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腦力犯中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擁有「寶劍」與「保險」下的國際對話:《金正恩的外交遊戲》選摘(1)

「想要解決北韓核武開發問題最終極的方法有兩個,其一是透過戰爭推翻金正恩的統治體制。其二是國際社會和北韓握手言和,歡迎北韓重返國際舞台並開放國家門戶。」(AP)

「想要解決北韓核武開發問題最終極的方法有兩個,其一是透過戰爭推翻金正恩的統治體制。其二是國際社會和北韓握手言和,歡迎北韓重返國際舞台並開放國家門戶。」(AP)

在執筆這份稿件的當下,我正為了採訪「川金會」,坐在前往美國華盛頓的飛機上。

二○一八年朝鮮勞動黨委員長金正恩在一月一日的新年賀詞中開頭就宣告,北韓的「洲際彈道飛彈已經成軍部署」。這是北韓向國際社會公開他們的核彈開發已經完成的宣言,同時也是—我以前就提過的—北韓和國際社會進行外交斡旋的基礎。

北韓的國營媒體以「寶劍」和「保險」來稱呼自家的核子兵器。地處亞州東端邊陲的貧瘠小國,要想讓做為世界強國的美、中兩國以及其他國家和自己坐上外交的談判桌,要是少了核武還真沒底氣。

然而北韓的核武除了是「寶劍」之外,也有可能成為摧毀自己的炸彈。事實上聯合國安全理事會到二○一七年年底,已經通過了六次制裁北韓的決議案。根據韓國貿易協會調查,占北韓對外貿易額九成的中朝貿易,進入二○一八年後正急遽萎縮中。美軍也在二○一七年六月派遣了兩艘、秋天時派遣三艘核動力航空母艦前往朝鮮半島附近海域。軍事相關消息人士指出:「三個航艦打擊群,是當朝鮮半島有事時,美軍投入的最小戰鬥單位」。二○一七年,有多達二七○架軍用機,參加了美韓聯合軍事演習,在其中還可以看到美國海軍的「海豹」特種部隊的身影。從這件事情可以清楚看出,美軍正在進行針對朝鮮半島有事時的準備工作。

北韓當然很清楚自己所招來的處境。曾在北韓外務省第六局(非洲局)擔任科長,隨後於一九九一年脫北的高英煥表示,北韓當局於二○一七年十一月指示所有在外使館,要他們「調查川普政府是不是真的有攻擊北韓的意圖」。一名二○一七年十二月造訪北韓的中國企業家,住在平壤市內的旅館時,還沒有感受到什麼特別的改變。但是今年二月當他再次投宿同一間旅館,希望服務生能拿菜單給他看時卻被拒絕了,服務員說明的理由是:「因為能夠提供的食物種類有限,因此現在不提供菜單」。

於是在這種背景之下北韓開始和國際社會進行對話。

新年致詞中,金正恩表明參加二月八日在韓國舉行的平昌冬奧,並派遣了自己的親妹妹金與正(宣傳煽動部第一副部長)和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長金永南等人參加開幕儀式。參加完二月八日的開幕儀式後,金與正一行人隔天接著訪問韓國總統府(青瓦臺)。這次會面中除了遞交金正恩的親筆信外,還向文在寅總統傳達金正恩希望邀請他訪問北韓,並提議舉辦南北韓元首會談的想法。

熱衷於南北韓元首會談的文在寅政府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對於北韓的提案感到欣喜若狂。二月底,韓國政府向前來出席平昌冬奧閉幕儀式的勞動黨統一戰線部部長金英哲提出舉行南北元首會談一事。

到了三月五日,韓國國家安保室室長鄭義溶等人訪問北韓,並和金正恩會面。當時金正恩已經從金英哲那裡了解到韓國的想法和擔心之處,並在會談進行後開始闡述自己的看法,最後於會談結束時敲定了第三次南北韓元首會談的地點,就在南北韓交界的板門店韓國那一側的和平之家舉行。

2018年3月6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平壤接見南韓總統文在寅特使鄭義溶率領的代表團(AP)
2018年3月6日,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平壤接見南韓總統文在寅特使鄭義溶率領的代表團(資料照,美聯社)

鄭義溶更進一步詢問金正恩是否有舉行美朝元首會談的想法,金正恩回答:「應該推進美朝之間的對話,如果有機會,我也願意和美國總統進行會談」。從這裡可以看出,北韓對於該如何和川普政府接觸還是有點摸不著頭緒。

三月八號,川普在白宮和鄭義溶見了面,他問鄭:「金正恩真的有非核化的想法嗎?」鄭回答:「我們都覺得金正恩真的有非核化的意願,您要不要來親自確認呢?」於是川普當下做了一個決定,「好,那麼就在今年四月,於美國的西海岸見面吧!」

這是決定美朝元首會談的一刻,但是爬梳事情的來龍去脈後不難理解,美朝會談的背後有多少政治人物個人的盤算在內。

當時美國國家安全顧問麥馬斯特(H.R. McMaster)在事前的電話會議中,已經知悉鄭氏會對川普說些什麼,麥馬斯特向川普建議,「請不要在會談當下做任何決定,等我們商量好之後再做答覆比較好」。然而急著想要政績的川普根本聽不進這些話。

川普當下決定了美朝元首會談一事後,還小聲對坐在身旁的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說:「你瞧,能夠對話不是件好事嗎?」

彭斯在二月出席韓國平昌冬奧的開幕儀式時,北韓方面曾向他提議和金與正進行會談,雖然彭斯一度做出了正面的回應,但是對北韓人權問題一直很感冒的他,始終抱持著謹慎的態度面對這件事,傳聞他還曾經問身邊的人:「我一定得和金與正握手才行嗎?」彭斯甚至在開幕儀式前的彩排活動中拒絕和金永南同席,有鑑於此,北韓的態度也轉趨強硬,最後會談也就不了了之了。川普在對彭斯的耳語中說,「我和你不一樣,是一個果斷的人。」話中藏著川普自負的心情。

川普雖然提出了「四月在美國西岸進行美朝元首會談」的想法,但是這個提案背後的問題還真不少。首先川普根本沒有考慮到,四月是南北韓元首會談舉行的時間,川普心中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透過美韓聯手,將北韓導向非核化的想法。「和北韓進行對話」一直是文在寅政府的主要政策,這和川普政府所提倡的「雖施加最大壓力,但維持接觸」的途徑在著眼點上本來就不一樣。然而美韓既是同盟國,這種自亂陣腳的作法,只有可能產生對北韓有利的局面。事實上,鄭義溶也慌張的向美方做出「四月要進行南北韓元首會談」的說明,最後還是接受了美方提出的「那麼就在五月舉行美韓元首會談吧」的方案。

此外,雖然鄭氏對「美國西海岸舉行元首會談」的想法深表贊同,然而美方之後在和北韓接觸時,對北韓「想在美國西岸舉行美朝元首會談的想法太荒謬了」的回應感到相當意外。美國政府官員說:「我們才知道,鄭義溶原來對北韓沒有什麼影響力了」。

當回頭審視整件事情的經過才會發現,史上第一次美朝元首會談的背後,竟然是在政治人物們的野心和慾望之上所做出的決定。

美、韓政府這次的「政治主導」方針,和過去二十五年來對於北韓核武開發問題的交涉不同。因為這次是以最高領導人的決定為基礎來進行的,所以進程推動得很迅速,同時雙方也不斷努力地對外宣傳,目前兩國政府在做的是一件正確的事。但是這裡舉一個糟糕的案例來看,目前在韓國甚至出現了「金正恩是一位現實主義者,他很想推動北韓的去核化。但是卻受到那些可惡的軍方勢力不斷阻饒」這種「金正恩善人論」的輿論勢力。不斷宣揚這次會談成形的重要性,可能導致過去曾經肅清自己姑丈和同父異母兄弟的領導人反而受到吹捧的狀況發生。

而這種「政治主導」所帶來的問題,也已經在談判的過程中逐漸浮現出來。美國中央情報局(CIA)當時的局長蓬佩奧(Mike Pompeo),於今年三月底曾經密訪北韓,並和金正恩見了面。金正恩雖然答應要「完全去核化」,美朝也開始展開事前的協議工作,然而對於去核化的方法,美朝雙方卻產生了歧見。

美國希望在元首會談時,和北韓就「完全去核化」達成共識,並主張在實現完全去核化之後,會給予北韓相應的報酬。北韓方面則提出,實現去核化需要美國保證兩國的外交正常化、解除施加在北韓身上的經濟制裁以及保障金正恩體系的存續,並且依據去核化的階段,應該給予北韓相當的補償。

關於非核化的目標和時間,各方提出了不同的意見,美國一開始提出的是「完全且不可逆、可驗證的無核化(CVID)」,但從交涉的中途開始卻換成了「永久的、可查證的、不可逆的非核化(PVID)」。而且美國還向北韓提出,讓數千名或甚至是一萬名以上的北韓核子開發相關技術人員移居海外的要求。

關於去核化的時間,雖然美方私下期待在「六個月」或「一年」的短期之內達成,但是在日韓兩國皆表示「要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實現,太不切實際」之後,才改口為「預估在三年之內完成」。此外,考慮到北韓希望在去核一事上能採取階段性的步驟,也有人提出「如果在六個月之內將一部分核武搬出北韓的話,就將北韓從支持恐怖主義國家中除名」的看法。

然而上述這些意見,其實都和川普的政治盤算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例如「六個月」後,是美國舉行二○一八年秋季期中選舉的時期,如果川普政府在這次選戰中吃了敗仗,二○二○年秋天川普的美國總統連任之路將備嘗艱辛。因此川普政府希望外交上取得的成果,能配合實際上的政治議程來走。

川普政府的想法是「實現美朝元首會談,是否可以成為政治上的成果」,而非「北韓的去核化真的能夠實現嗎?」曾在柯林頓政府中活躍於對朝交涉的前美國國務院亞太副助卿李維亞(Evans J.R. Revere)感嘆的說到,「雖然川普曾經說過,美國之前歷屆政府對美國、美國的盟友、相關國家以及駐外美軍來說都是威脅,然而川普政權自己才真正是美國的禍害」。

因為川普政府沒有採取「由下而上」的方式,讓政府中的相關人士和專家們進行充分的討論,所以關於「完全去核化」的內容可以說變就變。由政治人物的想法來領導事務的進行,使得專業理論不足的問題更加顯而易見。

美國總統川普。(美聯社)
「由政治人物的想法來領導事務的進行,使得專業理論不足的問題更加顯而易見。」圖為美國總統川普。(資料照,美聯社)

北韓倒是正確地掌握了美國的情況並加以利用,配合川普的政治演出,將情勢導向對自己有利的方向。例如北韓會不斷地釋出「搬出核物質」、「公開核設施」等消息,創造滿足川普政權的政治局勢。

可是北韓卻隱藏了那些真正重要的事項。目前外界推估北韓至少擁有十二個以上的核彈頭、五十公斤的武器等級鈽元素以及數百公斤的高濃縮鈾,而且在北韓境內還有成千甚至上萬個地下設施。就算北韓答應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可以進行「無限制檢查」,只要他們不提供任何協助,想要調查北韓境內所有的地下設施根本是天方夜譚。

僅靠偵察衛星提供的照片、電子情報和進出口紀錄,其實無法完全掌握北韓所保有的核子開發相關物資和設施。就算北韓廢棄所有的核子相關物資和設施,但因為他們已經有完成開發核武的經驗,因此只要技術人員和數據資料還在的話,隨時都可以重啟核武開發。

對北韓來說,「裁減核武換談判」的做法是最理想的方式,但是他們相當清楚,國際社會是不會認同這種做法的。因此北韓巧妙的披上「去核化換談判」的外衣,嘗試來和美國進行交涉。

假設六月的美朝元首會談真的能夠如期舉行,美朝雙方政府一定會大肆宣揚會談取得的「巨大成果」,然後至少到二○一八年秋天,美國的期中選舉為止,北韓將會在去核化行動上持續採取具體可見的行動。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美朝雙方的意見將再次發生齟齬,使溝通逐漸窒礙難行的可能性很高。我個人的看法是,在二○二○年秋天,下一屆美國總統大選結束後,北韓這齣去核化的政治大戲就會落幕。

但是對於前景我們也沒有絕望的必要。

金正恩在二○一六年六月的經濟改革中,導入了刺激經濟以及各個企業體的獨立核算制度。這個決定增加了個人的生產動機,平壤市內的高樓大廈不斷拔地而起,民眾身上的服飾也開始講究了起來。

但是為了維持獨裁體制,北韓依然不會去認同資本主義式的經濟體系。所以,本來應該以導入資本主義經濟為前提,去進行社會福利和勞動環境的改善,以及認同自由經濟活動最重要的規則卻都還沒有明確的規定。從結果來看,這些都造成了社會上賄賂事件層出不窮,貧富差距不斷加大的原因。

目前北韓公民確實對現行體制有滿腹的牢騷。

我認為這次以川普和金正恩為主角的核危機政治劇,頂多再過兩年就會結束。兩年以後美國會舉行總統大選,如果川普落選的話,新任的美國總統可能會推翻川普的對朝政策。而如果是川普順利連任的話,大概也不會對已經沒有政治利用價值的北韓多瞧上一眼。

想要解決北韓核武開發問題最終極的方法有兩個,其一是透過戰爭推翻金正恩的統治體制。其二是國際社會和北韓握手言和,歡迎北韓重返國際舞台並開放國家門戶。

目前川普政府正在嘗試實現的北韓去核化,稱不上是一個完整的政策。但是如果在執行的過程中,真的能夠做到銷毀北韓大部分的核武、核物質以及彈道飛彈的話,將可大幅度的降低北韓在軍事上的威脅。

如果一切順利進行,透過在平壤開設美國代表機構等方式,並促進北韓對外開放的話,或許也有可能加速金正恩體制的瓦解。

目前北韓有許多的人民正為貧困和社會不公所苦,我衷心的盼望他們能夠早日過上幸福的生活。

20180628-金正恩的外交遊戲(八旗文化)
《金正恩的外交遊戲》書封。(八旗文化)

*作者牧野愛博為朝日新聞首爾支局長。著有多本與北韓主題相關的書籍,包括《金正恩的核武壓垮北韓的那一天》(暫譯)、《絕望的韓國》(暫譯)等。本文選自作者新著《金正恩的外交遊戲:你不知的北韓核武真相》(八旗)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