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為什麼該繼續罷免韓國瑜?

2020-01-17 06:00

? 人氣

高雄市長韓國瑜回歸市政,出席高雄燈會藝術節記者會。(圖/徐炳文攝)

高雄市長韓國瑜回歸市政,出席高雄燈會藝術節記者會。(圖/徐炳文攝)

罷免的意義

大選結果出爐,罷韓的聲勢高漲,各方預測韓國瑜有可能在五月份遭到罷免被逐出高雄。罷韓團體 We Care 發起人尹立表示,除非韓自行請辭,否則罷免程序不會中止。

我個人支持續推罷免案,理由是韓國瑜烙跑去選總統損害了他自己的信用,而信用是統治的基礎。官民相忌只會讓政策窒礙難行,這應該不是當時承諾帶給高雄新氣象的韓市長所樂見。從這個角度來看,罷免案反而成為跨越這道難題的關鍵。

在內閣制國家,每遇到難有共識的政治爭議,反對黨能對目前的內閣提出不信任案。一旦得到過半議員的支持內閣就必須解散重組,反過來說不受信任的政府也能解散國會重新改選,訴諸民意解決政治上的僵局。

我們不難看出,罷免案有著類似不信任案的意義。國民黨江啟臣委員認為黨應該協助韓市長度過罷免危機,其實大可不必。罷免案通過固然損失慘重,但只要韓國瑜挺過罷免就相當於獲得高雄市民的重新授權,對於剩下三年(甚至七年)任期有益無害。韓總一項自詡英雄好漢,好漢做事好漢當,自己捅出的簍子難道不該自己收拾?韓應該自己也有所覺悟,復職第一天受訪即表示會正面迎戰罷免。

20191226-罷韓四君子26日至中選會提出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與會者將連署書一一送入中選會。(盧逸峰攝)
罷韓四君子到中選會提出高雄市長韓國瑜罷免案,與會者將連署書一一送入中選會。(盧逸峰攝)

韓國瑜該怎麼回應?

罷免不是選舉,不表示被罷免的一方除了等待就無事可做。那麼韓市長該怎麼做呢?首先當然是對市民道歉,承認自己的魯莽以及無知,然後提出具體的執政計畫,努力重建與市民間的關係。

韓國瑜在2018年競選時的政見頂多算是「政綱」,缺乏可執行的內容和細節,須要大幅修正,重新聚焦在實際的問題上。高雄的問題重重眾所周知,嚴重的空污怎麼處理?三千億的債務怎麼還?還到什麼時候?人口外移要怎麼解決?都需要對市民交代清楚。

此外過去的競選主軸(發大財?)不是不能續推,但需重新評估或另尋替代方案。愛情產業適合在哪發展?除了愛河旁有沒有別的地點適合?南台灣大機場又該蓋在哪?錢要從哪來?個人不看好這些投資,根本的原因是市府(非市長)本身的信用低迷(負債),很難籌到這麼多經費去從事建設。

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共同發表評論,要求市長韓國瑜「公開道歉 專心市政」。(圖/徐炳文攝)
民進黨高雄市議會黨團,共同發表評論,要求市長韓國瑜「公開道歉 專心市政」。(圖/徐炳文攝)

韓總劫數難逃?

最後也是大家最有興趣的問題應該是罷免案會有什麼結局。我對這件事情的判斷和選前沒什麼不同:罷韓不會過。

用這次選舉預測下次選舉是不靠譜的。用2018年選舉結果無法預期國民黨2020的失敗,同理我們也無法依據前幾天的結果來預期罷韓能夠過關。認為罷韓會過的一個依據是蔡英文在高雄拿下109萬票,看來要過門檻並不難(57萬同意票)。問題在這個資訊是否真能這樣解讀? 有兩個可能:

一、高雄市民希望韓國瑜回去當市長;

二、高雄市民希望換一個韓國瑜以外的市長。

要2的情形才有可能罷韓成功,若是如此罷免加上改選要花上好幾億的公帑,還要大半年才會塵埃落定。以目前剛選完社會需要和解和休養的氛圍,續推罷免和改選未必是選民之所願,何況就前文提及的種種治理困境,市民未必希望迎接民進黨班師回朝。當然所有事件都只是機率問題,仍存在韓自行請辭市長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的可能。屆時罷免就成了多餘,只需要改選而已。韓如果真蠢到那個地步我也無話可說,這個名字很快就會在台灣政壇上消失。

*作者為自由撰稿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