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觀點: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2017-02-02 06:40

? 人氣

第四,共和模式淡化,黨國一體形態更趨強化。實際上,是黨國一體、黨政一體、軍政一體和經政一體,甚至有君師一體的苗頭。本來,改革開放與國家治理現代化,其本義,其進路,就是要在維護執政黨領導地位的同時,破解黨國一體與黨政一體,借由黨政分開而淡化黨國一體。胡趙改革與胡溫新政初期,基本上循此思路前行,使得國家建構的共和形態,仿佛蔚為政治大方向。可惜這幾年,雖然講得很好聽,實際上黨國一體的趨勢有增無減,黨國一體體制愈益凸顯強化。而一旦黨國一體形成高壓態勢,徹底排斥和壓抑社會成長和民間發育,實際上等於以黨國方式將共和作廢,向全民宣戰,而這與改革開放的根本思路和基本價值背道而馳,正在將中國拖入全面內戰的境地。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正是在此情形下,才出現了諸如「央視姓黨,請您放心」這類錯位而肉麻的諛詞,而產權改革、地產確權遲遲難以到位,一部物權法所能確立的不過是半拉子物權,同樣原由在此。

台商(取自央視臉書)
中共官媒豈止央視姓黨。圖為央視播出台商救助於中國駐外使館的畫面。(取自央視臉書)

第五,維權政治消隱,暴民政治登場。2003年開始的「胡溫新政」,媒介以所謂「民權元年」嘉喻。雖說虎頭蛇尾,但自此的確開啟了具有現代啟蒙政治意義上的民間自發維權活動,並有諸多權力與權利良性互動的範例,也是真實的。此後「奧運」在即,志在維穩,這一良性互動進程逐漸緩滯,並終究停滯,權力獨大一面倒格局遂又強勢回歸,民間以「權力向權利的反撲」諷喻之。

與「齊一變,至於魯;魯一變,至於道」相反,最近兩三年來,尤其是最近一年來,不料想,維權政治停滯後,暴民政治卻登場了,主要表現為時不時上演的草根毛左式暴力化傾向。最近發生在濟南的草根毛左對大學教授的街頭圍攻與「大批判」,特別是它的暴力化傾向,顯系背後組織化運作的結果,並獲得了警方的變相容忍和體制內的快速回應。不是別的,正是後者,讓人不寒而慄,懷疑是不是又回到了「反右」與「文革」爆發的前夕。

——朋友,積小惡而為大惡,匯點滴以成潮流,所有的政治運動,甚至戰爭,不都是這麼慢慢折騰,終於鬧大,而終究不可收拾的嗎!因此,街頭圍攻與大批判登場,及其暴民政治化,表明以治安對付政治、用政制反制政治的政體格局下,社會發育受阻,健全的社會理性建設與商談性對話機制闕如,則暴民政治疊加民粹勢力乘隙而入,社會生態惡化,正為「全面內戰」的不祥之兆,需要趕緊刹車,以防不測也。

——再說一句,對此草根毛左暴民政治,必須趕緊刹車,否則,作為轉移與寄寓特定政治目的和發洩社會憤怒的暴力形式,必將蔓延開來,而不可收拾矣!

極左思潮坐大 帝國情結與戰略透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