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譽觀點:強化社群流動的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機制

2017-08-27 06:20

? 人氣

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回到母校哈佛進行畢業演說,其中提及「全民基本收入」的核心社群理念。筆者認為,針對目前漸趨高齡少子的台灣社會,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可以有效促進社會流動性質。(圖/擷取自Harvard University的YouTube頻道)

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回到母校哈佛進行畢業演說,其中提及「全民基本收入」的核心社群理念。筆者認為,針對目前漸趨高齡少子的台灣社會,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可以有效促進社會流動性質。(圖/擷取自Harvard University的YouTube頻道)

今年夏天美國哈佛大學畢業典禮當中,身為傑出校友的臉書創辦人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受邀致詞,其中提及「全民基本收入」的核心社群理念〔universal basic income〕,希望將來政府能夠提供所有人民基本收入權益保障,維護高度社會流動性質,避免貧富差距擴大。最近特斯拉電動車企業創辦人伊隆·馬斯克〔Elon Musk〕透過世界政府高峰會議,明確指出人工智慧以及自動機器迅速發展,我們有生之年可能無法避免許多傳統產業面臨科技淘汰人力的窘境,因此全民基本收入的相關政策理當列入各國政府首要考量的因應措施。然而當今普遍各國均無發展全民基本收入相關政策的社會條件與財政空間,面對國際科技發展的劇烈演變潮流,我們需要精簡權衡可以疏通緩流的相關社會經濟配套政策。

本文淺談強化社群流動的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baseline income tax credit〕,相當類似全民基本收入的極簡版本,可以作為具備實質效益的新型動態均衡機制。

若實行漸進式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機制〔progressive income tax credit〕,對於勞務工作薪資所得低於特定中低收入額度的時候,中低收入社群的部分稅賦可以抵免,隨著這些族群所得逐漸增加,稅賦抵免金額跟著逐步遞減,這種經濟政策機制可以彌補社會安全年金預算的財政負擔,並且維持優質正面的工作誘因。

祖克柏與馬斯克雖然提及全民基本收入,有如烏托邦的核心社群理念,倘若當今社會經濟政策向前邁進一小步,應可以有效強化社會流動性質,縮小貧富差距,妥善平衡高速科技研發進展與全民基本生活水準。

設計優質的社會經濟方案既不會妨礙民間企業雇用從業人士,也不會降低民眾的就業機會與意願。許多國家曾經實施略有差異的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此方案可能僅限於撫養小孩的從業人員,也可能沒有限制。依循這種方案,政府可以讓低薪資的從業人士享有符合比例原則的綜合稅賦抵免優惠,足讓這些民眾的所得收入達到蠻不錯的基本水準。

強化社群流動的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具備至少三項重要優點。第一,這種方案不會造成民間企業的人事成本過高,因此不至於降低企業雇用從業人員的意願。第二,這種方案促使就業報酬適度向上提升,因此同時提高普遍民眾工作誘因。第三,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針對中低收入的「小資族」以及「月光族」,對於縮減貧富差距以及降低年輕家庭經濟負擔,可以帶來相當可觀的社會經濟效益。綜合以上三項主要優點,針對目前漸趨高齡少子的台灣社會,薪資所得稅賦抵免政策可以有效促進社會流動性質,實踐極簡版本的「全民基本收入」社群理念,挹注點滴新思維。

*作者為香港北林國際精密企業集團財經策略執行長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