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蜀專欄:惟獨迫害狂沒理由抱怨對自己的迫害

2017-06-26 06:50

? 人氣

葉若夫的養女也上書俄羅斯軍事檢察總署,要求為葉若夫(圖右1)平反,得到的卻是「俄羅斯最高法院軍事庭1998年6月4日確認,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不得平反。」圖為葉若夫與史達林(圖右2)。(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葉若夫的養女也上書俄羅斯軍事檢察總署,要求為葉若夫(圖右1)平反,得到的卻是「俄羅斯最高法院軍事庭1998年6月4日確認,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不得平反。」圖為葉若夫與史達林(圖右2)。(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提要:所有他曾經施加於別人的暴行,所有他曾經對別人的迫害,統統報應到他自己頭上,他一樣也沒有逃脫。

葉若夫

葉洛夫(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圖為葉洛夫(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葉若夫是史達林時代著名的迫害狂。他瘋狂到什麼程度呢?舉一個例子就足夠說明問題了:他主持下的蘇聯內務部,逮捕了150萬人,其中半數被槍決。大清洗在他的賣力推動下走到高潮,也激起了全黨的憤怒。最終,被史達林當替罪羊果斷拋棄,瞬間跌落塵埃。

曾經大權在握、不可一世的葉若夫,一旦跌落塵埃,就什麼都不是了,不能不跟被他迫害的所有政治受難者一樣,任人宰割了:包括羞辱,包括慘無人道的酷刑,包括構陷。總之他成了他拼命捍衛的那個體制的犧牲品,而他沒有任何申訴管道。所有他曾經施於別人的暴行,所有他曾經對別人的迫害,統統報應到他自己頭上,他一樣也沒有逃脫。

但這還不是他的厄運的全部。那些被他迫害的政治受難者的確夠悲慘了,他後來遭遇的則比被他迫害的所有政治受難者更慘。隨著時光的流逝,真相漸漸浮出水面,所有那些政治受難者,後來都恢復了名譽。葉若夫卻被永遠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蘇聯解體後,對大清洗時代的受害者逐一平反。葉若夫的養女也上書俄羅斯軍事檢察總署,要求為葉若夫平反,得到的卻是這樣冷冰冰的回答:

「俄羅斯最高法院軍事庭1998年6月4日確認,尼古拉·伊萬諾維奇·葉若夫不得平反。」

遭遇這厄運的其實不止葉若夫。葉若夫的後任貝利亞,迄今也未平反。2015年4月2日,一條新聞在俄羅斯輿論場引起小小轟動:俄最高法院拒絕為葉若夫的前任亨利希‧亞戈達平反。

貝利亞

貝利亞(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圖為貝利亞(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這就是說,千千萬萬史達林時代的政治受難者後來都平反了。史達林時代的三大迫害狂:亞戈達、葉若夫、貝利亞,卻一個都沒有平反,一個都沒有被寬恕。

這就是說,縱然同樣死於非命,他們的死和被他們迫害的政治受難者之死,卻有本質的不同。那些被他們迫害的政治受難者,是作為人被害致死,死於反人類暴行,他們的死因而是莫大悲劇,令人哀慟。他們不然,他們不是作為人,而是作為獸死于叢林之戰的。一頭食人獸的暴卒,可能引起人類的同情麼?

如果他們九泉有知,我想,他們也不會有抱怨——這之於他們,難道不是求仁得仁麼?難道不是很公平麼?

亞戈達

亞戈達(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圖為亞戈達(圖片取自維基百科)

雙手沾滿政治受難者鮮血的葉若夫和貝利亞,在後來被押上斷頭臺的時候有沒有懺悔,不得而知。可以確認的是,葉若夫的前任亞戈達,臨死前倒的確有過懺悔,而有如下一段故事:

一天傍晚,當例行探望已經結束,前下屬斯盧茨基正打算離去時,亞戈達突然對他說:「你在給葉若夫寫報告時,能否為我捎上這麼一句話:看來,上帝畢竟是存在的!」

「你這是什麼意思?」

「很簡單」,亞戈達解釋說:「我忠心耿耿地效力,史達林僅僅給了我嘉獎,其他什麼也沒給。我本來就應該受到上帝最嚴厲的懲罰,因為我屢屢破壞他的戒律。現在,你看看我這下場,自然就能判斷出,上帝在,還是不在?」

到了生命中的最後一刻,從來無所畏懼的徹底的唯物主義者亞戈達,終於不能不承認了上帝的存在,承認了必須有所敬畏。但這一切,來得太晚了。

*作者為中國公共知識份子,前《南方周末》評論員。本文原刊作者微信公號,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