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洋大盜─立志做偷兒的故事:三毛典藏版《流浪的終站》選文

2021-04-03 05:10

? 人氣

作家三毛提及,想當小偷的想法是從模範家庭裡落選後萌生。(取自pixabay)

作家三毛提及,想當小偷的想法是從模範家庭裡落選後萌生。(取自pixabay)

說起來我們陳家,因為得自先祖父陳公宗緒的庇蔭,世世代代書香門第,忠厚傳家。家產不多,家教可是富可敵國。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我們的家譜《永春堂》裏,不但記載子孫人數,帳房先生更是忠心耿耿,每年各房子弟的道德品行收入支出更是一筆一畫寫得清清楚楚。

我生長在這樣一個家庭裏,照理說應該是人人必爭、家家必買的童養媳,其實不然。這拿《聖經》上的話來說,就是─我的父母是葡萄樹,我卻不是枝子。拿我自己的話來說,就是─算命先生算八卦,一算算到中指甲─我這個敗家女,就這樣把家產一甲兩甲的給敗掉了。

自我出生以來,我一直有個很大的秘密,牢牢的鎖在我的心裏,學會講話之後,更是守口如瓶,連自己的親生父母,也給他們來個不認帳,不透露半點口風。

我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使得我這麼神秘呢?我現在講給你一個人聽,你可別去轉告張三李四,就算你窮不住了,出賣了我這份情報,我這樣一個只有三毛錢的小人物,你也賣不出好價錢來的。

我再說,自我出生以來,就明白了我個人的真相,我雖然在表面上看去,並不比一般人長得難看或不相同,其實不然透了。

「我─是─假─的。」我不但是假的,裏面還是空的,不但是空的,我空得連幅壁畫都沒有。我沒有腦筋,沒有心腸,沒有膽子,沒有骨氣,是個真真的大洞口。

再拿個比方來說,我就像那些可怕的外星人一樣,他們坐了飛盤子,悄悄的降落在地球上,鬼混在這一批幸福的人群裏面,過著美滿的生活,如果你沒有魔眼,沒有道行,這種外星人,你是看他們不出,捉他們不到的。

我,就是這其中的一個。

我並不喜歡做空心的人,因為裏面空蕩蕩的,老是站不住,風一吹,旁人無意間一碰,或是一枝小樹枝拂了我,我就毫無辦法地跌倒在地上,爬也爬不起來。

我自小到14歲,老是跌來跌去,摔得鼻青眼腫,別人看了老是笑我,我別的沒有,淚腺和脾氣倒是很爭氣,只要一跌,它們就來給我撐面子。

14年來,我左思右想,這樣下去,不到20歲,大概也要給跌死了,如果不想早死,只有另想救命的法子。

我幹什麼才好呢?想來想去,只有學學那批不要臉的小日本鄰居們─做小偷。

這個世界上那麼大,又那麼擠,別人現成的東西多得是,我東摸一把,西偷一點,填在我的空洞洞裏,日子久了,不就成了嗎?

這決定一下,我就先去給照了一張X光片子。

醫生看了一下,說:「是真空的,居然活了14年,可敬之至。」

我唰一順手抽了那張空片子,逃回家來,將它塞到床下面去存檔案。

20年後再去照它一張,且看看到時候將是不是一條貨真價實的好漢。

我因為沒有心,沒有膽子,所以意志一向很薄弱,想當小偷的事是日本人給的靈感,卻沒有真正的去進行過,任著自己度著漫無目的的歲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