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周年紀念日又到了,中國政府怎麼做?拘留維權人士、嚴禁悼念活動

2018-06-04 10:10

? 人氣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北京當局血腥鎮壓示威學生(美聯社)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爆發,北京當局血腥鎮壓示威學生(美聯社)

今天,2018年6月4日,是六四天安門事件29周年紀念日。一如往年,中國當局極力阻撓一切紀念六四的活動。據人權觀察組織(HRW)調查,自5月下旬開始,北京大批維權人士,包括何德普、查建國和徐永海等等,均遭公安軟禁在家。

胡佳、李紅衛、於新永、李小玲……

維權人士胡佳表示,公安通知他6月1日到5日要帶他到距北京300公里外的秦皇島「旅遊」。5月中旬,山東維權人士李紅衛、於新永以「尋釁滋事」罪名被拘留。李、於兩人去年曾因舉辦紀念六四活動被拘留兩天。

2017年6月,維權人士李小玲在網上發出在天安門廣場附近持「六四光明行」標語自拍照片,旋即被捕,控以「尋釁滋事」罪。李小玲的律師指出,李小玲在看守所遭到酷刑,而且青光眼舊疾無法得到適當治療。

維權人士陳兵、符海陸、羅富譽和張雋勇於2016年5月因產制銷售「銘記八酒六四」白酒被捕,至今未開庭審理。四人被控罪名為「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被控「尋釁滋事」判刑四年,目前服刑中。他因主辦祭奠六四死難者儀式而獲罪。

2018年5月,香港民眾舉行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活動(AP)
2018年5月,香港民眾舉行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活動(AP)

「中國想去除六四污點,唯一的辦法就是承擔責任」

人權觀察組織(HRW)呼籲中國政府應承認1989年6月屠殺爭取民主示威群眾的事件,並應負起責任,立即釋放因悼念六四被捕人士,停止對討論六四血腥鎮壓的言論審查。HRW中國部主任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說:「六四屠殺已過去29個年頭,習近平主席的『中國夢』卻想讓世人遺忘六四。然而,抹殺真相只能促使要求正義和究責的呼聲更加嘹亮,中國想去除六四污點,唯一的辦法就是承擔責任。」

HRW指出,隨著周年紀念逼近,中國政府依舊否認在當年殘暴鎮壓民運中曾犯任何過錯。當局掩蓋殺人真相,從未法辦殺人凶手,反而控告受難者家屬。習近平掌權後,中國政府在八九民運所訴求的民主理念上向後退得更遠,而且更積極緊縮思想控制,打壓公民社會團體,監禁人權活動人士。2018年3月,習主席取消了總統任期限制,令人對中國未來走向感到悲觀。

雖然已知最後一位因參與八九民運入獄人士已在2016年獲釋,仍有許多當年參與者因持續倡導民主而身陷囹圄。維權人士劉賢斌和陳衛分別以煽動顛覆罪被判刑10年和9年;郭飛雄因抗議新聞檢查被判刑6年。黃琦於2015年11月以「非法向境外洩露國家秘密」罪名被捕,仍在羈押候審。黃琦身患多種疾病,一直未獲適當治療。

2018年5月,香港民眾舉行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活動,呼籲釋放劉霞(AP)
2018年5月,香港民眾舉行悼念六四天安門事件活動,呼籲釋放劉霞(AP)

劉曉波、劉霞、楊天水……

還有其他天安門民運參與者已於去年過世。2017年7月,曾因領導抗爭、聲援學運入獄21個月的公共知識分子暨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在國安部門嚴密警戒下因肝癌病逝於遼寧省一所醫院,他的妻子劉霞至今仍被軟禁。當年曾在南京參加民運抗爭的異議作家楊天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被判刑12年。他在獄中罹患腦瘤獲保外就醫三個月後,於2017年11月去世。

理查森說:「中國領導人在世界各地大搞人權外交,宣揚其『共贏』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然而除非他們為過去和現在侵犯人權的行為負起責任,這些自吹自擂的說法不過是為了免除自身重大罪責而喊出的空洞口號。」

HRW要求中國政府紀念六四29周年,查辦與六四有關的人權侵犯案件。具體而言,中國政府應做到:
尊重言論、結社與和平集會權利,停止對質疑「六四」官方說法人士的騷擾和任意拘押;
接見「天安門母親」成員並向其致歉,公布所有死難者名單,給予死難者家屬合理賠償;
允許對「六四」事件進行獨立、公開的調查,並於調查完成後盡速公布結果;
允許因八九民運流亡海外的中國公民自由返國;
調查所有政府和軍方官員的責任,包括策劃或下令非法使用致命武力對付和平示威群眾,以及事後不當起訴示威人士。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美聯社)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事件(美聯社)

1989年六四天安門血腥鎮壓小檔案:

「六四」屠殺之前,北京學生、工人和市民自1989年4月起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要求言論自由、問責和反貪腐。隨著抗議聲勢擴大,政府在1989年5月下旬宣布戒嚴。

6月3日至4日,軍隊開火,擊斃不明人數的和平示威者和旁觀市民。目睹軍方暴力的部分市民,群起攻擊進城部隊,焚燒軍車。血腥鎮壓後,政府實施全國掃蕩,數千人被捕,控以「反革命」或擾亂社會秩序、縱火等刑事罪名。

中國政府從未承擔屠殺責任,也沒有法辦任何行兇官員。政府拒絕對事件進行調查,也不公布死亡、受傷、強迫失蹤和判刑入獄者的數據。主要由死難者家屬組成的非政府組織「天安門母親」已收集到北京及其他城市共計202名六四死難者的詳細資料。過去一年,又有多位天安門母親成員含寃去世,包括地質學家徐玨和音樂學教授王范地。徐玨的兒子吳向東和王范地的兒子王楠被軍隊殺害時,分別年僅20歲和19歲。

喜歡這篇文章嗎?

國際中心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