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潘思亮:避免經濟因疫情大蕭條,先插管搶救重症患者觀光旅遊業

2020-03-18 23:50

? 人氣

晶華國際酒店集團董事長潘思亮接受風傳媒集團專訪時指出,政府在防堵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也應搶救經濟疫情下成為重症患者的觀光旅宿業,尤其是國際級的飯店旅行社等。(柯承惠攝)

晶華國際酒店集團董事長潘思亮接受風傳媒集團專訪時指出,政府在防堵武漢肺炎疫情的同時,也應搶救經濟疫情下成為重症患者的觀光旅宿業,尤其是國際級的飯店旅行社等。(柯承惠攝)

全球國際觀光旅宿業,都被新冠肺炎疫情傷到。三月十七日,美國國際飯店業者面見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籲請政府提出二五○○億美元應急紓困方案,包括直接援助飯店業者的一五○○億美元,及一千億美元援助相關旅遊業者,以減輕業界經營壓力,不要讓四六○萬名飯店從業人員失業。川普隨即提出上兆美元的紓困方案,極力挽救可能會如斷崖式下墜的經濟。

國內飯店業的模範生──晶華國際酒店,今年二月出現有史以來的第一次虧損,三月可能會更糟,每月的資金缺口高達一億元。晶華國際酒店集團董事長潘思亮說,體質很強的晶華都已經如此,「你可以想像其他旅遊業的公司嗎?一定慘到讓你更無法想像。」

面對未見緩和的疫情,全世界都採取嚴格邊境管制,台灣也不例外。外交部已宣布自十九日凌晨起,非本國籍人士除持居留證、商務履約證明等特別許可外,一律拒絕入境;經許可入境者應配合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規定居家檢疫十四天。

此舉已接近鎖國,這讓潘思亮更心急如焚,跳出來向政府呼籲:「我們只要活著!」潘思亮仔細分析了整個疫情對於觀光旅遊相關業者的衝擊,針對政府目前編列的六百億元紓困預算分配提出了具體的解方,希望在最壞的情況尚未發生之前,能夠全力阻止經濟疫情的擴散,免除百業蕭條。

潘思亮說,對觀光旅業而言,六百億振興方案只是吃藥,對重症的觀光旅遊業沒有用,「我們需要的是插管治療」。以下是潘思亮接受本刊專訪的口述:

自二次大戰以來最慘烈的情況

目前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對經濟的衝擊,可能比SARS及二○○八年金融海嘯還要慘十倍。因為,SARS疫情大概就局限在整個大中華地區,再加上新加坡;日、韓沒有怎麼樣,歐美更沒有怎麼樣。但新冠肺炎疫情卻是全球性的,而全球觀光旅遊相關產業首當其衝。

最近跟同業聊到這個話題,很多人認為,這是自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史無前例的情況。很難想像在中國大陸大都市的街上,會出現空無一人的場景,什麼時候有這樣的狀況,不就是戰爭時期嗎?只有戰爭的時候所有的物資都要配給、民眾恐慌搶東西、沒有人敢出門。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首當其衝的是航空業、觀光餐旅業,營業額一落千丈,甚至跌到只剩一成。(林瑞慶攝)
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首當其衝的是航空業、觀光餐旅業,營業額一落千丈,甚至跌到只剩一成。(林瑞慶攝)

這跟以前的什麼景氣循環啊、衰退啊,甚至depression(大蕭條)都不一樣,現在看來,時間恐怕會拉得很長。九一一恐攻就那麼一天,雖然看不見發動恐攻的敵人,好歹有個目標或對象,但這個敵人(病毒)卻無所不在,至今持續蔓延。

觀光旅遊業成經濟疫情第一道防線

這場疫情的發展,我看到了三波:先是二月的中國,現在三月是歐洲,接下來四月恐怕是美國。到目前為止,台灣防疫是最成功的,而之所以成功,主要原因就是超前部署,還有就是政府迅速成立跨部會的指揮中心,這些都是獨步全球。

很明顯的,眼前這個病毒的傷害已經從侵入身體,到侵入信心、侵入消費了,嚴重影響經濟。如果將病毒的擴散、防疫工作和產業紓困做類比,對產業、經濟的影響恐怕也是三波。

第一波就是重創旅遊,航空、旅行社、飯店等,這些產業是重症患者,發病後病毒若進一步擴散;接下來第二波就是失業潮,進而影響國內消費意願,民生消費大概占整個台灣國內生產毛額(GDP)的五、六成;如果再堵不住疫情,那麼勢必就會影響到總體經濟,製造、金融等等行業都會受到衝擊。

就防疫的策略來看,一定要把問題阻絕在第一波的旅遊相關行業,免得它一直擴散。抓到一個確診病例,應馬上隔離不要讓它擴散,率先治療重症。經濟危機正在醞釀,第一波觀光旅遊的重症患者若不馬上隔離、治療,包括飯店、航空、旅行社等業者,我真的不敢想像後續會怎麼樣,接下來就是會有失業潮、停業潮。

整個觀光旅遊相關行業,包括旅行社、飯店、交通運輸服務等等,大概有二、三十萬名從業人員,連同他們的家人,大概有上百萬人,影響不小。所以,政府一定要想辦法堵住經濟疫情,把它當成重症治療、超前部署。

晶華住房率已跌到一成

大家應該都看到了媒體的報導,新加坡投入至少四十億美元在紓困、刺激經濟,而美國更用二十五兆新台幣以上紓困。我不是要說台灣的產業紓困金額很少,而是我們現在真的要用對治療方式。

一般人不太清楚業者現在所面臨的困境,只是憑空想像。很難想像一家公司營業額跌了八成後會怎樣?在政府進一步提高限制後,可能會跌到只剩一成,因為外國人進不來,等同於全面封鎖。一般來說,一家公司營業額跌個三成,公司可能就無法正常運作了,試問,如果一家公司營業額跌掉九成,這家公司還能生存、運作嗎?

東南亞經濟高度依賴中國,如今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觀光零售業尤其慘淡,圖為遊客戴著口罩參觀泰國景點。(AP)
武漢肺炎疫情重創各國觀光業。圖為遊客戴著口罩參觀泰國景點。(美聯社)

據側面瞭解,華膳空廚的供餐從一天五萬份,現在跌到一天低於一萬份。而晶華從八成左右的住房率跌到現在只剩下一成。晶華是台北五星級的飯店,受到的衝擊比較大,國內旅遊的飯店業者可能還好一點,三月可能只跌個四成。就飯店業來看,國際商務型的飯店大概就是重症患者,營業額普遍都跌個八、九成。

業者營業額跌掉八、九成,你(政府)覺得他們能撐多久呢?旅遊業的產值雖然不是最高,但產業的特色之一卻是人力密集,用人用的很多,所以影響的人也多。現在經濟病毒在全球旅遊業傳播,若不將其隔離當成重症急救,下一波就是衝擊其他消費、服務相關行業,勢將爆發更大規模的失業潮;屆時,政府要圍堵第二波疫情,可能要花費十倍代價。

以就業人口來看,旅遊業可能僅占一成,但這一成卻都是重症患者。令人擔憂的是,政府這六百億元的紓困預算,等同於全面救濟;全面救濟等同於平均分散,可能緩不濟急。面對重症患者必須插管治療,沒有辦法吃吃感冒藥就治好。六百億元比較像是給你藥吃,但我們需要的是插管、裝葉克膜的情況。

六百億抒困只能救輕症病患

三月底前,有關經濟層面的疫情防堵若不超前部署,疫情恐將擴大到全體消費層面。尤其是觀光旅遊行業不立即處理、急救的話,後續一場很大的失業潮恐會浮現,我深怕將會很嚴重地影響到整個消費與總體經濟。現在除了防止武漢肺炎疫情外,這將會是另外一個重大的國安危機。

其實交通部也瞭解現在觀光旅遊業者的問題的嚴重性,但交通部資源不足,有些問題又涉及跨部會協商,更難以施展。在抗經濟病毒的大戰爭之下,政府的資源就好像醫療體系的醫療能量一樣是有限的。產業、企業就好像是病人,重症、輕症一定要分流,重症要送到隔離或加護病房,輕症則排隊等待接受治療,這時候若要重症患者排隊,他站都站不起來了,豈不是要了他的命。現在是救急不救窮,有限的資源下,務必馬上要送重症患者進隔離病房接受治療。

中國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醫護人員穿戴全套防護衣救治病患(AP)
武漢肺炎疫情襲擊下,醫護人員穿戴全套防護衣救治病患。而引發的經濟衝擊,讓觀光餐旅業者也有如重症患者,亟需政府提出搶救方案。(美聯社)

這個緊急的時刻談的是生存問題,而不是如何做生意,政府必須再次超前部署,先將重症的業者送去急救,防堵停業、失業,重建現金流。插管、葉克膜治療其實是在爭取時間,失血要先止血。當務之急就是要重建旅遊產業的現金流,而說穿了,就是「輸血」讓產業能夠生存下去。

目前看來,政府的六百億元應可解決輕症患者的問題。至於重症患者,當下應比照台灣防疫成功的模式,在組織架構上,設立旅遊紓困振興指揮中心,指定某個指揮官做跨部會的協調、溝通,迅速對旅遊產業施以急救。莫說讓業者馬上恢復健康,只要病情不惡化,不發生停業、大失業的狀況就可以了。如果不馬上行動,四月份開始,旅宿業可能啟動一○○%無薪假,五○%停薪,百萬人生計將受到影響。

眼前,台灣一天增加十個或幾十個確診病例,整個醫療體系都還能承受,所以一定要把它控制在這裡,否則像韓國、義大利這樣暴增成成千上萬,到時候整個政府、醫療體系就會崩潰。同樣的道理,面對經濟瘟疫,政府現在花少許的錢,搶救這二、三十萬人還有他們的家庭,就可以大幅降低對整個民生、消費、經濟的衝擊,總比事後花更多的錢來救上千萬人的生計,好上許多。

建立跨部會旅遊紓困振興指揮中心

旅遊業目前所面臨的生存問題與防疫問題有幾分雷同。先透過紓困平安度過未來三到六個月,再談後續如何振興。有關旅遊紓困振興指揮中心指揮官,最好從內閣成員中找尋懂總體經濟、產業,且又有國安概念的人來擔任,最重要的是能得到總統或行政院長充分授權,得以指揮各部會首長,讓各部會都能埋單。

持平而論,重症患者中的「重中之重」,就是國際航空公司、大型旅行社、國際級的商務飯店,而營業額減半的業者可能都還無法躋身「重中之重」的行列。

病患急救往往需要止血、輸血,而輸血對產業而言就是紓困貸款,現金流對企業而言就像血液。觀光旅遊這個行業金流很多,針對政府可以幫得上忙的,大概可以簡單扼要地區分成「三金」。

首先就是房屋稅、地價稅、權利金、水油電費,這些都是進政府口袋的。第二個就是租金,很多飯店及飛機都是用租的,既然是用租的,就牽扯到房東的問題,房東不是政府,不一定在此時會降租金。最後一個就是薪金。這三金是飯店業者最大的現金支出,一定要想辦法止血。

美國武漢肺炎疫情升溫,連紐約時代廣場附近都人潮稀少。(美聯社)
當愈來愈多國家封城、鎖國,觀光旅遊業者沒生意做,還是背負著龐大支出。圖為連觀光客必訪的紐約時代廣場附近都人潮稀少。(美聯社)

業者營業額沒了,三金還是得照付!除非業者關閉,否則不是說飛機沒人搭、飯店沒人住就不用支出。而大型業者一關閉,就是幾千個人失業,這也不行啊!

發出這樣沉重的呼籲,單純是因為想保護員工還有他們的家人,而政府若要保護觀光旅遊行業這個重症業者,具體可以怎麼做呢?首先,英國的租稅假期(Tax Holiday)是一個可參考的例子。現在業者要開始付二○一九年的營所稅,一九年普遍大家都有賺錢,以晶華來說,可能要繳好幾億元,但問題是,我每個月(二月開始)已經虧上億元,支出與收入不成正比,嚴重失血。這樣的狀況下,政府能否考慮讓業者緩繳一年,當然能免繳更好,讓業者多留些活命的現金在手上。

實施租稅假期,房屋稅、地價稅至少比照SARS期間

今年的房屋稅、地價稅,晶華一個月就是一千萬元。SARS的時候,這些相關的賦稅都是減半六個月,但武漢肺炎疫情比SARS嚴重。SARS時間,晶華住房率才減半,這次則是減八、九成,且疫情何時獲得控制難以估算。所以,房屋稅、地價稅至少應該比照SARS期間辦理。

除了這些進政府口袋的金流之外,台灣或許也可以參考新加坡政府補貼業者的做法。整個新加坡是以服務業為主,面對如此嚴重的疫情,政府採取薪資補貼,補貼企業約一○%,將錢花在刀口上。

或許,針對觀光旅遊業的重症患者,政府還可考慮依營業額衰退比率等比例補助薪資。具體來說,如果業者營業額衰退五成,政府或許可以考慮補助二五%的薪資,業者則自行承擔另外的二五%。更積極一點的話,政府還可以代繳勞健保費。

現行六百億元的紓困方案,交通部針對旅遊觀光產業的從業人員,已提出轉型培訓計畫,補助每人最高一.八萬元。建議政府大幅擴大原有的培訓計畫,以保留住旅遊觀光產業的員工為第一優先,依各家公司的人數提供培訓補助,而非只針對無薪假者,先短期補助三至六個月,以降低國際觀光業者經營壓力。

行庫輸血,以企業資本額或總資產五成做上限

租金的部分,考慮房東多數為私人企業,未必願意在此時共體時艱降租或減租,導致重症倒閉潮,政府或許可以適時提供誘因。譬如說,房東降減的租金若能拿來全額抵扣房地稅,對房東而言在整體收入沒有損失下,或許就願意降租,業者也得以度過難關。再積極一點,政府還可以考慮依營業額衰退比率補貼業者房租。老實說,就算政府針對營業額短少部分提供租金全額補貼,疫情對業者依舊很傷!

除此之外,稅收抵免(tax credit)也可考慮,讓業者明年要繳的稅可以遞延,讓國際觀光旅遊業者可以有更多喘息的空間,避免業者引發大規模倒閉與裁員的風潮。

國際大飯店飯店從業員工眾多,在觀光旅宿業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影響下,可能面臨減薪或放無薪假的窘境。(新新聞資料照)
國際大飯店飯店從業員工眾多,在觀光旅宿業受到武漢肺炎疫情嚴重影響下,可能面臨減薪或放無薪假的窘境。(新新聞資料照)

止血之外,輸血也有必要。現在政府有提出一些辦法,讓公銀行庫伸出援手,但好像定有上限天花板(編按:每家最高三千萬元)。問題是,各家公司的營業額與資本額並不相同,恐無法一體適用;試問,像華航或晶華這樣每個月虧損金額超過一億元的公司,三千萬元的紓困貸款,怎麼夠用。一個普通門診病患的醫療支出,與一個加護病房重症患者的醫療支出,怎麼可能一樣呢?

大公司紓困金額多一點,小公司紓困金額少一點,本來就是一個合理的狀況,因為需求的營運資金額度本來就不一樣。以個別公司的資本額或總資產的五○%當做上限,或許更符合業者的需求,方可發揮救急效果。

再次強調,目前政府六百億元的紓困金額是很好的,但可能就是一般門診或急診所需要的花費,無法因應隔離或加護病房重症患者的需求。政府不能用一般門診的方法來治療加護病房的重症患者,立即止血是當務之急。以晶華集團為例,有三千個員工,含家人可能有上萬人,三千萬元拿來紓困一個三千人的企業,能發揮多少效果,值得深思!

第一線觀光旅遊業撐住,整體經濟才會減少傷害

第一波紓困的六百億元就彷佛一些口服藥,但這些住在加護病房的患(業)者,可能得進行一些插管等特殊療法。說穿了,我們只想活著,你給我振興、吃藥沒有用,我們需要的是插管治療。

這場大災難,不是企業經營不善或是景氣循環,甚至有一部分是因配合國家政策與防疫所需所造成的結果,有不可抗之力,需要政府鼎力救助。遇到經濟大海嘯,觀光旅遊行業往往是站在第一線撐住的產業,我們若能撐得住,後面就會少一點傷害。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