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從官校跆拳道代表隊當年輝煌談競技運動的教育性

2021-05-15 05:30

? 人氣

昔日陸軍官校跆拳道代表隊在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及大專運動會上戰績輝煌。(謝靜華提供)

昔日陸軍官校跆拳道代表隊在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及大專運動會上戰績輝煌。(謝靜華提供)

今年的大專運動會正在臺南成功大學舉行,透過青年日報與軍聞社的及時報導,獲知國軍軍事院校參賽與獲獎的概況,其中最讓我關注的焦點則是橄欖球與跆拳道。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橄欖球,號稱「軍種球」,更是陸軍官校的「校球」,因其強調團隊作戰,發起攻擊如一波波強浪席捲,像箭矢穿心,勇猛頑強勢如破竹銳不可擋。至若跆拳道,早前在軍中名之曰「莒拳道」,它不只是運動競技,更是戰鬥賴以克敵制勝的利器。軍人——尤其是軍校生,都將這兩項運動當作戰技在練,上場只有攻擊攻擊再攻擊。也因為這樣,軍隊各級與官校師生都重視,從前迄今視之為一種優良傳統,也都抱持傳承的使命。

然則,由於軍隊於民國83年起實施「精實案」組織調整,體能戰技運動大會隨之停辦,部隊與軍校失去相互砥礪、切磋觀摩的管道,軍校招生銳減,加上著重學術基礎教育,這兩項運動逐漸喪失原有的精神象徵性與代表性。

但是,各級長官——尤其是歷任的官校校長,無不皆有復興傳統、銜接傳承的使命感,尤其是橄欖球,更是近年來官校極力爭取戰功的項目,橄欖球隊甚至有集訓的「特權」,因此,戰績也仍十分突出,新成軍的女子隊更是「異軍突起」,可望為官校豎起另一面錦旗。至於跆拳道的表現,雖然仍有亮點,但與昔日輝煌相比,那就遜色許多了,反而是改制升格的陸軍專科學校,儼然已成了軍校跆拳道的新「霸主」了。

日前,拜陸軍體幹班跆拳道老前輩劉總教練之賜,參加他與昔日率領的陸軍官校跆拳隊隊員小聚,席間對他們當年勇冠三軍的戰史更加清晰。

昔日陸軍官校跆拳道代表隊在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及大專運動會上戰績輝煌。(謝靜華提供)
昔日陸軍官校跆拳道代表隊在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及大專運動會上戰績輝煌。(謝靜華提供)

劉總教練是陸軍體幹班研究班一期的前輩,也正是國軍大力推展莒拳道的先驅,在他擔任教練期間,奪得167座獎座的顯赫戰績。

劉教練長期擔任陸官跆拳道代表隊教練,那天參加聚會的成員則是從官校56期到60期,而以59期為主,他們在學期間,正好都有參加國軍體能戰技運動大會跆拳道比賽的機緣。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最輕與最重量級的兩位老選手:姜明昇與謝靜華。他們被暱稱為「大個兒」與「小個兒」。

「大個兒」謝靜華是新科少將,現任職於賴副總統警衛室主任,其他人都已榮退,但說起當年南征北討的歷史,卻猶如歷歷在目、如數家珍。

「小個兒」姜明昇我早早就認識,那時候他在高雄縣中山工商擔任軍訓教官,我常受邀去學校輔導國防體育競賽的刺槍隊。大小個兒因為參賽量級體重的要求,最輕量級的姜明昇必須減重,最重量級的謝靜華卻須加重。殘酷的是:飢腸轆轆的「小個兒」總是眼怔怔看著「大個兒」被狠狠的饗以一大鍋黃埔粉蒸肉「加餐飯」。

謝靜華身高一米九,本是校旗隊的掌旗手,在跆拳隊八個量級獨缺最重量級將無法取得團體成績評比的窘境中,湊巧被體育組教刺槍術的吳相生(與劉教練同為進修班一期)教官遇見,就被「捉軍夫」似的送到跆拳隊。那時候,離國軍運動大會比賽不到一個月(精準的說是21天)。

據謝靜華自述,那時候,劉教練只准他練三招:中踹、旋踢及正拳攻擊,偷練其他動作要受罰。至於56期的隊長(稱大師兄)與57期的副隊長(二師兄)則是各唱「黑白臉」——一個嚴操體能,一個柔情鼓勵,胡蘿蔔與棒子交相「賤」與「賊」,就是要讓大個兒於短期間內完成「不可能任務」。師兄們操體能之外,還要「殺豬」——就是猶如五馬分屍般「強拉筋」。謝靜華撐過了那段「速成」集訓,竟然靠著三招奪得冠軍。此後,他參加幾屆國軍和大專運動會等各型比賽,只有一次屈居亞軍,如今說他「長勝將軍」當不為過。

聽他們述說當年榮光,笑語之間仍依稀可見勤訓苦練時眼神透出精光,而汗水中卻仍隱隱滲著血和淚。

為比賽設定目標勇往直前,為爭取榮譽義無反顧,為贏得勝利發揮團隊精神竭盡心力,從投入準備到參賽再到賽後檢討反思策進、淬礪奮發、精益求精,種種磨練鍛造,無疑正是運動競技最好的砥礪鞭策!

話說從前不在誇飾當年勇,而是強調官校體育教育與參與競技的啟發性,或許可供執掌軍符的人做決策之參酌?或許也值得後期學弟妹們的借鏡。

*作者為退役上校,軍旅二十八年專職與體能戰技教育訓練及國軍體育師資培育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