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一天專欄:源鉑資本的階段性發展成果

2018-05-17 05:50

? 人氣

跨國金融機構與央行投資探討利用區塊鏈技術為既有金融體系「換心」,是在試圖避開數位貨幣跨境超主權的技術特性在法規面與主權面向造成的尷尬。這在技術上完全可行,但與數位貨幣的開源精神相左。考慮到目前全球金融業的情況,妥協是必然的。可以預見更多與數位貨幣脫鉤的區塊鏈應用出現,但並不會讓數位貨幣消失或邊緣化,反而只會加強分佈式技術的市場地位。

在想像各類dApps時也要認識到,區塊鏈賦予人類的新能力,是在虛擬空間中建立秩序,就如同各類遊戲設計師一樣,可以在數位世界裡「建國」。遊戲業過去三十年的蓬勃發展,證明了人類對虛擬世界的眷戀與依賴,可以創造巨大的商業利益。今日很多遊戲的發展,遠遠不是三十年前的工程師所能想像得到的。日本中央銀行總裁黑田東彥在一場人工智能與金融前沿研討會上曾說:面對新科技對社會經濟所造成的深層變革,政策制定者不應該過度憂心新科技的負面作用,而不去關注其正面效益。人們在面對區塊鏈時也應該採取更開放的胸懷與眼界,不要一昧地看區塊鏈還不能做什麼,而應該思考可以用區塊鏈來做什麼。

區塊鏈目前缺乏在實體經濟中落地運營的項目,固然是一大挑戰,但也是其最大的優勢:缺乏實體經濟連結,使得區塊鏈新創沒有包袱,也沒有明確邊界定義其活動範圍。這使區塊鏈新創企業擁有極大的行動自由,無需擔憂傳統經營指標的限制。各類區塊鏈新創看起來像在自建山頭,可是生態系內的競爭,提供了篩選機制,促使新創企業互助結盟,合成出兼有金融機構/互聯網平台/治理體系的虛擬行為體,看起來像是鬆散組織的企業/教派/政府,卻在技術與價值觀有共同語言。

從最宏觀的層面看,區塊鏈目前最成功的應用就是比特幣及以太坊:一個是原生於互聯網上的數位現金,一個是原生於互聯網上的世界電腦。兩者都是所謂的「賦能基礎建設」(enabling infrastructure),好比古人「已知用火」一樣,火賦予人類新能力,但人類要如何運用新能力、解決何種問題、往何種方向發展,其實一直是「摸著石頭過河」。

比特幣與以太坊因為發展得早,有巨大無比的先行者優勢,這個優勢又會因為先行者當中用戶的「品牌忠誠」轉化爲強大的網絡效應,從而讓後進者面臨極高的競爭門檻。互聯網發展史證明了,平台為壟斷用戶的控制權無所不用其極,這個現象在叢林法則至上的中國大陸互聯網業界更為明顯。現在各種新生的ICO項目之中,很多是看到比特幣與以太坊在原型階段就能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而感到眼紅,覺得有為者亦若是。這其實意味著,區塊鏈業界也出現了既得利益集團。他們面對後起之秀的質疑,與傳統金融與互聯網巨頭看待區塊鏈的質疑,愈發相似,這都是人性。

喜歡這篇文章嗎?

胡一天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