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觀點: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2017-02-02 06:40

? 人氣

各位,除非是完成現代轉型、歷史已然終結的國族,只需孜孜於具體公共政策層面,否則,歷史觀、歷史感與歷史願景的闕如,是政治之大病,也是國族心智羸弱之敗象,表明前景不明之際,既無心也無力,則市儈政治與平庸政治借助權力政治統轄社會,必至極權登場,而白茫茫大地也。也正因為此,上述後果和全面內戰態勢,遂應運而生。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第二,當下中國缺乏國家哲學,缺乏對於國家理性的拷問、提煉與政治表達,也缺乏健全啟蒙了的公民理性來制約和導引國家理性。執政黨十八屆四中全會提出建立現代治理體系,可謂順應時勢與人心。但現實情形卻是,由於意識形態再度逐漸收攏,底層創造力受壓,僵化體制反而複歸,其表現為上述文革式思維與行為方式再度登場,內裡則是因為當下中國缺乏國家哲學和對於國家理性的深層次理論拷問和思想提煉,精神貧血困乏,有以然哉,所以然載。就此而言,中國文明的法政哲學、歷史沉思與倫理追問,正需臥薪嚐膽,以在境性成熟思考,支撐起大轉型所需之心智與心性,而不當再祭敵我矛盾與鬥爭哲學大旗,摧殘正在發育涵養,而有望蓄勢待發的漢語思想,打壓天下讀書人的自由思考也。

第三,值此歷史關鍵時刻,當下政體缺乏道義動機與基於現代中國歷史意識的政治擔當。此一道義動機和政治擔當非他,就是以中華文明的復興為己任,以全體十四萬萬中國人的福祉為福祉,而非以一黨一派利益為歸屬。而十四萬萬中國人民的最大福祉,不外是在依歸現代文明普世價值的意義上,追求富強、民主與文明,在此刻往下的一、兩代人時段內,最終完成這一波歷史大轉型,而締造一個「立憲民主、人民共和」的現代中國。而恰恰是在這一點上,由於歷史觀闕如,導致道義動機萎靡,故而,未能強毅力行,肩負起這一歷史擔當、道義擔當和政治擔當,則行百里者半九十矣。

為什麼倒退?還能倒退到哪個地步?

幾年前,大家焦慮的是改革往哪兒改,怎麼改,怎麼改得這麼慢。畢竟,自1860年開啟洋務運動以來,「改革開放」及其所確立的基本路向、理念和願景,是中國現代政治的主流歷史意識,也是中國近代歷史的主流政治意志,雖幾經反復,迭遭波折,卻不絕如縷,終究彙聚成長河大波,洶湧澎湃。但是,僅僅過了兩、三年,在一片歡呼聲中,歷經一百多年的奮鬥,尤其是三十多年的改革開放,沒料想,今天我們的擔憂變成了「怎麼在倒退、為什麼會倒退、不知道還會退到哪一步?」這樣的恐慌和憂懼。

這是為什麼? 當然,大面兒上來說,它源於世事與時勢,而輾轉為今天的形勢。而今天的形勢,凡此不進則退與普遍擔憂,正如執政黨的判斷,實際上表明中國的經濟社會和政治發展到了一個關鍵時刻,各種矛盾彙聚,卻又未能正面迎應,有以然哉。也就是說,超逾一個半世紀的中國長程大轉型,一個秦漢以來最為浩瀚而劇烈的大轉型,到了最後的收尾階段,一個即將水落石出的收束時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