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社會大眾心魔未散 恐懼猜疑將成世代記憶

2020-04-08 14:10

? 人氣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武漢今天(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許多中國民眾仍擔心疫情,甚至官方的統計數據。武漢封城注定是一場沒有勝者的戰役,而恐懼、猜疑等各種情緒,終將成為世代記憶。

小江(化名)在武漢的旅館業工作了5年,以往春節總要忙到最後一刻,才回到湖北黃岡的老家。2019年底,小江辭職後提早回鄉過年,也意外躲過了武漢疫情和封城。

歷經2個多月的圍城,武漢今天正式解封。小江決定回武漢,不過基於風險考量,預計5月才動身。

即便疫情逐漸趨緩,但小江並不認為這場浩劫已經結束。她對中央社記者說,自己仍擔心無症狀感染者的狀況。

小江說,雖然這些患者已經被政府隔離,但排查工作終究無法擴及所有民眾,因此,即便黃岡3月底已解封,但她仍舊不太出門。

「我覺得疫情是一個持續性的狀況,只要有病患還在外面,那你都不是安全的」,小江說。

百聞不如一見,小江終究還是想回趟武漢看看,她哽咽地說:「我覺得,武漢還是這麼好的城市,它只不過是生了場病而已」。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距離武漢800多公里的上海,生活幾乎已恢復到疫情襲擊前的樣貌。瑞幸咖啡醜聞爆發隔天,兩名穿著時尚的女顧客,坐在咖啡廳裡聊著股市。

米色衣服的女子對朋友說:「這件事就說明了,中國的統計數字多不可信。原本大家對新冠(2019冠狀病毒疾病)的數字就有些懷疑了,我覺得瑞幸的事,就又像是重重的一擊」。

過去一個月,中國的每日新增確診人數逐步下降,上海更只出現過一例本地病例。然而,疫情初期的資訊不透明,讓不少中國民眾仍對統計數字存疑。實體的數據,依舊無法消解人們的疑慮。

近期中國官方指出,嚴控境外移入病例,是防範疫情反彈的重點。3月底開始,所有從上海入境的旅客,都需被集中隔離14天,並接受病毒核酸檢測。

浦東國際機場出境大廳外,一群旅客正準備上巴士前往隔離點,記者拿起相機拍照,身邊穿著防護衣的交管人員對記者大喊「你們不要命啦,他們(旅客)這麼危險,還不快走」。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危險」的標籤似曾相識,一個月前,身分證字號42(湖北戶籍)的民眾,被貼上最危險的標籤;而如今,這個標籤則改貼到外國旅客和歸國留學生身上。武漢封城的牆垮了,人群之間的牆卻仍屹立不搖。

從4日的舉國悼念活動,到今天的武漢解封,種種儀式似乎象徵著這場「疫情阻擊戰」取得階段性勝利。然而,醫界至今仍未找到治療病情的方式,中國真的戰勝疫情了嗎?

作家卡繆(Albert Camus)的小說「瘟疫」描繪了一個和武漢封城高度相似的故事:突如其來遭遇疫情、官僚主義延誤防疫先機、疫情失控終至封城,最後疫情受控歡慶解封。

卡繆在小說的結尾寫到,「在生命與瘟疫的遊戲中,人能贏得的也只有體驗與回憶」。

武漢封城,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戰役,而恐懼、猜疑、悲傷和憤怒,終將成為這一代中國人共同的記憶。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曾遭新冠肺炎(武漢肺炎)重創的中國湖北省武漢市8日重獲自由,結束兩個多月的封城。(AP)

 

喜歡這篇文章嗎?

作者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