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新新聞》SARS怎麼影響世界經濟(刊於2003年)

2020-03-19 11:10

? 人氣

在840期新新聞,我們討論到全球化讓SARS影響全球經濟,不料這個陳述在這波武漢肺炎中依然適用。(合成圖)

在840期新新聞,我們討論到全球化讓SARS影響全球經濟,不料這個陳述在這波武漢肺炎中依然適用。(合成圖)

我們為什麼要刊登這篇舊文?

武漢肺炎已經從中國蔓延而出,除了東亞的日本、南北韓、東南亞新加坡等國,歐洲第一個破口也在義大利出現。

從1990年代開始的全球化趨勢,雖然大大地活絡了世界經濟,但也帶來部分負面效果:傳染疾病在交通全球化的情況下,更容易蔓延就是其中之一;而某地發生大型災難可能造成世界產業斷鏈效應,又是另外之一。

因為這樣的原因,2003年爆發的SARS為全球經濟帶來強大的影響,不單是疫情嚴重的中國、香港、台灣GDP大幅下降,當時逐漸成為全球資本競逐之地的中國出問題,也讓在中國投資重金的企業營運出現龐大壓力。

這次武漢肺炎爆發前,雖因美中貿易糾紛已有不少外資企業包括台資先行撤出中國,但是否能減輕所受傷害,仍待觀察。

在這個「全球風險社會」的時代,SARS自然造成全球驚惶,而驚惶一旦形成,它對經濟所造成的猛爆性破壞力也就很快地發作。這種情況乃是三月下旬前,沒有任何亞洲國家能預料到的。

從三月下旬SARS蔓延,美加以及全球各大外商公司開始限制到東亞從事活動以來,由於人的活動暫停,許多重要的計畫,例如中國大陸原來要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以及其他外交、商務、教育交流等活動皆告喊停。

若干公司由於員工感染,如摩托羅拉(Motorola)的新加坡工廠、德國服裝公司HUGO BOSS的香港工廠等,甚至還決定暫時關閉。這些情況的出現,使得東亞的旅遊及商務活動形同停擺,它對航空旅遊的傷害由此可見。

香港商業活動受到嚴重衝擊

以香港為例,它的國際旅客已減少八成以上,零售及餐飲業則減少五成以上。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估計,短期內香港至少損失二十億港元。而且這還是最保守的估計,只下修GDP○.一六個百分點。稍晚的德意志銀行對香港的估計已趨嚴重,估計GDP將下修○.四個百分點,零售及酒店收入將減少二至五成。

而SARS繼續蔓延,經濟傷害將更大。東亞其他地區的疫情雖沒有中國大陸和香港那麼嚴重,這些地區並非國際旅遊和商務線上的「終點」,很少有外國人「專程」前往這些地區,但也遭受歐美限制到東亞的池魚之殃。

以新加坡為例,它原估今年成長率為二%到五%之間,最近財政部長李顯龍已表示,由於伊拉克戰爭和SARS波及,新加坡大概只能僥倖地達到最低限的成長目標二%。

北京處理SARS拙劣顢頇

由外國的數字也顯示出台灣宣稱經濟成長可能被下拉○.一五至○.二五個百分點,的確太過低估。如果加上戰爭及SARS因素,情況將嚴重得多。

日本的經濟則仍在持續惡化中,信心指數仍創新底,失業率則高居五.二%,估計今年成長率當只有負○.七%。

而南韓方面,由於消費浮濫,目前刷卡消費逾期六星期以上者已高達五十六億美元,政府已緊急投入四十億美元以穩住金融情勢。由於朝鮮半島的緊張情勢升高,加以全球投資及生產過剩,今年第一季南韓外資已大幅下滑四八%,其中美資減少七二%、歐資減少二四%、日資增加○.○一%,全部外資僅七.八億美元,顯示出就長期而言,南韓經濟亦未見樂觀。

而值得注意的仍在於中國大陸。它今年一至二月外資成長了五四%,工業生產則成長一八%,但隨SARS的爆發及受到指責,目前中國大陸的外籍旅遊及觀光活動已形同停擺,北京觀光飯店的來客數已降至只有四成。

如果說美英入侵伊拉克,已使得美國在全球的領導性受到懷疑,那麼中國大陸爆發SARS,則無疑地使它在亞洲漸增的經濟領導性受到極大的損傷。

由於中國大陸目前乃是新興市場國,以英特爾(Intel)為例,它去年全球業績二六八億美元,增幅僅○.八%,而中國市場即占三十二億美元,為繼美國之後的第二大市場,增幅達三七%。也就是說若缺乏了中國市場,它去年的業績即會大幅滑落。

由北京處理SARS的拙劣顢頇,它在全球失掉了極大信用。這反映到經濟上會是什麼樣的結果,也仍待新的數字來說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