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強大的基礎,不是官僚不是軍隊而是道路:《波希戰爭》選摘(2)

2020-08-06 05:00

? 人氣

波斯強大的最終基礎既非其官僚系統,甚至不是軍隊,而是道路系統。這些由珍貴路徑,是帝國龐大身軀的神經系統,消息沿著它們從一個節點流向另一個接點,川流不息地傳向大腦,或從大腦對外傳出。圖為古城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資料照,AP)

波斯強大的最終基礎既非其官僚系統,甚至不是軍隊,而是道路系統。這些由珍貴路徑,是帝國龐大身軀的神經系統,消息沿著它們從一個節點流向另一個接點,川流不息地傳向大腦,或從大腦對外傳出。圖為古城波斯波利斯(Persepolis)。(資料照,AP)

所有的雅典人都不會懷疑,萬王之王決意摧毀民主制度。據說,當大流士收到薩第斯遭焚毀的消息時,便命令人取來象徵王權的弓箭,向天空射出一支火焰箭,而且心中向阿胡拉.馬茲達禱告,發誓要讓雅典人受到罪有應得的懲罰。他極為憤怒,胃口一直沒有從震驚中完全恢復。此後,據說他要求僕人每次都在他用膳時於他耳邊低語:「主人,勿忘雅典人。」

如今在波斯波利斯的內廷,人們每天都會提到一個原本默默無聞的偏遠民族,這當然不是一樁簡單事。儘管雅典人因為想像自己是萬王之王的心頭大恨而毛骨悚然,但對此又有幾分自豪。不過,從大流士未立即從亞細亞席捲而來可反映出,雅典人也許過於為自己的臉上貼金。波斯帝國的規模如此龐大,需要萬王之王費心的地方多到超過大部分希臘人的理解。當克里昂米尼從阿里斯塔哥拉斯那裡打聽到蘇撒離大海有三個月的路程時,不敢置信地跳了起來。只不過在蘇撒以東,萬王之王統治的版圖還要走三個月才能走完。如果知道這一點,等待自己末日的雅典人理應會得到一些小小的安慰,但同時也讓他們知道,自己並非大流士唯一的關心對象,甚至不是最緊迫的。

新冠肺炎:希臘政府下達全國封鎖令,雅典市中心的道路幾乎沒有車輛行經。(AP)
儘管雅典人因為想像自己是萬王之王的心頭大恨而毛骨悚然,但對此又有幾分自豪。不過,從大流士未立即從亞細亞席捲而來可反映出,雅典人也許過於為自己的臉上貼金。圖為希臘雅典市。(資料照,AP)

但這並不代表他毫不關心,萬王之王的心思兼顧天下、無遠弗屆。他總是可以知道任何遙遠邊界危機的最新進展。大流士統治的幅員驚人,但他臣下的巧妙設計卻讓這個幅員大大縮小。沒有人不對波斯人的通訊速度嘖嘖稱奇,萬王之王透過一個個烽火台傳遞訊息,幾乎在一個事件仍醞釀時便已得知。在帝國更多山的地區,特別是波斯本身(那裡的山谷有很好的傳聲效果),更詳細的情報可以透過聲音接力傳遞。波斯人「學過控制呼吸的技巧,並有效利用肺部的技術」,其聲音是出了名的洪亮;透過峭壁和溝壑的回聲來傳遞,很多要一個月才能靠走路傳遞的訊息,可在一天內完成。波斯人比之前任何人更明白,駕馭資訊就是駕馭世界。

因此,波斯強大的最終基礎既非其官僚系統,甚至不是軍隊,而是道路系統。這些由塵土構成的珍貴路徑,是帝國龐大身軀的神經系統,消息沿著它們從一個節點流向另一個接點,川流不息地傳向大腦,或從大腦對外傳出。讓克里昂米尼大驚失色的距離,已由不斷往返路經的朝廷大臣化為無形。每天黃昏,送信的人在辛苦騎馬騎了一整天後,都會找到一處可供休息的驛站,為他提供床鋪、飲食與第二天早晨用的新馬匹。最緊急的消息可以在風雨交加與日夜不停趕路下,兩週內從愛琴海海岸傳送到波斯波利斯。這種速度快得不可思議,而且前所未見。無怪萬王之王控制的高速公路訊息網讓人民高度敬畏,並認為是波斯勢力最可靠的指標與展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