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緩了死亡,並沒有延緩衰老?《如何老去》選摘(2)

2017-08-27 05:10

? 人氣

阿圖醫師說,我們或許會比父輩們活得更久,但老年時,可能會變得更加羸弱無力。我們真的希望以這種狀態活著嗎?(資料照,高雄市社會局提供)

阿圖醫師說,我們或許會比父輩們活得更久,但老年時,可能會變得更加羸弱無力。我們真的希望以這種狀態活著嗎?(資料照,高雄市社會局提供)

如果在目前進步的基礎上,壽命可以再進一步被延長,它究竟是「哪一種的延長」?是隨著我們壽命的增加,生命中的衰弱狀態的時間會縮短?還是我們的壽命在增加,但衰弱狀態的時間也同步延長,相當於延長了那個「氣喘吁吁、動輒臥床、甚至渾身上下零件失調插滿管子」的狀態—延長了「那還存在的一口氣」的時間?

一九八○年,史丹佛醫學院的教授詹姆斯.F.弗萊斯(James F. Fries)提出了一個聽起來比較美妙的理論—「發病率縮減」(compression of morbidity)理論。隨著壽命延長至八、九十歲,我們將過上更加健康的生活—不受病殘困擾的時間更長,病殘者的人數也會更少。也就是說,隨著壽命的增加,生命中的衰弱狀態的時間會變得更短。

是否真的能如此美妙?人將活得更久,然後幾乎不必經受病痛或生理衰退,便突然死去?它承諾了一種在死亡降臨前的青春常駐的景象。這促進了「美國不朽者」的產生,調動起了人們對再生醫學的興趣。但如果,它不能實現呢?將可能產生在第三章描述的「老年下半場」。

目前的真實現狀是什麼呢?阿圖.葛文德(Atul Gawande)醫生在《最好的告別》(Being Mortal)一書中,描述了美國老人的現狀:約28%的八十歲及八十歲以上的人,有著各種生理功能問題。「預期壽命雖然在延長,但是沒有患上疾病的時間,卻在縮短。生理功能的喪失亦是如此,身體喪失功能的預期時間也在延長。」加上我們身處在一個製造疾病的時代,生活被醫療化,生命中許多正常的過程,如生老病死和不快樂,都可以成為新的疾病。

過去五十年中,醫療保健雖然放慢了人們走向死亡的步伐,卻沒有在相應程度上減緩衰老。患病率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呈增加的趨勢—隨著平均壽命的延長,因喪失能力而導致殘疾的時間長度,也隨之增加。

把得了失智症的老母親送到安養院治療,這到底是孝還是不孝?(圖/愛長照提供)
如同阿圖醫生親眼目睹父親的經歷,現代人通向死亡的道路被延長了。死亡通常是由慢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癌症、中風、老年癡呆症、糖尿病等—的併發症引起的。(資料照,愛長照提供)

如同阿圖醫生親眼目睹父親的經歷,現代人通向死亡的道路被延長了。死亡通常是由慢性疾病—心血管疾病、癌症、中風、老年癡呆症、糖尿病等—的併發症引起的。以中風為例,好消息是,人們已經極大地降低了中風的死亡率。在二○○○到二○一○年間,中風死亡率降低了20%。壞消息是,美國約六百八十萬名中風倖存者,飽受癱瘓或者喪失語言功能之苦的不在少數;一千三百多萬美國「悄無聲息的」中風生還者,都經受著更加微妙的腦部功能紊亂,比如思維過程、情緒管理和認知功能異常;比這更糟糕的是,預計未來十五年,美國因中風引發的殘疾病人數量將增加50%。

「我們或許會比父輩們活得更久,但老年時,可能會變得更加羸弱無力。我們真的希望以這種狀態活著嗎?對於我來說,不是。」阿圖醫生說。

那些最駭人的可能—癡呆和其他獲得性精神殘疾,更為堪憂。現在大約有五百萬六十五歲以上的美國人,患有老年癡呆症。年齡在八十五歲以上的三分之一的老年人,患這種疾病。接下來數十年中,此方面的改善並不樂觀。

如果要在壽命上走得更遠,能夠顯著地改變人類壽命的真正希望,在於去發現衰老的本質,洞悉自然老化的原因,進而能夠改變其變化的速率,發展出真正能延緩老化的方法。

*作者為醫學博士,畢業於中國協和醫科大學八年制醫學系,畢業後在美國做博士後研究三年。後回國,任職跨國製藥公司多年。本文選自作者新作《如何老去:長壽的想像、隱情及智慧》(印刻文學)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