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正修專欄:被背叛的革命與被罷黜的繼承人

2017-12-24 06:20

? 人氣

左翼史家多伊徹(Isaac Deutscher)總結托洛斯基的一生,「不但哭過,笑過,同時也理解了」。中間為托洛斯基。(取自維基百科)

左翼史家多伊徹(Isaac Deutscher)總結托洛斯基的一生,「不但哭過,笑過,同時也理解了」。中間為托洛斯基。(取自維基百科)

1924年列寧離世後的幾個月,蘇聯紅軍的創建者列‧托洛斯基(L‧Trotsky)出版了「十月的教訓(Уроки Октября)」。這是一本黨爭的政論小冊。主要引用列寧的話語,批評卡米涅夫與季諾維耶夫,當時他們與史達林三人共同執掌蘇聯最高權力。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從結果來看,這是一個頗為糟糕的示範,主要是蘇聯此時剛從內戰與國際圍堵中存活下來,準備開始建設,而托洛斯基卻以列寧唯一的繼承人自居,不斷算同志的老帳。他並且期待革命烽火立即蔓延全世界,和蘇聯疲憊的人心相去甚遠。

而在此兩年前(1922),已經中風的列寧堅持在憲法中明訂加盟共和國可以自由進出蘇聯,埋下了69年後紅色羅馬和平解體的後門,可以算是列寧反對大國沙文主義最後一次的勝利。但自此之後,史達林所代表官僚利益的路線就逐漸佔上風,結果列寧一手建立的體制戰勝了病中的列寧,甚至列寧夫妻與托洛斯基聯手,都無法動搖史達林。在列寧死後,原本被安排做為繼承人的托洛斯基進一步被孤立,最後1927年被開除出黨,之後開始流亡生涯。

1936蘇聯公布的新憲法,號稱人類史上最民主,若以婦女參政權及種族平等的條文來看,的確領先當時許多資本主義社會。但於此同時,腥風血雨的大清洗正準備開始。而流放在外已經七年的托洛斯基寫下「被背叛的革命(The Revolution Betrayed)」,他在書中同時反駁「外國友人」對蘇聯的無知吹捧與歐美主流的反蘇宣傳。他引用了大量的統計與報刊材料,論證十月革命的成果,已經被官僚所篡奪,蘇聯產生了自己的資產階級(SOVBOUR)。

葉若夫,史達林(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葉若夫與史達林,前者後來在政爭中失勢被處決。(資料照,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史達林治下的蘇聯,一切講究等級與特權,基本的供應不足且品質堪慮。生活中處處充滿了「形式主義和偽善,兒童們坐著開無數死氣沉沉的會議…婦女承受著勞動與家務的雙重重擔」。但托洛斯基也承認,五年計畫的成效甚大,即使是上層官僚壟斷了絕大部分的優質品,「蘇聯食物分配也比當時歐美國家來得公平」

托洛斯基是如何看待史達林的成功與自己派別的失敗?他引用馬克思分析法國的熱月政變(1794年7月)的經驗,說明當革命無法繼續推進時,才幹平庸的二線人物反而可以竊居高位。他說「在史達林找到自己的道路前,是官僚們先尋到了他」,而他認為國際革命之所以受阻,是因為官僚們「想要坐享革命的成果,不再進取」

對於這種援引經典分析,我認為托洛斯基迴避了對蘇聯人心更深刻的剖析。當時納粹已經上台,左翼在西班牙及東歐,中國都受挫,全球並無革命的浪潮。建設及保衛蘇聯算是合情入理,而建設的前提就是與資本主義陣營的暫時和解,甚至在未來聯手一起抗擊法西斯,史達林在西班牙內戰的曖昧與不斷慫恿蔣介石抗日,從蘇聯的國家利益來說無疑是可以理解的。但托洛斯基與其追隨者在面對法西斯崛起的形勢時,並沒有勾畫出世界革命的可行策略。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正修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