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乎一天到晚撿屍體、最怕無線電傳出「催命符」 石虎媽媽陳美汀:牠們需要所有人的力量

2020-01-06 08:10

? 人氣

台灣石虎面對棲地流失、棲地品質劣化、非法獵捕等威脅,已經瀕臨絕種。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資料照,甘岱民攝)

台灣石虎面對棲地流失、棲地品質劣化、非法獵捕等威脅,已經瀕臨絕種。圖為台北市立動物園中的石虎。(資料照,甘岱民攝)

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5日在「滅絕以前,看見石虎保育的曙光」論壇上分享近年來的研究及石虎野放經歷,直言與石虎工作「是一件很快樂、也很悲傷的事。」陳美汀指出,石虎面對棲地流失、非法獵捕等威脅,需要靠所有人的力量,才能讓石虎不走向滅絕黃昏。

被外界稱為「石虎媽媽」的陳美汀,是台灣少數以瀕絕動物石虎為研究對象的學者及保育者。1998年陳美汀開始研究石虎,直到2004年才拍到全台第一張野生石虎照片,至2008年後陸續確認石虎出沒於苗栗、新竹的原始林、闊葉林、草生地、農地等不同地景交錯處。

20200105-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左)與協會秘書長吳佳其(右)。(尹俞歡攝)
石虎保育協會理事長陳美汀(左)與協會秘書長吳佳其(右)分享近年來的研究及石虎野放經歷。(尹俞歡攝)

除出沒地區外,陳美汀也透過為石虎佩戴追蹤器,追蹤野放石虎狀況,了解石虎的習性。2007年她野放名為阿樹的公石虎,阿樹卻隔沒多久被捕獸夾抓到。為了讓阿樹能順利回歸野外,陳美汀每天到屏東保育類野生動物收容中心陪伴阿樹,最終牠躲過截肢威脅。但二次野放後,陳美汀卻仍又在2周內收到阿樹的死亡訊號,解剖發現是因吃下農藥「好年冬」而被毒死。

陳美汀:研究石虎是一件很快樂、也很悲傷的事

後來陳美汀野放的4隻石虎,也陸續因被捕獸夾抓或人為獵捕而失蹤、死亡,野放後多活不過1年。「這個研究對我來說很傷,」陳美汀說,自己當時幾乎一天到晚撿屍體,很怕追蹤的無線電隨時又會傳出1分鐘80響、如「催命符」般的死亡訊號,「研究石虎是一件很快樂、也很悲傷的事。」

2012年開始,陳美汀陸續撿到7隻小石虎,為了不讓牠們被人類圈養,陳美汀開始進行軟式野放訓練,讓小石虎回到原本的山林。儘管野放前陳美汀都會訓練小石虎打獵、迴避人類、建立領域,也都佩戴發報器,但小石虎們回歸野外後仍難抵擋野外生存威脅,被人類毒死、或被獵狗追捕。

野放的石虎中,陳美汀坦言自己最在意追蹤3年的石虎阿嵐。在野放訓練的半年間,陳美汀每天帶阿嵐到山裡散步,訓練狩獵技巧、認識各種野生動物,她也會每天記錄與阿嵐遭遇的大小事。好比有天他們在散步途中碰到3隻食蟹獴,沒有遇過食蟹獴的阿嵐想閃躲,陳美汀便對食蟹獴發出威嚇噓聲、讓食蟹獴離開,阿嵐也因此較有信心、沒有離開。

「悲傷夠了」就應該要站起來 繼續為石虎努力

阿嵐成功野放後,陳美汀除了定期帶「伴手禮」探望、確認阿嵐沒有受傷或變瘦,平日則是靠追蹤器掌握阿嵐動態,但去年1月卻失去訊號,至今1年沒有任何消息。陳美汀坦言自己沮喪了1年,如今覺得「悲傷夠了」,應該要站起來,繼續為石虎保育努力。

陳美汀說,自己住在苗栗,雖然常常看不到石虎,但只要看到山林、河床,就能想像正有一隻隻石虎在其中穿梭,「那對我來說是件非常快樂的事。」她表示,石虎面對棲地流失、棲地品質劣化、非法獵捕等威脅,要靠所有人一起保護石虎不受影響,「石虎接下來會走向滅絕、還是迎向曙光,不是靠牠們自己決定,而是靠我們每個人決定。」

喜歡這篇文章嗎?

尹俞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