斯國內貿易部工作時,曾奉派到拜利斯托克,驗收一批毯子,那家廠長對他說:「你肯留下百分之十給我,就讓你拿去。當然,你要簽具全部收據。」當時他還年輕,沒有經驗,非常不高興。那廠長又冷然的說:「好吧,隨你的便,不能勉強你。」他沮喪的問那廠長:「我怎樣向我們的會計交代?」那廠長告訴他:「不要擔心,你們的會計會知道怎樣處理的。」他覺得非常神祕,只好簽收回去。會計對他的說明,也毫不驚異,只說:「好,留下百分之五,你可把其餘的,送到倉庫去。」當交倉庫時,管理員又拿了百分之五。這樣,他就負了五分之一的責任。奇怪的,他擔心了十年,也沒見出什麼亂子。牽連這行徑的四個人當中,只有他是新手。那三個人,早就幹慣了這一套,一直把各種物品,供應黑市市場,從中賺取高於政府規定價格的利益,再慢慢設法以劣質品或報損方法以填充原來的數量。這種市場外的市場,一般叫做「瑞洛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