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觀點: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2017-02-02 06:40

? 人氣

綜上五點,導致了下述五大後果,在在印證了有關「全面內戰」這一憂懼。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第一,隨著經濟下滑,資本外逃,經濟問題的深層透露的是企業信心的下降,而其背後,則是對於既有法制的不信任。雖然有「私產入憲」,《物權法》亦且赫然在世,前不久高層還以權威機構名義下發保護私有產權的通知,但卻沒能喚回信心,則經濟信心下滑的背後,是對既有法制的不信任,而法制之所以沒有獲得應有的公信力和權威性,是因為法制背後的政治體制,其政治道義信譽,並沒有建立起來,未能獲得確信,因此折射的是政治統治的正當性及其道義信仰的闕如,造成社會大眾對其信義不足的全面危機。換言之,對於既有政體是否能夠兌現保護合法產權這一政治承諾,並訴諸強固法制,實在沒什麼信心。此刻極左思潮和極左理念推波助瀾掀動的全面內戰態勢,特別是地方公權機構的曖昧態度,無疑加劇了這一疑懼與恐慌。

第二,官僚階層普遍不作為,文官集團軟抵抗,底層創造力與民間活力正在逐步喪失。各位知道,中國幾十年來的改革開放,依恃高層推導與底層創造力之兩相配合。民間的活力,包括民營資本的創造性增長,加上官僚集團,尤其是地方官僚集團的利益驅動與政績推導,特別是多所緩和、寬和的政治氛圍,官家不再著意傷民,少擾民,給社會鬆綁,凡此聚合發力,造就了三十年的經濟成長與社會進步。但是,此時此刻,伴隨著政治上的不確定性,不僅民間活力正在喪失,底層創造力隳矣,而且,官僚集團的不作為導致的改革空轉,甚至借改革的名義而行反改革之實,或者,徒有名頭的假改革反倒大行其道,正在使改革所積累的政治信義,以及由此培養的全民信念,逐漸流失。由此,為了應付而無事忙的所謂改革,比如刻下的司法改革與某些高校的人事制度改革,其實是一場鬧劇,便為一例。

第三,最近一、兩年來,面對極左思潮與極左勢力的日益坐大與文革式社會政治狀態的回歸勢頭,已經造成全民人心惶惶。尤其是知識階層,社會精英團體,包括權力精英、資本精英與知識精英,普遍感到不安和憂懼。此種情形如果再進一步加劇,可能摧毀這個社會最具活力也最具中道理性的建設性力量,同時,也就是一種大轉型關鍵時段、各種矛盾爆發之際可得依恃的緩衝力量。其於社會撕裂之際,實際上令社會自主性——如果還有一定自主性的話——遭受重創,社會發育停滯,削弱的是中國社會最具創造力的部分。 實在不明白,中國的讀書人老老實實,對國家民族滿懷深情,任勞任怨,起早摸黑,為何在極左勢力眼中,動不動就被視為敵對勢力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