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廣角鏡》西班牙疫情失控,摩洛哥難民被迫偷渡回非洲

2020-04-08 15:40

? 人氣

武漢肺炎:摩洛哥國會大廈前進行消毒(AP)

武漢肺炎:摩洛哥國會大廈前進行消毒(AP)

截至4月4日,直布羅陀海峽南岸的摩洛哥COVID-19確診案例有791人,相對而言,北岸的西班牙已是全球確診案例第2高的國家,超過12萬人被感染。

這10年來,難民危機一直是歐洲很頭痛的議題,從中東、非洲、甚至阿富汗的難民陸續湧入歐洲,而從2015年開始,冒險搭橡皮艇走海路的難民激增,船難頻仍引發了不少人道救援的爭論,2018年義大利減少收容難民,西班牙取而代之成為海路偷渡首選,但隨著COVID-19疫情在歐陸爆發,竟罕見的發生難民從歐洲逆向偷渡回非洲。

自從3月13日摩洛哥關閉邊境、3月15日西班牙也宣布關閉邊境,難民已經不可能在兩國之間移動。其後西班牙疫情加劇發佈緊急狀態,失業率攀升,難民找不到工作,甚至是擔心被西班牙人感染,迫使這些摩洛哥人返回故鄉。於是,100位年輕的摩洛哥難民分乘坐兩艘橡皮艇,他們都向人蛇集團支付了高達6萬迪拉姆(dirhams,約合新台幣17萬7千元),比一般偷渡去歐洲的費用更高。

有別於一般的非法難民從地中海南部偷渡到北部,這群人在相同的航道下,走上相反的方向。根據摩洛哥警方說法,這100名難民在靠近摩洛哥海岸時,被巨浪給困住,並在海面漂流了一整天。幸好,他們遇到基尼特拉(Kenitra)一名路過的走私客拯救他們的生命,將他們帶到杜阿克(Douar Akla)附近海灘上。由於害怕遭到逮捕,這群年輕人一登上海岸便就地消失。4月2日,警方開始進行仔細搜索,但他們沒有在那一帶發現任何難民,最後是穆萊博瑟勒姆(Moulay Bousselham)的軍方在沙烏法阿(Chaoufaa)找到其中1個人,他正躲在傳統黏土烤窯中。

穆萊博瑟勒姆軍方表示,目前搜索仍在持續進行中,他們分秒必爭在尋找這群從西班牙回來的年輕人,目的是確保難民不是冠狀病毒的帶原者。

對於歐盟來說,冠狀病毒或許減低非洲難民湧向歐洲的動機,但對於留在歐洲、因邊境關閉而回不了家的難民而言,疫情延燒的結果可能更嚴重。首先,疫情導致更少的救濟(義大利已經取消一些提供難民食物的預算)。其次,他們無法聽從防疫指示,例如用肥皂和水洗手、維持社交距離的概念也不適用難民營。最後,由於歐洲各國關閉國界,謀生對難民顯得更加困難,而他們還是必須滯留在歐洲難民營。

3月31日,希臘首度通報難民營確診案例,儘管呼籲消毒難民營的人越來越多,然而在各國動員資源在拯救本國民眾的此刻,實在不太可能再進行人道救助。雖然偷渡的目標是返回家鄉,但摩洛哥網友仍很擔心會成為新的防疫破口。「這些混蛋至少必須向警察自首,進行檢測和隔離,而不是感染人群。如果他們來自西班牙,那麼很可能是帶原者,尤其他們還在海上停留數小時全部人黏在一起。」

「我能夠理解,難民想要逃離疫情失控的法國和西班牙,但他們還是必須考慮向摩洛哥當局自首,我們會張開雙臂歡迎他們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