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嘉玲來囉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孔令信觀點:第二波新冠病毒的傳播模式

2020-03-19 06:30

? 人氣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如何對出入境的旅客進行管制,將會是未來防疫的一大要點。(AP)

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衝擊全球,如何對出入境的旅客進行管制,將會是未來防疫的一大要點。(AP)

第二波新冠病毒攻勢已經扣關,來自國際的病毒隨著國人出國旅遊或出差返台後,悄悄進入,當國人對於這些境外移入案主群起攻之時,有沒有想過:為何當他/她回國前後都沒有什麼症候出來?然而,一旦從喉嚨有些疼痛到有些咳嗽再來就是身體不舒服,發熱發燒,呼吸急促,接著就突然意識到自己好像「感染」了……只是在沒有任何意識到新冠病毒的存在之下,竟然就把它帶回台灣,而很不自覺之下,接觸者都有可能陷入「可能被感染」的陰影中!這應該是這第二波新冠病毒的傳播模式。

日前在網路上流傳新冠肺炎發病的過程:第一至三天:.症狀幾乎等於感冒、喉嚨輕微疼痛。不發燒,不疲倦,仍可以正常飲食。第四天:喉嚨有點痛,身有疼痛。發出嘶啞的聲音。體温約為36.5⁰C。有輕微頭痛與腹瀉。第五天:喉嚨痛,聲音嘶啞。輕微發燒、身體虚弱,關節疼痛。第六天:輕微發燒,37°C左右。咳嗽伴有粘液或乾咳。進食,說話说或吞嚥時喉嚨會痛。疲勞,噁心。偶然呼吸困難。手指疼痛。腹瀉,並會嘔吐。

到了第七天:發高燒、咳嗽多,有痰。身體和頭痛。腹瀉加重,嘔吐。第八天:持續高燒,呼吸困難,每次呼吸時感覺胸部沉重。持續咳嗽。頭痛,關節痛和臀部痛。第九天:症狀持續惡化,高燒、咳嗽持續更嚴重。呼吸困難,必须努力呼吸。(基本上每人體質不同,新冠病毒在上述的發作過程中不一定完全相似,上述網傳資料只能供參考)

對比一位武漢醫科大學女生自述她得病發作的過程:

1/16聚餐後不舒服、頭痛發燒37.2度,睡覺。回家過年,1/23中午吃完飯突然發燒38度。感覺很冷,肌肉酸痛,痰中有泡沫。叫救護車入院隔離。在途中 嘔吐,1/24檢查確診,體溫持續高升、發熱,白血球幾乎降到0。當晚突感覺到呼吸宭迫,心跳微弱,「摸了頸動脈,幾乎感受不到跳動,有聲音也是沙沙沙」,院方進行急救。當時「手腳是冰的,麻木的,臉色發白,聽力很弱,說話都沒有任何力氣。」她拚命吸氧,努力活動四肢, 經過醫生急救,手腳才熱了起來,整個人不再是瀕死狀態,再後來發燒近39度,好消息,這表示身體的免疫系統開始戰鬥了!1/25早晨逐漸恢復,可以自主呼吸。1/26體溫一度恢復到36.5,吃過飯,體溫又慢慢升高,但也頂多38度,沒之前那麼高,肌肉沒之前那麼酸痛。1/27狀況正常,體溫37度。

她從感染到發作到瀕死到急救逐步復原,共11天。感染時有不舒服與發燒情況,接著是沒有任何症狀,一直到發作,新冠病毒在她身上的潛伏期是7天,發作時持續高燒,全身乏力。嚴重時出現缺氧呼吸宭迫,沒有挺過就有可能死亡。而這位醫科生在專業訓練與醫生急救得當下, 她的免疫系統啟動與新冠病毒對抗,此時高燒39度帶給醫護人員信心。接著逐漸退燒而漸漸恢復正常。她的發作到恢復正常4天。這個過程顯示和上述網路所傳的還是有不同。

發病的過程自然是新冠病毒傳播的高峰期,問題是在發病之前呢?潛伏期現在防疫多採14天,可是新冠病毒顯然比SRAS還要「非典」,在各個不同的「帶原者」身上有人短則兩三天發作,有人則超過14天,所以像國內最近的一波境外傳入案例中,顯示多數國人出國旅遊兩、三周來回時,進出海關時常常沒有症狀,只有少數在發燒檢疫站被篩檢出來,這個就是一個可怕的「破口」。

檢疫官為每位下機國人測量體溫,力求防疫措施滴水不漏。(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作者發現,多數國人出國旅遊兩、三周來回時,進出海關時常常沒有症狀,只有少數在發燒檢疫站被篩檢出來。圖為檢疫官為武漢包機上的國人測量體溫。(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大陸法醫專家彭志勇在解剖新冠肺炎重症死亡的病人大體發現:重症病人的肺功能損傷的很厲害,免疫系統也幾乎全被摧毀。與SARS不同的是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愛滋病只傷害免疫系統,新冠肺炎對危重症病人的損害,像SARS加愛滋病。

至於造成重症病人死亡的主因,SARS是因急性肺損傷,新冠肺炎則因多器官衰竭。檢視血液檢測數據,新冠肺炎死者的淋巴細胞指數沒有恢復到正常水準,意味著他們的免疫系統並未完全恢復。部分核酸檢測呈陰性而獲准出院的「痊癒者」免疫系統並未完全恢復,很容易再度感染(二度返陽)。他們是否還具傳染性?還待查證。

大陸不少一線醫生表示,之前所有的醫療資源集中的是新冠肺炎病人急性期的救治問題,當急性期的病人越來越少,重點將轉向出院病人的管理問題。大陸已注意到這個問題,並且開始追踨病癒者一年,看新冠病人出院以後怎麼變化的,病毒有沒有傳播性,周圍的人有沒有受影響。

從大陸模式來看,對抗第二波新冠病毒的流行,除了繼續嚴控境內確診病例並且嚴防境外移入案例之外,同時加強治癒出院者的癒後管理,以確定是否可能復發與是否還具有傳染力為重點。

第二波新冠病毒可以說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目前已知主要的傳播者還是人,因此當義大利在2月23日衛生部長加萊拉指出,目前推測的疫情源頭是一名在倫巴底大區卡薩爾普斯泰爾倫戈小鎮的 38歲聯合利華公司研發部員工,他未曾去過中國。他是輕症,大約5天前感染由於沒有特別症狀,但是和他接觸人士有幾位友人和五位醫護人員都確診。義大利官方找不到傳染的源頭,然而自此歐洲就像炸開來的鍋子,接著武漢之後而開始大爆發。(一說是溫州商人往返中國與義大利時帶入,另一說從新冠病毒株分析發現從德國傳入的可能性比從中國傳入更高,問題是若是從德國傳入,那麼這位德國的帶原者又是從何處感染呢?)

3月8日大陸防疫專家鍾南山院士在廣州有一段視頻中談到,中國目前要防疫策略是防堵新冠病毒「從輸出改為輸入」,對於所有境外進入大陸人士都應自主管理14天,換言之,就是在防第二波的新冠病毒境外回訪攻勢。此時武漢封城已經超過一個月,3月8日時中國的確診病例已達80,735,但是比前一天3月7日的80,695只增加了40例,明顯地新冠病毒在大陸已逐漸被控制下來。相對地8日的義大利激增133例,累計366例,單日增幅高達57%,大部分死亡出現在北部的倫巴底大區。死亡率4.96%,全球最高。義大利總理更在9日宣布「全國封城」,一消一長之間,歐陸成為新的重災區。

義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為醫療體系帶來沉重負擔(AP)
義大利新冠肺炎疫情一發不可收拾,為醫療體系帶來沉重負擔,歐陸一夕之間成為重災區。(AP)

反觀國內的境外移入確診案例,從10日起的第47例一直到67例(第50例為境內感染)共19例, 其中又有54例先後到泰國及日本北海道,還有第62例是到菲律賓,其餘17例都有歐洲、埃及等地的旅遊史,這也顯示除了在飛機上有可能感染之外,就是在旅遊各地時,與當地有接觸而傳染。值得注意的大部分都是入境之後才發作,只有第58例與第61例是在入境時被發燒篩檢站攔下送醫確診。(3/17又有10例,同樣都是有旅歐史,未來這些境外移入的確診案例有可能爆發,這應該是我國第二波防疫的主要戰場)

事實上,國際新冠病毒四處興風作浪,而我國出國旅遊或出差人士,在不自覺也沒有症狀下返台,只有少數被篩檢出來,其餘就有可能順利入境,只是回家之後才發作,在此之前已有可能傳染給他/她所接觸過的人。顯然,這第二波的防疫比第一波更麻煩,不過,當務之急還是得先追查從2月中旬至今出國/回國的人士,因為還有人可能因為沒有症狀而未被檢測出來,若不清查出來,我們很有可能會陷入新一波的社群感染。

此外,不少前往歐美遊學或留學的學生,在歐美疫情持續發燒之際,極有可能陸續返台避疫,他/她們都是從疫區而回來,而且都是個別返台,明顯就是在機場檢疫上最新挑戰,當然還有滯留在各國的旅行團,他/她們都會陸續返台,同樣都是新壓力,更重要的是入境後的自主管理,這些都是第二波新變數,可以說比第一期對抗新冠肺炎的政策與手段更加複雜,更需要全國上下同心合力來共同防疫啊!

*作者為中華生死學會理事長。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