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川普命運的男人,領導FBI走過九一一恐攻的美國「大捕快」穆勒

2017-05-18 18:00

? 人氣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穆勒獲委任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川普「通俄門」事件(AP)。(美聯社)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局長穆勒獲委任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川普「通俄門」事件(AP)。(美聯社)

2001年9月4日,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新任局長穆勒走馬上任,矢言要加強打擊毒品犯罪、白領犯罪與暴力犯罪。一個星期之後,九一一恐怖攻擊事件爆發,穆勒率領全FBI的5000多名幹員全力應變,對抗恐怖主義成為他局長工作的重中之重。

「特別檢察官」72歲老帥出征

15年8個月又13天之後,已經高齡72歲的穆勒(Robert Mueller)再度站上美國歷史舞台,接受老東家司法部委任,以「特別檢察官」(special counsel)的身分獨立調查「通俄門」(Russiangate)事件,釐清去年俄羅斯政府在干預美國總統大選的過程中,是否曾與川普競選團隊成員甚至川普本人勾結。這樁世紀大案最嚴重的結果,就是讓川普成為「前總統」。

穆勒的人事令發布之後,民主黨當然是掌聲響起,連先前反對任命特別檢察官的國會共和黨人,都不得不叫好按讚,不得不承認:穆勒臨危受命不做第二人想。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任局長穆勒獲委任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川普「通俄門」事件(AP)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任局長穆勒獲委任為司法部特別檢察官,負責調查川普「通俄門」事件。(AP)

大學好友戰死異域,毅然從軍遠赴越南

穆勒是紐約人,在費城郊區長大,從小就是運動健將,先後畢業於普林斯頓大學(Princeton University)、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法學院等名校。

當時越戰戰火方殷,穆勒一位大學好友裹屍異域,他因此暫時放下學業,加入美軍陸戰隊,結訓後遠赴越南戰場,擔任步兵排長,以英勇作戰換得一座銅星勳章(Bronze Star)、一座紫心勳章(Purple Heart)、兩座陸戰隊嘉獎勳章(Marine Commedadation Medal)。

1991年11月,美國聯邦檢察官穆勒向媒體簡報洛克比空難調查報告(AP)
1991年11月,美國聯邦檢察官穆勒向媒體簡報洛克比空難調查報告。(AP)

加入檢察官體系,化身犯罪剋星

退役之後,穆勒完成法學院學業,取得律師資格,但很快就進入聯邦檢察官體系打擊犯罪,先後在舊金山(San Francisco)、波土頓(Boston)與華府司法部本部任職,辦過巴拿馬獨裁者諾瑞加(Manuel Noriega)、洛克比空難(Lockerbie bombing)、紐約黑幫教父戈提(John Gotti)等大案子。

穆勒作風強悍、行事縝密,備受長官與同事的肯定,因此當小布希總統在2001年提名他接掌FBI時,聯邦參議院以98票贊成、0票反對一致通過。但穆勒萬萬沒想到,他的局長寶座還沒坐熱,美國爆發史上最大規模恐怖攻擊,錯失先機、未能防患未然的FBI,形象與士氣都大受打擊。

因此穆勒一方面要進行九一一相關的調查與追緝,一方面也要讓FBI走出陰影振作士氣,因應新形勢來調整角色,大幅強化打擊和防範恐怖主義的功能。穆勒後來回憶:「當時我們必須全力推進長期的、戰略性的轉變,強化情報能力,提升科技層次。我們必須建立強而有力的夥伴關係,結交新朋友,在國內與國外都是如此。」

九一一之後帶領FBI轉型成功

整體而言,穆勒的FBI轉型工程相當成功,讓它成為美國國家安全體系的基石,先後在2001年、2009年、2010年擋下可能造成慘重死傷的恐怖攻擊陰謀。2004年3月,穆勒因為一項有重大法律疑慮的監聽計劃,槓上小布希的白宮幕僚長與法律顧問,不惜以去職力爭,最後迫使小布希讓步。當時與他同一陣線的司法部副部長柯密(James Comey),後來接下他在FBI的位子。

2013年6月,歐巴馬總統(中)與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穆勒(右)、FBI新任局長被提名人穆勒(AP)
2013年6月,歐巴馬總統(中)與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穆勒(右)。(AP)

正因如此,FBI局長任期10年,但歐巴馬總統在穆勒2011年9月任期屆滿之前,主動要求他延任2年,而參議院也再一次全票通過這項人事案,讓他成為傳奇人物胡佛(J. Edgar Hoover)之後任期最長的FBI局長。

不過穆勒在FBI還是留下一些遺憾,他麾下的幹員曾經違法取得數以千計的電話通話記錄、酷刑凌虐恐怖分子疑犯,引來許多批評。FBI耗資6億美元的電腦系統更新計劃也問題叢生、進度嚴重落後。在他任期尾聲發生的波士馬拉松爆炸案(Boston Marathon bombing)與胡德堡槍擊案(Fort Hood shooting),更是他心中的最痛。

如今穆勒再擔重任,擔子並不比以前輕。川普上任還不滿4個月,具體政績寥寥無幾,「通俄門」與「柯密門」卻頗有從「爭議」發展為「醜聞」的態勢。對於穆勒即將展開的調查工作,民主黨坐看好戲連台,共和黨則期盼儘快水落石出。無論結果如何,這位年過七旬的司法老兵將決定川普的命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