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新疫情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新新聞》時間投顧廖國峰平常心看疫情,堅持價值投資

2020-04-08 17:00

? 人氣

時間投顧的成員雖曾受同業高薪挖角,仍堅守岡位。(柯承惠攝)

時間投顧的成員雖曾受同業高薪挖角,仍堅守岡位。(柯承惠攝)

時間投顧的英文名字是TIME,T代表的是Team,I代表的是Invest,M代表的是Management,E代表的是Elegant。創辦人廖國峰希望TIME不單是一家公司的名字,更是一個人生目標,他說:「我不想讓我的人生留下缺憾!」

台灣投顧界擁有全權委託代操執照的公司大概有十九家,其中有十七家具有金控或財團背景,剩下兩家由自然人所籌資成立的投顧公司也就特別顯眼。

這兩家由自然人所成立代操投顧公司,整整相隔近十年才先後問市,前者是由前明星基金經理人黃慶和坐鎮的首華投顧,後者則是由前保誠投信(已更名為瀚亞投信)研究部主管廖國峰所領軍的時間投顧。

「出發點絕對不是只為了賺錢」

離開投信界,廖國峰原本可與業界友人王智民(前群益投信投資長)等人一樣,當個自由自在的快樂投資人。

不過,老天爺彷彿是怕廖國峰的證券研究功力被埋沒了,偷偷地開了他一個玩笑──不但讓他擺脫不了這份工作,還讓他離開安多利投信顧問的職位後,為了留住自己一手培養的研究團隊,與友人合資成立投顧公司,「為了喝牛奶養了一頭牛」這句話或許可以用在他身上。

「若單純只是為了賺錢,神經病啊!為什麼要幹這種事?我投資圈的朋友裡面沒有人會這樣做,所以我的出發點絕對不是只為了賺錢。」回想起自己當初成立投顧公司的緣由,廖國峰拉高嗓音、表情略微激動地說。「能夠幹一些沒什麼人做過的事,就是爽!」接著他又迸出這麼一句話。

廖國峰說,數字會說話,台灣人對於自家的財富管理相關公司根本沒信心。所以國內的股票型基金規模一直降,但海外基金的規模卻一直攀升。從投資績效來看,不少國內股票型基金近幾年的投資績效其實還不差,他很想改變國內民眾對於本土投資相關機構的刻板印象。

廖國峰是價值投資的信仰者,對他而言,指數高低並不具備太多參考意義,重點是,從長期獲利、每股淨值、產業前景等因素綜合判斷個股的投資價值是否浮現。廖國峰說,不管行情好壞,他總是逼著員工要挖掘好股票。

成立投顧公司為人代操,朋友笑說廖國峰是「為了喝牛奶養了一頭牛」。(柯承惠攝)
成立投顧公司為人代操,朋友笑說廖國峰是「為了喝牛奶養了一頭牛」。(柯承惠攝)

「敢言,我要員工做自己!」

其實本土散戶對自家人沒信心,國內的財富管理相關公司也有責任,因為缺乏長期一致性的穩健績效,今年績效排名前十名,但明年可能跌出前十名之外,甚至極少數還有可能變成後十名,容易造成投資人選擇基金的困擾。

為什麼會造成上述的現象呢?廖國峰認為,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在金控的生態下,獲利貢獻度低的投信在組織中相對不受重視,造成主事者只想炒短線,做出短期績效後獲得陞遷、回到權力核心,容易產生代理人問題;第二,業界挖角盛行,導致關鍵人員流動頻繁,基金績效自然就起起伏伏。

廖國峰說,「我想要創造一個工作舒適,又能幫自己及別人賺到錢的公司。時間投顧固定的薪水沒有辦法跟外資或大型金控相比,但工作的氣氛與成就感肯定比別家公司好很多。」

「敢言,我要員工做自己!」廖國峰用這句話來說明時間投顧特殊的辦公室文化。在時間投顧,只要是投研部的員工都可以推薦股票。

縱使貴為公司創辦人,但廖國峰同樣要接受「殘酷舞台」的考驗,不但必須接受同事的提問、質疑,還需說服過半的同事同意,方可將推薦股票放入投資組合名單,並定期檢視獲利,決定去留。

廖國峰說,投資圈盛行官大學問大,這裡不玩這一套,大家就事論事,為發掘好的投資標的,展開激烈的脣槍舌戰。績效好不等於投資邏輯對,績效好有時候是幸運,結果固然重要,但投資的邏輯、觀念正確與否更重要。有時候,同事推薦的股票大漲,但看錯基本面,開會時反而會被同事嚴厲批判。

「團隊合作才能找出個人投資盲點」

「團隊合作才能找出個人投資盲點,而要建立大鳴大放的企業文化則需要時間!」廖國峰提到為何將公司取名為「時間」的其中一個意涵。
廖國峰自豪地說,當年帶著國內股票型基金績效第二名的佳績,與五名研究員同事一起離開結束營業的安多利,縱使同事陸續被同業高薪挖角,但一個也沒有離開,靠的就是迥異於同業的企業文化。

業界有些公司老闆常對投研部下指導棋,甚至老闆還帶著研究員親自拜訪公司,以近乎職權騷擾的模式,半強迫投研部必須照著他的指示買進特定公司股票。對於這樣的行為,廖國峰非常不能認同。他說,一旦研究人員不能做自己,可能造成客戶、公司及自己三輸。

時間投顧的最大法人客戶是家教會。因為受低利率之害、孳息減少,教會無法支應免費慈善活動的相關費用,於是透過曾在金融圈服務的教友,從許多證券投顧公司中,評選出時間投顧幫教會進行代操。

「目標是改變台灣財富管理生態」

「時間投顧要幫客戶賺錢才能分潤,不像基金公司無論輸贏都能收取管理費。而有些投顧公司根本沒研究團隊,僅靠著個人光環,拿著客戶的錢就去賭,賭贏了就能分潤;賭輸了,賠的是客戶的錢。這位教友來了時間投顧好幾趟,觀摩過好幾次我們投研部的實際運作,消除了心中的疑慮之後,才放心把錢交給我們。」能獲得教會這個特殊客戶的信賴,廖國峰感到相當開心。

廖國峰讓同仁為發掘好的投資標的,展開激烈的脣槍舌戰。(柯承惠攝)
廖國峰讓同仁為發掘好的投資標的,展開激烈的脣槍舌戰。(柯承惠攝)

「老實說,公司成立後,我也曾懷疑自己走這條路對不對。因為公司的資本額被限制不能拿來投資,以我們設定的五年一○○%投報率,當初成立公司的五千萬元,可能早就翻了一倍!」回首來時路,廖國峰發出這樣的感慨。但他隨即話鋒一轉:「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如果還將賺錢擺在第一,代表我的人生是失敗的,人生有更多有意義的事可以追求。」

廖國峰說,企業文化一旦建立,核心價值就不會改變。愛因斯坦曾說:「複利是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他不要客戶相信他,而是相信公司的企業文化,更重要的是相信時間。當投資團隊值得信賴,時間在股票投資上才會有意義。他的終極目標是改變台灣財富管理的生態,當然,這也需要時間。

面對武漢肺炎疫情對股市所造成的衝擊,廖國峰說,時間會證明價值投資的作用。然而,價值投資難就難在價值如何衡量,價值是一個抽象而充滿哲學的概念,可能反映在公司的競爭策略等非數字的面向,但最終將具體反映在公司長期的獲利。

「TIME是人生追求目標之所在」

廖國峰說,若將時間拉長,發生疫情的這一年,或許只是N年當中的一年。有些公司會因為疫情的影響而永遠失去投資價值,但有些公司不會。這種行情對價值投資的信徒是個辛苦的考驗!

時間投顧的英文名字是TIME,T代表的是Team,I代表的是Invest,M代表的是Management,E代表的是Elegant。廖國峰希望透過投資專業團隊的投資與管理,能帶給人們優雅的生活。TIME不單是一家公司的名字,更是廖國峰人生追求的目標之所在。廖國峰說:「我不想讓我的人生留下缺憾、後悔!」

廖國峰小檔案
出生:1971年
現職:時間證券投顧創辦人
學歷:台北大學經濟研究所碩士
經歷:安多利投信顧問、中國信託自營部研究主管、保誠投信基金經理人與研究部主管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哲良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