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鋼語象報告:「敵對勢力」與維穩年代

2014-08-28 05:36

? 人氣

在維穩的年代裡,「敵對勢力」又回來了,誰還敢不和諧呢。(取自騰訊網)

在維穩的年代裡,「敵對勢力」又回來了,誰還敢不和諧呢。(取自騰訊網)

六四事件後,毛左得勢,深紅話語復辟,但洶洶之勢在一九九二年戛然而止。人民日報上使用「敵對勢力」的文章,一九九一年為一九八篇,一九九二年跌到四十三篇,一九九三年僅十九篇。鄧小平南巡引致的這種話語速降現象,我稱之為[「南巡陡坡」——下面各詞,在六四後走出了相似曲線。

一九九二年十月,中共召開第十四屆全國代表大會。江澤民在六四後靠攏黨內反改革勢力,令鄧小平不滿,放出「不換思想就換人」的狠話。鄧南巡,江緊急轉舵。十四大貫徹了鄧小平「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的指示,強調「高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旗幟即執行鄧小平的改革路線。大會修改黨章,「敵對勢力」被刪除了。

這一刪除沒有向黨代表作說明,也不意味著中共棄用這一概念。江澤民的十四大報告中仍說「堅決打擊敵對勢力」,憲法序言中的「敵對勢力」也未刪除。一九九五年底,江澤民提出「講政治,講學習,講正氣」, 隨著大講政治,人民日報上「敵對勢力」溫度回升,一九九六年使用篇數達到六十五篇。

一九九七、一九九八,「敵對勢力」的傳播再度趨冷。一九九八年,僅十三篇。一些大陸知識份子認為,一九九八年思想領域稍感寬鬆。但一九九九年即收緊。下圖顯示江時期「敵對勢力」在人民日報的詞頻曲線,右側持續三年的高峰,和一個突發事件有密切關係。

維穩年代的開端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法輪功練習者聚集北京中南海外,此事三天後見報。四月二十八日,人民日報報道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談話,稱「對各種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有不同看法和意見是允許的,可以依法通過正常管道反映,而不應聚集在中南海周圍。」六月十四日,中辦國辦信訪局負責人還接待部分法輪功上訪人員,對所謂「公安機關就要對練功者進行鎮壓了」的傳言進行「辟謠」(人民日報,一九九九年六月十五日第一版)。然而,大規模鬥爭不久就開始了。

七月二十三日人民日報頭版,幾成反邪教專版。值得注意的是,社論和一篇重要報道的標題,都出現了「穩定」這個關鍵詞。

一九九九年到二〇〇〇年,人民日報上有三〇六篇文章使用「敵對勢力」,這些文章同時使用「法輪功」一詞的有八十六篇。一九九九年八月一日,人民日報在頭版刊登《求是》雜誌評論員文章《揭批李洪志及其「法輪大法」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文章稱:

「法輪功」組織非法聚集事件發生後,境外敵對勢力表現出極大的興趣,認為「法輪功」組織是一個可以為他們利用來對我國進行幹擾、滲透和顛覆的力量。可以說,「法輪功」問題的產生,有著深刻的社會背景乃至複雜的國際背景,是國內外敵對勢力同我們黨爭奪群眾、爭奪陣地的一場政治鬥爭。

與法輪功事件幾乎同時,還發生了美軍轟炸中國駐南斯拉夫聯盟使館事件,中美關係惡化,媒體上「敵對勢力」的升溫於此也有關聯。二〇〇〇年六月九日,江澤民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講話稱:

⋯⋯西方敵對勢力不願意看到社會主義中國發展壯大,加緊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的戰略圖謀不會改變,我們與西方敵對勢力在滲透與反滲透、顛覆與反顛覆方面的鬥爭將是長期的複雜的,有時甚至會是十分尖銳的。(人民日報,二〇〇〇年七月十七日第一版)

江澤民的這段話,成為二十一世紀頭十年中共實施高壓維穩方針的經典表述。江規胡隨。

胡的谷與峰


胡錦濤時期,「敵對勢力」傳播有一個低谷(二〇〇七年,二十三篇)和一個高峰(二〇〇九年,一〇五篇)。

胡錦濤就任後的第三年(二〇〇五年),「敵對勢力」曾微升,而另一詞語「西化分化」有引人注目的急升。人民日報是年使用「敵對勢力」四十七條,其中二十八條同時使用「西化分化」,佔百分之六十。

這種話語現象,與胡錦濤在二〇〇四年秋左轉,在九月十九日中共十六屆四中全會上發表強硬講話有關。那次講話,他同時使用了「敵對勢力」與「西化分化」,並語驚四座地提出學習古巴朝鮮。

二〇〇五年一月六日,人民日報在第二版發表社論《加強黨的執政能力建設的基礎工程》,提出「敵對勢力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的戰略圖謀沒有改變」。這句話成為中共的權威表述,將一直沿用到習近平時期。

下二圖,分別顯示「西化分化」和「敵對勢力+西化分化」在人民日報的傳播力度曲線:

二〇〇七年,中共召開十七大。十七大政治報告沒有使用「敵對勢力」一詞,這是從十四大到十八大五次大會惟一的一次。一般認為,二〇〇七年中共的姿態相對溫和,媒體上有關政治體制改革的言論較為活躍,社會對胡錦濤在第二個任期推動改革擴大民主有所期待。

二〇〇八是轉折點。中共為成功舉辦奧運會,加強國內控制。三月西藏事件,奧運火炬傳遞風波,五月汶川地震(媒體揭露豆腐渣工程和災民維權), 年底的《零八憲章》,這一切,使維穩舉措愈加強硬。

二〇〇九,中共建政六十週年,大典之年成了高壓維穩之年。「毛澤東思想萬歲」巨幅標語出現在慶典遊行隊伍中,媒體上深紅詞語升溫。這一年人民日報使用「敵對勢力」的文章有一〇五篇 。此後兩年,「敵對勢力」的傳播繼續維持較高位勢。

二〇一〇年有兩個關鍵事件:北非「茉莉花革命」和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奬。當局認為局勢嚴峻。二〇一一年十月,中共七屆六中全會,胡錦濤強調敵對勢力正加緊西化、分化中國。二〇一一年,二〇一二年, 網絡上,「敵對勢力」隨之增多。

「敵對勢力」伴隨中共,從毛時代走到鄧時代,從八九六四走到高壓維穩。它承繼毛澤東「八億人口,不鬥行嗎」的鬥爭哲學,四面樹敵、四面出擊。它語義龐雜,象徵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又意味著隨意指控,視法律為無物。有的地方官員,甚至把拆遷訪民稱作「敵對勢力」。

一個多甲子中,敵對者數度更換。有的「敵對勢力」終獲平反(如曾經的「右傾機會主義分子」),有的「敵對勢力」,先是朋友,後為死敵,再成盟友(如俄羅斯),然而決定何為「敵對勢力」的主體始終未變,這就是中共,就是中共的核心利益。

從這個基本點出發,高壓維穩年代對「敵對勢力」一詞的使用,越來越多地劍指內部,指向他們認定的裡應外合者,越來越具意識形態色彩。除了「民族分裂分子」,另一大部分,實為從八十年代被極左勢力一路追殺過來的民間人士、知識份子、黨內開明領導者。有一個現象耐人尋味:日本右翼分子,算得上中共的敵人,但他們不屬於媒體所稱的「敵對勢力」。因為中日島嶼爭端,與「舉什麼旗,走什麼路」的意識形態鬥爭無關 。

「敵對勢力」是中共地方大員彈壓轄區的殺手鐧。薄熙來在重慶實施高嚴統治,號召「唱紅打黑」, 他本人也滿口紅詞。二〇一二年二月二日,因其妻殺人案,氣急敗壞的薄熙來撤銷了曾為其充當打手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職務。消息傳開的這天,他在市宣傳文化工作會議上講話說:

敵對勢力在資訊輿論方面可謂煞費苦心,我們哪裡出點事,它就會可勁兒地忽悠、造謠,其目的就是要搞亂人心。

薄熙來話音剛落,二月六日,王立軍遁入美國駐成都領事館。王東窗事發,薄岌岌可危,二月二十四日,重慶日報繼續報道他對「敵對勢力」的抨擊:

  

敵對勢力要搞亂一個社會、顛覆一個政權,總是先從意識形態領域打開突破口,他們的心腸是很硬的,方法上更是從來沒有手軟;另一方面,世界範圍內各種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鋒日益頻繁,沒有硝煙的鬥爭仍然存在, 且愈演愈烈、形勢嚴峻、挑戰巨大。

薄垮臺,是中共十八大前最大政治事件。薄熙來倒了,卻不表明他和維穩集團的專政路線將被拋棄。筆者曾發微博:左毒不清除,薄熙來還會來!

五年前,胡錦濤的十七大報告沒有使用「敵對勢力」一詞。二〇一二年十八大, 在他的政治報告中,出現了「高度警惕和堅決防範敵對勢力的分裂、滲透、顛覆活動,確保國家安全。」

又回來了。

[1] 有關報道見:http://news.163.com/10/0716/15/6BNN2U3O00014AEE.html

*作者為知名報導文學作家及記者,現任香港大學新聞及傳媒研究中心中國傳媒研究計畫主任。(編按:本系列第6篇定下周四9月4日刊出。請繼續關注)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