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代觀點:台北人何須羨慕林百貨

2014-08-03 09:57

? 人氣

衡陽路、博愛路的國泰金控大樓,曾經是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菊元百貨(右)。(取自維基百科,風傳媒合成)

衡陽路、博愛路的國泰金控大樓,曾經是台灣第一家百貨公司:菊元百貨(右)。(取自維基百科,風傳媒合成)

「最近台北市大稻埕永樂町市場前,即舊南街現稻江建築組合店鋪預定地對面,要建設『倫敦』百貨店,資本金約十萬元,建築費二萬圓高樓六層,一階洋什貨二階吳服類,三階各種賣店,四階演藝場,五階食堂,六階喫茶、展望等…」(台灣日日新報,1933.09.20)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在經過四年的整修籌備後,上個月「林百貨」以台南近年老市區振興旗艦之姿,再次對外營業,而島嶼上現代城市概念所立基的那個雅致年代,也隨之重現於台灣社會。其實,何止台南?除了大量生產的精密化與社會的中產階級化,讓設計品成為更多人可追隨的時尚外,體現城市榮光的公共建築在已開發國家「重回市區」的發展潮流下,也再次成為市民的生活場域。 

(整修後的台南林百貨。維基百科)

且不提倫敦巴黎等級的世界都會,看看德國東部五萬人口的小城哥利茲。僅管六十多年前德國波蘭邊界重劃的經濟衝擊持續到今日,但讓被譽為「德國最美麗百貨公司建築」的哥利茲百貨(Warenhaus Görlitz)重新開幕,仍被視為該市轉型的核心工程。一樣在今年六月,投資人再次確認哥利茲百貨明年恢復營業的計畫,

而它的文化底蘊,則早已成為多部好萊塢電影的場景,對城市經濟不無小補。

不過在同樣面臨舊都心空動化課題的台北市,雖然許多台北市民羨慕地看著林百貨重拾往日光彩,但以「設計之都」為目標的公部門,對於台北曾經引領風潮的地標,絕少聞問。比如代表大稻埕戰後消費文化的大千百貨,僅管在九年前就被指定為古蹟、容積也被分為十二筆變賣,但先是整修進度牛步,整建完成後還持續閒置著,讓夜裡的延平北路更顯沉寂。

又比如位於榮町(今衡陽路)的菊元百貨,六次轉手後外觀雖已不復原貌,惟建築結構仍留存至今,迄今卻無任何文化資產身份,近日由市民所發起的<搶救全台第一家百貨公司-台北「菊元百貨」>活動,也不見台北市政府積極回應。

   

菊元百貨非但是日本時代「最高的商業建築」,搭配「七重天」的「流籠」讓台灣人第一次體會什麼是摩天大樓,它也反應了整座城市對進步的渴望(比如大稻埕的殷實商人們,即希望建設一座自己的百貨,來和「城內」的日本資本一較高下),象徵著「台北銀座」榮町繁華的巔峰。這樣一座歷史百貨能否重現,考驗著台北的城市治理者是否有能力從既有的空間脈落中,找到未來的發展策略。

相較於台南,台北老城區的復興運動更為艱鉅。作為政經首都,台北集中了全國大半的辦公空間需求,但低效率的公有財產管理與各級政府(即便在戒嚴時期)的政治矛盾,讓滿是「接收日產」的站前到西門町,既無法如美國顧問希望的成為一個純粹的商業集中地,也無法在台北東擴時期同步更新,成為老市長高玉樹訪察舊金山、東京與西歐後,所擘劃的高品質住商混合區。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