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感謝陳副總統的認證,基金績效 7% 不是夢!

2017-03-14 06:20

? 人氣

作者表示,如何讓各個保險及退休基金獨立經營,擺脫政治力的影響,純然由投資理財的專業來主導,才是對症下藥的作法。(資料照,甘岱民攝)

作者表示,如何讓各個保險及退休基金獨立經營,擺脫政治力的影響,純然由投資理財的專業來主導,才是對症下藥的作法。(資料照,甘岱民攝)

盼了好久,終於盼到這次主導國家年金改革的主事者願意拿出誠意來解決基金績效問題了。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只是,看錯病兆,開錯藥方的門外漢情況還是一直存在著。近日拋出的基金經營管理採行「行政法人」模式的議題,就是其中一帖錯誤的藥方!主事者滿心地以為採取「行政法人」模式,就可以兼具「專業」與「監督」這兩種好處,一舉革除現行由公務員操盤各項保險及退休基金績效不彰的毛病,也可以擁有民間企業靈活經營、獲利導向的益處,然而,事情真有這種1加1等於2的加法效應?韓國現行的退休基金管理便是採行「行政法人」的方式,結果日前才爆出政府黑手依然可以施壓、介入基金的管理跟運作,因而迸發重大違法情事,嚴重影響基金受益人的權益

殷鑑不遠,所以主導這波年金改革的年金改革委員會豈可依樣畫葫蘆、照本宣科地將南韓經驗移植過來?如此一來,基金經營管理的績效問題,還是會一樣難起沉痾、懸而未決呀!

早在第18次國家年金改革會議時,便有與會委員提出基金投資就是賭博、就是「零和遊戲」,有人贏錢,就會有人輸錢,以及政府基金不可以與民爭利...諸如此類的發言。之後屢屢在各個政論節目上也曾聽聞這一類「投資就是賭博」的謬論,這其中,某位張姓教師工會理事長還曾經說過:「如果真的要講績效,其實拿去賭博是最快的。」這一類的話語

投資真的是賭博嗎?我承認,沒有投資理念、策略,要想在市場上賺到錢,讓資本累積增加,這是一件緣木求魚、難上加難的事情。可是,若是學有專精,具備相關投資理財專業的投資者呢?他們也是像賭徒一樣,每一項的投資都是賭一把,都只是憑運氣而已嗎?我想,把專業的美國華爾街眾多財經投資企業、公司類比成賭博的競合者,這應該是不倫不類的,否則各個大專院校普遍開設經濟、財經與市場交易相關課程,難道竟只是為了迎合賭徒們的需求而已?遑論各個對沖基金、共同基金以及退休基金屢屢從投資市場贏取可觀的基金淨值,難道這也都是碰運氣而來的?

眾所周知,投資環境與時推移、變化頗鉅,也由於國際局勢瞬息萬變,2000年科技泡沫、2002年美伊戰爭、2008年金融風暴、2011年歐債危機和2015年因中國經濟成長減緩,全球年金基金無可避免出現虧損,但是如何採取中長期投資布局使虧損降低,這絕非靠運氣而是靠專業團隊

以軍公教而言,新制退撫制度,因係採用所謂的「完全提存準備制」,故基金之運用損益,對退休金之給付,影響重大。根據1985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Franco Modigliani的研究,在基金積累性體制下,可供給付退休金的資金基本上不會受到人口結構中與增長有關的變化影響,因為退休金不是由年輕職工的繳費來進行支付的,而是來自於領取退休金這些人長期積累的資本。然而,我們國內的保險及退休基金長期以來的經營績效不彰,眾所周知,平均年化投報率約在3%左右,與國際上各個退休基金動輒7%以上之績效相比,實在是十分令人汗顏!須知各個保險及退休基金營運績效之良窳,正是除了基金繳費收入之外,另一個攸關受益人各項給付需求的重要財務收入來源。基金投資運用收入的挹注,甚至於遠遠重要於繳費收入,這一點,尤其在「完全提存準備制」的基金身上更是明顯。

既然改善基金的經營績效氛圍刻正形成中,但要如何改?改什麼?這反而是在這股風潮底下,我們應該要剴切深思、多方思量的重中之重,因為沒有足夠的基金積累,如何面對有朝一日的給付需求呢?筆者建議主事者一定要大刀闊斧、另闢蹊徑,不要再因循苟且,採用既有的經營管理模式,因為這一套模式已經「實驗」了21年了,很顯然地並無法符應軍公教勞的退休金需求。眼前有學者專家建議「行政法人」制,但這將只會治絲益棼、加速破產而已,因為政府的黑手還是可以進行干預。為今之計,如何讓各個保險及退休基金獨立經營,擺脫政治力的影響,純然由投資理財的專業來主導,這樣子的改革,方為開對藥方!

至於改革後,應該要有多好的績效才能稱得上好呢?我想,陳建仁副總統在政論節目上已經給我們指出了一個投資績效標準指標(Benchmark ratio),那就是7%。所以,副總統掛保證,國外一般的基金年化經營績效都是以此為基準,那是檢視一檔基金表現的最低標準,別忘了,國際上不乏屢屢超越這個最低預設標準甚多的退休基金。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既然有心要好好改革退休金問題了,國內各個政治人物們,何不藉此契機,將年金改革改好、改滿,也改對呢?

年金改革文章。(陳山河提供)
Modigliani, Franco, and Arun Muralidhar, 2004. Rethinking Pension Reform.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陳山河提供)
副總統陳建仁談年金改革畫面。(陳山河提供)
副總統陳建仁談年金改革畫面。(陳山河提供)
副總統陳建仁談年金改革畫面。(陳山河提供)
副總統陳建仁談年金改革畫面。(陳山河提供)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