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章潤觀點:盛世危言─中國在臨界點上

2017-02-02 06:40

? 人氣

比如,前不久教育部長發文,一棍子打下來,將高校這一斯文發育之地定義為「陣地,將全體高校教師劃歸敵對勢力範圍,令人齒寒。論其源流,正不外基於此種敵對思維與鬥爭哲學,而有此極不負責、最為卑劣無恥之言。其言其行,不僅在高校教師中無限樹立敵對面,給當下的社會緊張狀態添油加醋,而且,從根本理念層面上違背了政治正義,實在不配擔當總綰大國教育之首席長官也。——各位,官員為了上位與自保,紛紛以出格言論和甯左勿右現身占位,給社會大眾傳遞的是文革式社會政治資訊,其之極端不負責任與無恥之尤,影響最為惡劣,危害最為嚴重,怎麼就不見高層警示撻伐呢!?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指「敵對勢力」滲透教育,引發強烈爭議。(資料照/新華社)
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指「敵對勢力」滲透教育,引發強烈爭議。(資料照/新華社)

上述現象,考鏡源流,東亞不期然間之進入軍備競爭,歐美右轉可能引發新一輪冷戰,均為誘發鬥爭哲學的外因,並互為因果。而一旦陷入軍備競爭與冷戰,對於中國這一尚處轉型進程之中的國族來說,其所追求的現代體制與國家建構尚未完全成型落地,則「現代中國」的涵養進程有可能因此中斷,非為福也。中國近代史上,此間教訓深重。1894年、1937年,日寇侵華,兩度打斷中國的現代化進程。1949年後,深濡斯拉夫式蠻力極權政治色彩的猶太摩西—日爾曼式鬥爭哲學,參和著刻薄寡恩的法家思緒,風火相助,共同君臨中國,再度打斷現代中國的成長進程,直到1978年執政黨三中全會以後,撥亂反正,中國歷史方始重歸改革開放軌道,而以追求富強、民主和文明為鵠的。有鑑於此,今天中國切忌重蹈一戰前德國式、二戰前日本式與二戰後蘇俄式軍備競賽和冷戰覆轍,相反,仍需「一心一意謀發展,聚精會神抓建設」。否則,失卻這一「視窗期」,現代化進程就此打斷,而下一次機會何時才有,鬼知道。

第三,「公民團結」理想逐漸被「敵我關係」思路取代。和諧理念的致思進路是公民團結,並希望達成國民友愛與公民團結的結果。而敵我關係意識旨在區分敵我,強調「自家人」與「外人」,意味著將國民分類為敵我兩方,而非共和國的平等一體的分享者。「趙家人」一語流行,正說明整個社會對此普遍不滿,也不屑。

本來,「共和國」這一理念意味著全體國民均為國家的所有者,當然的主權者,縱有利益之爭與價值之別,何有敵我之分。而追根究源,之所以倒退回如此陳舊的非共和國模式意識形態,就在於當下政體缺乏國家哲學,面對轉型關鍵時刻之重重矛盾,無理論與思想利器可用,卻又因為利益所在,刻意拒斥包括古典中國文教傳統積攢下來的普世文明,不得已,只好重回最為熟悉的敵人論。與此同時,大國博弈進程中的多邊互動所造成的步步緊逼態勢,導致意識形態冷戰實際上早已開打。其實,此間苗頭,起自2015年初反對普世價值,到如今,對於讀書人和新興社會階層的刻意防備、戒懼和排斥,表明了一種摧殘體制內外理想主義的極左思潮有可能重歸主流,則害莫大焉。正是在此情形下,不僅是社會上,而且,高校中的文革餘孽及其思維方式,亦且已然蠢蠢欲動,甚至開始了針對特定教師的政治攻擊。因而,重提鬥爭哲學與強調敵我關係,實為一體之兩面,正在將中國拖入全面內戰狀態。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