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主義與恐怖主義的交會!一百年前的女權恐怖分子:姬蒂・馬里昂

2018-06-04 20:10

? 人氣

(BBC中文網)

(BBC中文網)

某一天,一位學生在倫敦博物館的資料庫中讀到了一部從未發表的回憶錄,它來自一個參與女性參政權運動的炸彈襲擊者。這名學生開始懷疑,這場運動的歷史是否曾經被人為洗白過。女權倡導者或許確實為女性爭得了投票的權利,但是她認為,這當中有一些人,同時也是恐怖主義者。

費恩·里代爾(Fern Riddell)一下子就認出了那顆炸彈。

2017年9月15日早晨,倫敦西區帕森綠地地鐵站(Parsons Green)裏的一列繁忙時段列車發生爆炸,造成數十人受傷。

那是這個國家在一年不到的時間內第五次發生恐怖襲擊,而里代爾正忙於找尋更多的相關信息。在刷著社交媒體上的實時更新時,她發現了一張白色塑膠籃子燃燒的照片。

這個在裝滿人的列車車廂中爆炸的土製炸彈是被包裹在一個塑膠購物袋中,隱藏在那個籃子裏。

對里代爾來說,這張照片卻帶來強烈的震撼。

她當時想:「那就是一個婦女政權論式的炸彈。在家中自製,用的是能夠在藥店和五金店買到的材料。有些女人曾經用這樣的炸彈來恐嚇國家,從而得到注意。」

里代爾對於女性參政論者(suffragette)的興趣始於事件發生前五年,當時她在修讀歷史學博士學位,而她當時的第一反應是,不想和這些人有任何關聯。

「它就像個陷阱一樣。作為年輕的女性歷史學者,我必須寫女人的課題,寫女性參政論,」她說。

她對維多利亞時代的音樂廳更感興趣。那裏有小品和新奇的表演,每一個階層的人都會去,是一種有民主色彩而又讓人負擔得起的娛樂。

「它們就好比是那個時代的互聯網,」里代爾說,「就像如今在社交媒體上出現的爆紅事物一樣,在重大的文化事件發生時,就會有人即時寫出歌,然後在音樂廳裏面表演。那是一個原始、充滿活力並且緊跟潮流的世界,它所展示的社會,與歷史學家對19世紀到20世紀初的保守描繪並不一樣。尤其是涉及到女性的時候,它令我非常著迷,我非常熱切地想去了解更多。」

不過,在倫敦博物館館藏資料管理員比弗利·庫克(Beverley Cook)的幫助下,一次偶然的發現令她的選擇方向發生了重大轉變。

「比弗利對我說:『我這裏有一個年輕的音樂廳藝人從未發表的一份回憶錄,真正看過的人非常少。她也是一個女性參政論者。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

「然後我好像翻了個白眼,覺得:『天啊,別又是女性參政論了,』」里代爾說。

「當時,我對婦女參政論者的印象和大多數人一樣。我知道那些砸窗戶、把人綁在鐵路上、強迫餵食等等事情,還有那些海報和遊行。我覺得我已經知道有關這些女人的一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