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火延燒生活 中東兒童朝不保夕

2014-07-29 18:23

? 人氣

2名巴勒斯坦孩童注視受以色列攻擊後滿目瘡痍的市區景色(美聯社)

2名巴勒斯坦孩童注視受以色列攻擊後滿目瘡痍的市區景色(美聯社)

《風傳媒一戰百年專題:改變世界的那場戰爭》


加薩走廊戰火延燒,16日4名男孩在海邊遭砲擊的不幸事件,並非這場戰事中唯一波及孩童的例證。《紐約客》(New Yorker)作者懷特(Robin Wright)指出,近代戰爭深入城市,戰鬥在街頭、家室及遊樂場等地開打,孩子無處可躲,更可能成為目標。報導加薩走廊戰事的英國廣播公司(BBC)國際特派記者杜塞(Lyse Doucet),過去6個月也追蹤了數名敘利亞孩童,在專題報導中呈現這一代年輕戰火受害者的不安未來。


16日海灘砲擊受害者之一莫罕默德的哥哥薩義德說,「當我們一起坐在救護車裡時,我以為他會活下去,所以我感覺好了一點。」但莫罕默德在抵達醫院前,便不幸去世。薩義德另外3名表親也在連續2次砲擊中失去生命。


女孩在加薩走廊的一處墓地(美聯社)


以色列堅稱並未蓄意鎖定平民攻擊,巴勒斯坦激進組織哈瑪斯(Hamas)亦否認利用平民做為人肉盾牌。事實是加薩走廊的人民居住密度非常高,許多火箭從建築物及一般空地發射,居民並沒有太多安全的地方可以躲藏。


戰火直接侵入街頭與學校,孩童的傷亡數目不斷增長,童年也隨之變調。聯合國統計發現,過去一周,加薩走廊的孩童面臨死亡威脅的速率幾乎是每小時1名。


敘利亞的漫長內戰


而在加薩戰爭登上國際頭條前,敘利亞兒童的戰爭經驗已經進入第4個年頭。數百萬名孩子在飢餓與恐懼中長大,每一個敘利亞人民都可能成為攻擊目標,甚至傳出嬰兒遭虐的情事。


追蹤6名敘利亞孩童半年的杜塞發現,這些孩子不只是比較年輕的戰火受害者,他們身處前線,有自己的故事,並為這場複雜的戰爭提供了另一個觀點。


一名男子在敘利亞政府軍空擊後,協助救護2名孩童(美聯社)


9歲的艾札丁住在土耳其南部的難民營,他說:「在年齡與外表上我是個小孩,但在精神與人性層面上並不是。以前,12歲的人被看作孩子,但現在不是了。12歲的人,應該加入戰爭。」艾札丁一名十來歲的哥哥,已經加入邊境戰鬥。


在首都大馬士革幾百公里之外,14歲的賈拉爾的世界完全支持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他的父親與伯叔父都是地方防衛隊的一員,賈拉爾說:「這場危機改變了我們。現在孩子們都了解,也會談論政治。我們已經準備好為國家犧牲了。」


但9歲的瑪莉安並不這麼覺得,在一架敘利亞軍機攻擊下失去左腿的她表示:「我不了解為什麼我必須為阿塞德政權犧牲一隻腿。」當時瑪莉安親眼目睹飛機靠近社區,並把炸彈投在自家屋頂上。瑪莉安仍然不敢待在客廳裡,也不願意和其他孩子在室外遊樂場一起玩。


8歲的柏拉與與家人一同逃出飽受戰亂的霍姆斯,他沒有機會學習認字與書寫,「但我認得很多種類的武器。我知道那些子彈、曳光彈與橡膠子彈的名字。」


另一名住在雅穆克難民營的13歲男孩奇法表示,自己的生活很「一般」。但當杜塞問起他都吃些什麼時,奇法忍不住掉下淚來,承認自己「沒有麵包可吃」。


這些在戰爭中長大的小孩,所認知的「一般」生活與其他人很不一樣。加薩走廊澤圖恩(Zeitoun)的居民歐達,擁有一名女兒蒂瑪。他說,「這已經變成他們的日常生活。這就是他們所知道的生活。」4歲的蒂瑪已經經歷過2場戰爭,在加薩走廊,每一個6歲以上的居民,起碼都歷經3場以上的戰事。



一名巴勒斯坦孩子跟著飲用水回到難民營(美聯社)


目擊16日海灘砲擊事件的居民表示,當時孩子們正在海灘上蒐集一些值錢的金屬,以貼補家用。因為他們的父親是漁民,但被禁止出海捕魚。莫罕默德與薩義德父親則說,當時孩子正在尋找金屬來玩遊戲,「關於阿拉伯人對抗以色列人的遊戲。」


這些孩子遊戲的內容,並沒有揭示一個更好的未來,像是他們飽經戰爭扭曲的童年記憶。他們的未來或許像是11歲的敘利亞孩子達德所形容的,「我討厭未來。我們或許能活著,但也可能會死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