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情局長指示 上海印刷廠盜賣9國有房產

2014-08-12 21:00

? 人氣

上海印刷廠被檢舉盜賣9間國有房產,追查幕後藏鏡人,前後任軍情局長余連發(左起)、彭勝竹、葛廣明都被認為脫不了干係。(取自網路、google Map、中評社、中國新聞網/影像合成:風傳媒)

上海印刷廠被檢舉盜賣9間國有房產,追查幕後藏鏡人,前後任軍情局長余連發(左起)、彭勝竹、葛廣明都被認為脫不了干係。(取自網路、google Map、中評社、中國新聞網/影像合成:風傳媒)

上海印刷廠2005年間發生2起資金掏空案,導致營運資金不足,影響員工生計,為避免事態擴大,由軍情局局長余連發指示印刷廠,於民國94年到97年間盜賣9間國有房產,彌補資金缺口。據前任印刷廠副總經理兼總稽核、同時也是本案檢舉人的蘇種文指出,與本案相關的前後任軍情局長余連發、彭勝竹都曾任前總統陳水扁的侍衛長,屬扁系人馬,受阿扁提攜。

蘇種文說,前上海印刷廠董事長謝建章為了避免盜賣國產一事遭究責,惹禍上身,放棄每月9萬元高薪,提前辭職;現任董事長李樂民聽聞遭人檢舉,放話恐嚇,還稱將以洩密論處,試圖掩蓋事情,蘇種文認為,其狂妄、目無法紀之囂張行徑令人髮指。而前印刷廠總經理兼財務經理兆中華,也因參與處理倒賣過程,怕責任上身,任期未滿,提前辭職。

1945年,上海印刷廠負責人被軍事情報局(時稱軍事委員會調查統計局)以漢奸身份遭槍決後,印刷廠隨即由軍情局退伍的士官接管,民國38年隨同軍統局遷台後的數十年,自給自足,盈餘皆以勞軍名義繳交軍情局運用。

軍情局小金庫 印刷廠掛名代管

1971年代起,軍情局為因應台灣本島情治工作需要,於台北及高雄陸續購入民宅數十棟做為辦公之用,當時考量情報特殊需要,民宅不便使用軍情局名義購買,因此,以上海印刷廠名義辦理過戶登記,之後數十年,軍情局後勤處自行保管房屋及土地權狀,但從未呈報上級機關國防部納編國產管理。

1991年後,兩岸對峙緩和,房屋無需續用,軍情局乃指示上海印刷廠將剩餘未處理的9間房產貸辦出租,並將租金撥回軍情局。至2001年,行政院通令各機關報繳小金庫,軍情局承辦人即以電話通知印刷廠,為避開過去因應特殊情報需要而未納編的情事,將代管9間房產以「捐贈」名義繳交軍情局,代號「戴紹基先生」,印刷廠遵辦。

彌補資金虧空 賤賣國產不繳庫

蘇種文指出,原應繳庫的小金庫,卻被有心人操作,於2005年至2008年間,在軍情局局長彭勝竹任內(2005年6月~2006年4月)批准盜賣7間國有房屋(如下表1、2、5至9號房產),當時的印刷廠董座為夏瀛清;局長葛廣明(2008年3月~2009年10月)批准盜賣2間(下表3、4號房產),當時印刷廠董座為謝建章。

盜賣發生的導火線,乃因發生中華黃頁案及文化雙週刊案2起資金掏空虧損後,印刷廠發不出員工薪資,時任管理部經理的黃安安,鼓動員工向軍情局抗議。軍情局怕事態擴大,乃由局長余連發指示,盜賣國有房產9間,且為了籌錢應急,以低於市場價的「賤賣」方式快速取得資金,所得用以彌補掏空弊案造成約2.5億元的資金大洞,擅自作為印刷廠營運資金所需。

此外,檢舉人蘇種文還表示,時任軍情局局長的彭勝竹、副局長郭榮長、主計處處長陳立信3人,藉機以私人名義自盜賣國產所得分別借款190萬、100萬、90萬,後雖歸還,但全數以大把現金而非支票方式提領還款,明顯是為了掩護其公款私用之不法情事。

主導者身分 扁系人馬惹聯想

蘇種文說,盜賣及彌補資金缺口的過程,黃安安全程參與,黃於1999年自軍情局上校退伍轉任印刷廠,直至今日依然在任,相較於其他員工,任期異常的久;不僅如此,黃安安目前1人身兼公司最大股東、董事、廠長、管理部經理等數職。

蘇種文表示,自己曾於2009年赴印刷廠質問黃安安,「明知(房產)均屬國產所有,為何敢如此膽大包天予以盜賣?」黃回答,「軍情局局長批准,渠乃奉令行事」。據蘇種文點名,黃口中的局長就是彭勝竹。

軍情局撇清:與印刷廠沒關係

至截稿前,軍情局政戰主任張景森針對軍情局長盜賣9棟國有房產一事做出回應,他表示「完全不知道(盜賣),檢舉人想像力很豐富」,他補充,上海印刷廠是獨立私人運作之公司,軍情局與印刷廠「完全沒有關係」,當追問既然沒有關係,為何多位軍情局退伍軍官都轉任印刷廠任職時,張景森回應,軍情局退伍軍人願意去,印刷廠願意收,人事的事他們也管不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彥喬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