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社會的價值衝突,怎麼解:《研之有物》選摘(3)

2018-08-03 05:10

? 人氣

對於議題的不同意見,是民主社會的重要資產,然而若未能有效溝通,也可能造成社會衝突或對立,甚至動搖民主社會的互信基礎。(資料照,陳明仁攝)

對於議題的不同意見,是民主社會的重要資產,然而若未能有效溝通,也可能造成社會衝突或對立,甚至動搖民主社會的互信基礎。(資料照,陳明仁攝)

從心理學哲學思考,找出社會對立的原因

為何不同立場的支持者,總深信自己才是正義的一方?中研院歐美研究所副研究員洪子偉,探討社會心理學家海特(Jonathan Haidt)的認知模型,結合自身經驗與論點,試圖找出化解社會衝突的解方。

解決社會對立,沒有特效藥

從柏拉圖的《理想國》開始,幾千年來,人類都在尋找一個烏托邦的典範。後來,人們開始轉而思考「人類的本質」以及「人們是怎麼思考的」,探討人類的推理及理性思考實際上如何運作。了解運作的機制後,才能在機制的現實限制下,思考理想社會的典型。

多元價值是民主社會的寶貴資產,適度的對立與競爭也有助於進步。然而,當社會衝突加劇,卻可能危及民主國家的運作效率與互信基礎。國內鬧得沸沸揚揚的死刑與同婚議題,就是雙方立論的前提預設不同,結論自然南轅北轍。按照海特的認知模型,在這樣的情況下,雙方是很難達到共識的,因為當人們面臨道德判斷時,「直覺」往往先於「理性」。

有別於海特的論點,另一位學者格林(Joshua Greene)則是提出「雙重程序模型」。格林認為,人們在面臨抉擇時,會在直覺與理性兩種模式中切換。

目前學界對於人類如何思考、做決策尚無共識,因為大家研究得愈多,愈是發現知道得太少。要進一步找出化解社會對立的解方,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有一點值得樂觀的是,從啟蒙時代的歸納、演繹法,邏輯形式化(數學化)、語言分析,到現在甚至能透過磁振造影,記錄大腦對特定議題的反應,哲學問題的研究,不管是在方法論還是研究工具上,都已有很大的進步。

研究海特的認知模型,探討社會對立原因

海特提出的「社群直覺模式」表示,直覺會在事件發生時先行產生,理性推理往往是在直覺判斷後,才接著出現,以藉由推理來說服別人。不過,隨著持續的討論,別人提出的理由,有時也會改變自己的直覺和判斷。(圖1)

(圖1)海特所提出的「社群直覺模式」。(取自《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
(圖1)海特所提出的「社群直覺模式」。(取自《好人總是自以為是—政治與宗教如何將我們四分五裂》)

洪子偉在他所發表的論文〈化解社會對立?海特的認知模型及其批判〉中,剖析海特的認知模型,並提出論點補充。他認為,海特雖然矯正了過去啟蒙時代高舉的「理性至上」想法,卻過度強調「直覺」的重要性,有些矯枉過正。

奠基於海特的模型,洪子偉提出下面三點補充,盼拋磚引玉,與大家一同思考如何化解社會衝突:

一、製造「個人直覺衝突」

相較於海特建議「緩和」直覺判斷的環境,製造直覺的「衝突」更可使大腦啟動推理程序,來尋找其他線索,以供判斷。

若直覺無法產生立即的判斷,則可讓理性介入,以衡量更好的方案。以哈普林(Eran Halperin)研究以巴衝突的容忍實驗為例,當人們突然聽到敵對陣營的人自我批判,說出有違直覺的反省言論時,會逐漸理解到對方不是只有單一價值,而比較願意聆聽對方的意見。

二、擴大「我群認同」的範圍,有助於凝聚團結 

「共同威脅」也有助於擴大「我群認同」的範圍。以臺灣來說,一九二○年前,島上的泉州人、漳州人有各自的認同,但在日本同化政策的壓力下,逐漸發展出「臺灣人」的概念與認同。當前臺灣面臨中國愈來愈多文攻武嚇的威脅,是「形塑共同體」很重要的契機。

另外,再以徵兵制為例。大部分的人只從軍事角度探討徵兵制,但事實上,它對社會穩定與形塑共同體也有幫助,而這與海特「社群直覺模型」所提到的「共感經驗」,或抑制團體中自私行為的「蜂巢開關」不謀而合。

海特所指稱的共感經驗,是指當不同團體的人們有相同目標或威脅時,會抑制自我意識。而蜂巢開關則是指人們在自私的狀態下,仍能發展出有限利他的團體感,只要當團體感的開關(也就是蜂巢開關)被打開,人們就會傾向於幫助同團體中的成員。

徵兵制源自法國大革命,要求所有成年男性公民負有保衛共和的責任。巴黎於二○○五年爆發失業青年的示威活動時,不少評論把部分原因指向二○○一年徵兵制的取消,認為此政策切斷了少數族群和新移民與國家之間的聯繫,使來自不同社會階層與文化背景的人民少了團體交流、發展共感的機會。以至於當國家政策與個人利益相衝突時,人民只能以砸車、焚屋等暴力來反抗。

北歐國家如挪威和瑞典,男女皆需從軍,顯示出「自由不是免費的」(freedom is not free)的概念。而全面徵兵若「實施得宜」,在同一個屋簷下共同生活的經驗,對於不同社會階級之間的相互理解,甚至是階級的流動都有幫助。

20180710_蘭指部南澳鄉預置兵力,以鐵路運輸進駐南澳高中。颱風救災。國軍。阿兵哥。(國防部提供)
大部分的人只從軍事角度探討徵兵制,但事實上,它對社會穩定與形塑共同體也有幫助。(資料照,國防部提供)

三、鍛鍊理性推理的能力,培養同理心 

海特的認知模型,忽略了「時間」這個變項在決策與道德判斷上的角色。不少實驗指出,若將判斷的時間延後,大腦比較能做出效益主義式的全盤考量。所以,當與人發生重大價值衝突時,請先冷靜,別急著做判斷。

此外,培養理性推理的能力也有助於排除較情緒性的判斷,而這並不限於學校教育。臺灣目前已有許多新興哲普團體,像是「哲學星期五」、「哲思臺灣」、「沃草烙哲學」或「哲學新媒體」等,也都提供了批判思考與對話的機會。

最後,即便對立雙方都願意用同樣理性的方法,針對事件加以推理與討論,仍不見得會有相同的結論,因為用來推論的預設前提就是不同。這些基本預設往往涉及核心價值,只能透過同理心來理解。

*本文摘自寶瓶文化出版《研之有物──穿越古今!中研院的25堂人文公開課》,由「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編輯群」所著。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