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專欄:一個連兒童繪本也查禁的國家有明天嗎?

2017-05-22 07:00

? 人氣

武志紅被查禁的《巨嬰國》插畫。(取自武志紅微博)

武志紅被查禁的《巨嬰國》插畫。(取自武志紅微博)

英國哲人培根說,知識就是力量。即便是在出版業普遍萎縮的今天,中國的童書市場也一直看漲。在有著「孟母三遷」傳統的中國,無論現實生活如何惡劣,父母總是願意爲孩子的教育付出一切,當然包括購買大批昂貴的兒童繪本。據當當網2016年的銷售資料顯示,中國童書的銷量同比增長35%,其中很大程度上得益於引進的外國譯本,有時一本成功引進的童書甚至可以養活一個出版社。

[啟動LINE推播] 每日重大新聞通知

然而,中國出版界的業內人士透露,近日多家出版社接到當局的口頭通知,將限制引進外國童書和繪本,目的是抵制境外勢力的影響,加強意識形態控制。這項禁令目前已初見成效,新聞出版總署拒絕或延遲給一些引進童書發書號,導致這些書無法正式出版。中國一位匿名出版界人士向英國《金融時報》透露,這項新舉措將把中國每年引進的童書從幾千本減少到幾百本。

習近平政權視西方文化爲仇讎,其文宣政策一步步退回毛澤東時代。經濟可以開放,文化一定封鎖。中國的新聞出版業面臨六四屠殺之後近三十年來最嚴酷的冬天。

去年,中共當局以經濟罪抓捕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集團董事長何林夏。近年來,廣西師大出版社在中國出版界聲名鵲起,有媒體稱其為「思想文化學術領域的旗幟出版社」,其旗下的「理想國」、「新民說」、「魔法象」等圖書品牌均廣受歡迎。此前,該出版社出版的一些書籍已遭宣傳部門點名乃至叫停,如已故歷史學家高華的遺作《歷史學的境界》、知名作家章詒和的作品《錢氏女》等。章詒和對香港《蘋果日報》表示,她認為何林夏被查與「他手下出版的那些敏感政治書籍有關係」,是當局「用經濟手段處理敏感政治問題的又一案例」。

去年,中共當局以經濟罪抓捕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集團董事長何林夏。(取自廣西出版集團網頁)
去年,中共當局以經濟罪抓捕了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集團董事長何林夏。(取自廣西出版集團網頁)

上月,中國心理諮詢師武志紅出版的新書《巨嬰國》又被強制下架,在各大購書網站顯示為「缺貨」。該書以心理學術語探究社會問題,形容中國式家庭關係充滿怨氣,很多中國成年人「心理上是嬰兒」。作者認為,中國是一個「巨嬰國」,不少人年齡上是成年人,心理上卻是嬰兒,生命中絕大部分時間在「找媽媽」。巨嬰在「全能自戀」的心理機制下,出現躁狂、控制狂、被迫害妄想、不安全感等心理問題,也有不少人希望擁有無上權力,要成為世界的中心,「萬事萬物都是為自己服務的」,就像嬰兒要獲取他人注意一樣。有網民嘲笑說,書中描述的「巨嬰」如同對習近平的心理診斷,難怪習近平容不得這本書在坊間流傳。

習近平一方面將禁書令拓展到兒童繪本領域,另一方面將女兒送到哈佛大學留學,其人格分裂、自相矛盾,由此可見一斑。習近平在訪問美國、英國、法國、俄羅斯等國時,每次都會不厭其煩地「報書單」,他將美國作家海明威、英國作家莎士比亞、法國作家雨果、俄羅斯作家托爾斯泰等人掛在嘴邊,假扮斯文,反倒成為世界笑柄。

武志紅與他被查禁的作品《巨嬰國》。
武志紅與他被查禁的作品《巨嬰國》。

眾所周知,在焚書坑儒的毛澤東時代,要讀到一本西方文學名著難於上青天。文革後期,王岐山也在陝西當知青,曾經與習近平分享過一本西方經濟學著作。那些年,習近平在延安鄉下提心吊膽地讀禁書;而如今,習近平卻將西方書籍視為對其獨裁統治的最大威脅。少年時代的習近平飽受無書可讀之苦,而已經貴為元首的習近平卻搖身一變成為「書籍殺手」,不讓下一代有機會接觸西方文化。他深知,如果青年一代接觸到好書,便可「因真理,得自由」,共產黨精心打造的「動物莊園」就分崩離析了。

今天,報考公務員、捧上鐵飯碗,成為中國年輕人趨之若鶩的首要選擇。然而,很少人具備習近平得天獨厚的個人條件。網路上流傳著一則關於二零一八年中國公務員公務員考試項目及標準的笑話:第一,背出至少三十個世界名著的書名;第二,必須有過在禁止出版外國書籍時期閱讀外國作品的經歷;第三,必須下鄉工作過並且有和農村女青年在黑夜交往的歷史;第四,學歷不得超過初二水準;第五,力大無窮,負重二百;第六,圍觀人數達到五百以上必須脫衣;第七,為人慷慨大方,愛發紅包。

*作者為旅美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余杰喝杯咖啡,

告訴我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