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官僚輕心,防疫失控,安倍政權大危機

2020-02-26 15:00

? 人氣

經過這場疫情,安倍政權「做好做滿」的如意算盤恐將泡湯。(AP)

經過這場疫情,安倍政權「做好做滿」的如意算盤恐將泡湯。(AP)

假設日本政府從一月到三月徹底實施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四月起再好好宣傳是「不被武漢肺炎汙染的日本」,應該還趕得上奧運。但政府誤判感染對策將造成更大的損失,日本官方正在推廣的“VISIT JAPAN”,恐成為“NO VISIT JAPAN”。

情況似乎不太對勁,大家都這麼覺得,但是說不上是哪個環節出錯了,又是誰該負起責任,整整一個月籠罩在充滿迷霧的氛圍下。現在導出一個結論就是:「日本的防疫工作失敗了」的事實。

重蹈福島核災應變失能覆轍

扣掉鑽石公主號的感染乘客,日本的確診人數截至二月二十五日為止已逾一六○人,而且範圍從北到南,包括北海道、東京、名古屋、九州、沖繩,幾乎是無一倖免,甚至是無法確認感染途徑的「社區感染」病例也持續增加。

有關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應對措施,每天不斷更新的消息,不只是外國人,就連日本人也相當驚訝。其中,鑽石公主號的乘客沒有做好隔離措施就送回日本,就是最好的例子。

連日來,日本民眾的腦子裡充滿了問號:「事情怎樣了?」我想用中文的「失控」來形容是再貼切不過了。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成功三度連任自民黨總裁,成為戰後任期最長的首相,本來在東京奧運結束後,到二○二一年九月任期結束為止,打著「做好做滿」的如意算盤,看樣子應該是泡湯了,日本國民也不允許吧!安倍政權的後半段,沒想到是以慘遭滑鐵盧的局面收場。

尤其是日本政府在初期防疫行動就落後一大截。因為防疫成功與否的評價基準在於「有效抑制國內感染者增加的趨勢,讓死亡人數維持零人」,就這一點來說,日本已經在經歷失敗了。然而,恐怕很難以單純的失敗來收尾。

日本的應對方式以軍事來打比方的話,就像是「兵力的逐次投入」。戰況不妙時,就逐漸補充兵力來應戰,不斷重複,只是在挖東牆補西牆而已。這也是日本在第二次大戰苦嘗敗果的原因之一;福島核電廠事故時也看見到同樣的情形。日本人的危機處理能力有問題,平常運作順暢的決策機制,一遇到預料外的情況時就變成小學生。所謂的民族性,難道是不管經歷多少次的失敗,也無法改變的嗎?

東京、上班族、口罩、日本。(美聯社)
日本籠罩在武漢肺炎疫情的迷霧中,從北到南,包括北海道、東京、沖繩等無一倖免。(美聯社)

過於自豪導致初期反應遲鈍

此外,我認為日本對問題「嚴重性」的認知和台灣有差。照理說,日本是島國,地理形勢有利於防疫工作,在過去也不曾經歷過大規模的傳染病,即便是二○○三年的SARS也沒有出現感染者死亡的病例。日本是高檢疫能力的國家,環境也很乾淨,不容易孳生病源,一開始有這樣的「自豪」也是無可厚非的,所以才導致日本政府的初期行動太過遲鈍,也太晚了。

日本政府在二月十四日成立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症對策專家會議,而中國的武漢肺炎問題在一月中旬就進入緊急狀態了,那麼在這一個月的期間,他們在做什麼呢?

實際上,日本在一月三十日成立對策本部會議,但是組織成員皆為官僚,無法對防疫工作施做出實質上的討論,現場的應對措施也全權交由厚生勞動省。會議召開了十次左右,每次都在幾十分鐘到一小時結束,不過是流於形式罷了。

這一個月在防疫工作上的掉以輕心,無疑是讓武漢肺炎在日本境內擴散的最大要因,重重摔了一跤。讓人聯想到武漢肺炎一傳出時,正是因為湖北省無法在第一時間掌握實況,導致延遲採取應對措施。日本在這一個月的防疫失敗,說不定在往後的十年,都會為付出慘痛的代價而感到後悔不已。

二月二十日厚生勞動省官員在說明會上稱,武漢肺炎患者只要沒有像「哥吉拉」那樣大聲咳嗽,就不會傳染。此言引發外界炮轟。關於疫情問題的發言人,至今還沒有明確人選。理論上是首相安倍晉三,但是目前他在國會陷入因為醜聞而遭受攻擊的窘境,不適合站在解決問題的前線。厚生勞動大臣加藤勝信原本就是官僚出身,與加藤六月這位已故重量級政治家的女兒結婚並入贅改姓。他平時的工作能力強,頗受評價,但是在電視上的發言搖擺不定,缺乏傳遞訊息的魄力,明顯不適合擔任危機處理的領導人。

未即時管制中國遊客是一大錯誤

日本的運氣也不好,單就處理郵輪鑽石公主號內的群聚感染就忙得焦頭爛額,無暇顧及國內。照理說,鑽石公主號的船籍是英國,日本沒有接納的義務,但因為裡面有近半數的乘客是日本人,基於人道關懷才允許郵輪靠岸。在人類史上,鮮少經歷巨大客船內發生傳染病的事態,雖然日本在處理上有一些疏失,但是也有值得同情的地方。

一月下旬,日本社會的注意力不在日本的境內擴散,而是全部都在關注這艘郵輪內的群聚感染,才會錯過防疫的黃金時期。

日本政府也犯了很大的錯。那就是在第一時間沒有嚴格限制中國遊客的進出,而且現在依然沒有發布禁令。沒有全面限制中國人進出的日本和南韓疫情都升高,反觀台灣和新加坡對從中港澳入境者嚴格執行檢疫,有效防範感染擴大。

從這一點來看,在疫情流行的初期階段採取「防疫措施」,是具有重大意義的,美國也是徹底採取防疫措施的國家。因為一旦傳染病開始流行,再做防疫調查之類的工作,已經沒什麼意義了。最有效的防疫措施就是封鎖。然而,對中國遊客採取放任,讓日本錯失最大的防疫機會。

安倍未強硬防疫的三大原因

那麼日本為何會採取這樣的應對方式呢?我認為有以下三點理由:

一、對中日關係有所顧慮。因為習近平原定在四月訪日,想當然爾,日本在心態上不想要惹中國政府不高興。

二、遵從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意見。日本在檯面上向來是聯合國中心主義,因此聽信WHO初期的樂觀判斷。

三、擔心「東京奧運」受到波及。在心態上想要避免對這場難得的「祭典」產生一些負面影響,包含中國遊客在內,擔心影響外國人赴日旅行的意願。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升高,日本還要不要/能不能繼續舉辦東京奧運,成了各界最大的懸念之一。(美聯社)
東京奧運辦不辦,成了日本的難題。(美聯社)

對日本而言,習近平訪日、與聯合國的良好關係、東京奧運在平時是「資產」,卻因為武漢肺炎的出現,頓時成為「負債」,日本人這時就有必要「認賠殺出」,否則將來可能背負更加龐大沉重的負債。

假設從一月到三月徹底實施武漢肺炎的防疫工作,四月起再好好宣傳是「不被武漢肺炎汙染的日本」,應該還趕得上奧運。日本政府誤判感染對策,來不及認賠殺出的結果,反而是造成更大的損失。遺憾的是,日本政府正在推廣“VISIT JAPAN”的旅遊活動,現在成為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NO VISIT JAPAN”。

武漢肺炎成為自民黨政權的惡夢

這般光景似乎在哪裡看過?沒錯,正是一一年民主黨政權在處理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時,陷入捉襟見肘的窘境。對此,自民黨的口號是「終止民主黨政權的惡夢」而在選舉中獲勝。然而,這次的武漢肺炎問題,可以想見的是,在幾年後將成為日本人口中談論的「自民黨政權的惡夢」。

在疫情獲得有效控制之前,日本人去台灣旅行可能會遭受到白眼吧!但這也不能怪台灣人,因為是日本人自己種下的因,形成今日這樣的果。(本文作者為作家、資深媒體人、大東文化大學特聘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