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適到底喜歡什麼茶呢:《民國茶範》選摘(2)

2017-12-17 05:10

? 人氣

與周作人唱和,誰解相思情?

胡適雖嗜茶,但所作茶文很少,專門寫茶葉的文章一篇也沒有。 他與周作人的和詩姑且可當做「茶詩」來讀。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一九三四年,周作人五十歲生日,感慨平生,作了兩首〈五十自壽打油詩〉,他寄給胡適,署名「苦茶」

 (一)

前世出家今在家,不將袍子換袈裟。

街頭終日聽談鬼,窗下通年學畫蛇。

老去無端玩骨董,閑來隨分種胡麻。

旁人若問其中意,且到寒齋吃苦茶。

 (二)

半是儒家半釋家,光頭更不著袈裟。

中年意趣窗前草,外道生涯洞裡蛇。

徒羨低頭咬大蒜,未妨拍桌拾芝麻。

談狐說鬼尋常事,只欠工夫吃講茶

周作人與胡適詩文唱和。
周作人與胡適詩文唱和。

胡適收到後,也作了兩首打油詩回應:

(一)

先生在家像出家,雖然弗著沙袈裟。

能從骨董尋人味,不慣拳頭打死蛇。

吃肉應防嚼朋友,打油莫待種芝麻。

想來愛惜紹興酒,邀客高齋吃苦茶。

(二)

老夫不出家,也不著袈裟。

人間專打鬼,臂上愛蟠蛇。

不敢充油默,都緣怕肉麻。

能乾大碗酒,不品小鐘茶。

參與周作人唱和詩的名流還有蔡元培、錢玄同、林語堂等人,也收獲了很多不知名的「馬甲」的諷刺,胡適特別選錄了署名「巴人」所撰的文字,此文充滿了火藥味,平淡的茶水引發話語海嘯,這大約是周作人沒有意料到的。

五月二十三日,胡適在給周作人的信裡,談到紀曉嵐講的那個冷笑話,也是今天流行網路的笑話。「從前有一個太監」,底下沒有了。

「巴人」一共寫了五文,諷刺周作人、林語堂、錢玄同及劉半農等人,請「打油詩鑑賞家」胡適看,並請胡適轉給他們。這些詩歌百年後看起來依舊令人有點心驚肉跳啊,詩歌詳細內容需另文詳解,倒是「巴人」其中一文談到的茶的專有名詞很有意思。文中提到「玻璃茶」,指白開水,透明如玻璃。因為價格比茶低,只要一文錢,因此矯情地說比茶「衛生」,實際上卻是經濟層面的因素。

一九三八年,胡適給周作人寫信,作詩一首。

臧暉先生昨夜作一夢,

夢見苦雨庵中喝茶的老僧。

忽然放下茶碗出門去,

飄蕭一杖天南行。

天南萬里豈不太辛苦?

只為智者識得重與輕。

夢醒我自披衣開窗坐,

誰人知我此時一點相思情!

臧暉是胡適青年時期的書房的名字,典出李白〈沐浴子〉:「沐芳莫彈冠,浴蘭莫振衣。處世忌太潔,至人貴藏輝。滄浪有釣叟,吾與爾同歸。」臧暉,掩蓋鋒芒也。「苦雨庵」是周作人對自己在北京八道灣家的稱呼,「老僧」指周作人。讓愛茶人放下心愛的茶碗,其實胡適是暗指希望周作人離開北京,跟隨北大南遷昆明。

張中行說「智者識得重與輕」,胡適意很重,「我忝為北大舊人,今天看了還感到做得很對。可惜收詩的人沒有識得重與輕,辜負了胡博士的雅意」。

一碗茶,到底滋味如何,只有喝的人才知道。

此時昆明夜涼如水,是時候泡一壺祁門紅茶暖暖胃,再過三日,父母也會從安徽二姐處回雲南,屆時再聽聽他們這數月的徽州見聞。

《民國茶範:張愛玲、胡適、魯迅、梁實秋、巴金……與他們喝茶聊天的小日子》書封。
《民國茶範:張愛玲、胡適、魯迅、梁實秋、巴金……與他們喝茶聊天的小日子》書封。

*作者周重林為知名茶文化學者;李明為茶文化研究學者,本文選自兩人合著之《民國茶範:張愛玲、胡適、魯迅、梁實秋、巴金……與他們喝茶聊天的小日子》(聯經出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