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堃泰觀點:再見2021和那認識的香港

2021-12-25 06:30

? 人氣

香港大學的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從此不再。(美聯社)

香港大學的校園內的國殤之柱從此不再。(美聯社)

2021年快到尾聲,正當大眾期望新冠肺炎疫情快到盡頭之際,一個變種病毒便令各國政府再次繃緊起來,收緊防疫及入境措施。以為風浪過去,在喘息的時間卻迎來另一個更嚴峻的波濤,對很多香港人來說不只是用來形容疫情,更是來形容2021年在香港所發生的事。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香港人正預期《港區國安法》的拘捕在2020年已告結束之際,警方便在2021年第6日以涉及「煽動顛覆政權罪」拘捕47名策劃及參與民主派初選的人士。他們在同年2月底被法庭未審先判還押,至今只有16位涉案者獲得保釋。

 

數個月後的六月四日,政權再次圍封維多利亞公園及在多處派駐大量警力,為的就是令六四變成在香港不能悼念的儀式。同月,政府以不同手段迫使《蘋果日報》及其母公司壹傳媒停止運作,令這份被號稱為「民主大報」的報章從此不再出現在報攤上。

而整個暑假,對支持民主的香港人來說更是驚濤駭浪。政權要求現任區議員宣誓效忠,超過260名區議員選擇辭任,最終有49位被取消資格。而國安法法庭在唐英傑案訂明「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口號在公眾集會遊行為「煽動分裂國家」,令該口號變成最新禁忌。在暑假期間,各個新舊政團及公民社會組織因為政治壓力宣佈解散,連國際特赦組織亦宣佈停止香港兩個辦公室的運作,結束39年在香港的倡議活動。

香港大學的校園內的國殤之柱。(美聯社)
香港大學的校園內的國殤之柱。(美聯社)

香港變得不再是那個認識的香港。選擇留下來的,便「躺平」應對。支持民主的香港人不參與排拒民主派的立法會選舉,令該換屆選舉創下歷史最低投票率。香港人或許杯葛選舉,但相信更多都看到選舉制度不能再代表他們。然而,政權的回應便是移走在香港大學豎立近25年的國殤之柱,不容任何真相繼續存在。

對香港心灰意冷的人,則用腳投票,以移居作為應對。這一年約10萬港人選擇離開,移居海外;而不少政工作者因為政權爪牙威嚇作出拘捕或政治報復,亦被迫流亡他鄉。一時之間,香港人開始習慣數著時區間隔。而因為疫情而成為日常的視像會議,也成為離散香港人彼此維繫的方式。

這個「美麗新香港」,或許已經不再是很多香港人的地頭。港人陸續世界每個角落飄流,但留下的,畢竟還是多數。2022年,關乎香港的政局大事尚有特首選舉和年底於北京舉行的政治局選舉。同時間,新一屆立法會及特區港府亦可能繼續以「國家安全」名義收緊個人自由。風高浪急,但願各位仍然在香港的人好好保重。

*作者為香港民主派人士,曾擔任香港屯門區議會三聖區議員,目前流亡英國。本文原刊《德國之聲》,授權轉載。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道,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