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教育》請準總統正視學貸問題!

2020-01-06 05:50

? 人氣

學貸問題愈趨嚴重,必須正視。為大學博覽會。(陳明仁攝)

學貸問題愈趨嚴重,必須正視。為大學博覽會。(陳明仁攝)

前幾個月學貸的議題受到許多關注,可惜的是卻沒有實質提出解決的作法。當時總統參選人猛攻青年議題,抛出了學貸免息的政見,預估一年政府將增加16億元的預算;但相較於每月只省下幾百元利息的學生,真能解決青年勞工還不起學貸,低薪家庭學生被迫貸款的問題嗎?

根據歷年來的申貸人次與金額統計來看,從85學年有67,210人次申請,貸款總額24億元,每年開始逐漸遞增,到了98學年最高已暴增為817,406人次申請,總額高達302億元,成長幅度有12倍之多。但不知是否受到少子化因素影響,從98學年之後則開始減緩,到106學年已降為488,755人次申請,貸款總額也有203億元。

這些數字的背後,是多少個家庭背負著沉重的經濟負擔,對於低收入家庭的學生而言,學費只是其中支出的項目之一,還有住宿費、生活費、交通費等開銷,學生下課能不去打工嗎?又怎能兼顧學習的品質?

日前有一份統計學生短期打工10萬多筆資料發現,打工人數最多的前十名全都是私立大學的學生。此現象也突顯出就讀私校學費壓力大,若是經濟負擔較高的家庭,反而要支付更多的學費。也因此只要傳出學雜費調漲的風聲,學生及一些工會團體就會強烈反對,認為教育不能商品化,因為學貸與高學費兩者是相關連。

20180531-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的大專同學們,教育部前抗議漲學費活動,並在衝入時與警發生推擠衝突,遭警上束帶,遭放後呼口號。(陳明仁攝)
每每傳出學費調漲的風聲,便會引起各方學生及工會團體的強烈反對。圖為去年反教育商品化聯盟的大專學生,至教育部前抗議漲學費活動。(資料照,陳明仁攝)

事實上,從歷年的學費調整幅度可以發現,除了公立大學的學雜費在90學年以前的確有大幅度的調高外,93學年起教育部開始採取「合理微調、嚴格把關、照顧弱勢」的原則,以及97年6月13日發布《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特別是在學雜費調整幅度與審議基準方面的規定,可看出接下來十幾年的變化,學費漲幅其實是很有限。

以公立大學來說,從96學年起一學年為59,288元,每年微幅調降,到107學年降為58,728元;私立大學則是歷年平均微幅調升,從92學年104,082元微調到107學年時的109,944元,其中從97學年後就沒調漲。

但弔詭的是,既便如此還是認為學費是高的,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國內經濟景氣停滯、貧富懸殊擴大,加上整體的薪資凍漲,大學生畢業後起薪普遍來得低有關。相對地,這樣的氛圍之下,連帶也會讓學校經營更加不容易,直接把成本的壓力加諸在學生身上。最明顯的是縮減學校的開課量而改為大班課,造成班級人數過多的情形;以及學校的設備老舊汰換速度緩慢,或無經費擴充人力,壓縮教師與行政人員的工作量等,到頭來影響還是學生的受教權。

有教師工會團體建議,企業投資特定的學校科系,進行產學合作模式,一方面避免學用落差,另一方面又可讓學生一邊求學、一邊賺錢,解決高學費的問題;又或者是《經濟日報》社論所建議,從理財投資的方式,申貸者畢業後以一定比例「分紅」回饋給政府。但這些意見可能是緩不濟急的作法,大部分的企業比較會對「能發大財」的科系有興趣,而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可能連養家都成了問題,如何分紅?長遠之計,我們應該去思考是從整體教育經費的分配來解決。

20191227-教室,學生,課堂,教育,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由於國內景氣停滯、貧富懸殊,加上大學生畢業後普遍低薪,讓學校經營不易,直接把成本的壓力加諸在學生身上。圖為學生示意圖。(資料照,取自pixabay)

這十幾年來,政府利用「競爭型計畫」的方式鼓勵學校申請,將教育經費補助大學及技專校院,達到某種「指標」。這些大大小小的計畫案有各式各樣的名目,所編列經費動輒數十億,甚至是百億,累積下來皆非常可觀。但是,我們花費如此龐大的人民納稅錢,卻換來某些大學為了在競爭中勝出,無所不用其極地在計畫書中巧立名目、移花接木,又或者將申請計畫變項成為教師的績效指標,造成學校及教職人員的行政負擔。

大學之所以依賴著這些補助計畫,也是因為政府控制了學費的調漲所致;矛盾的是,若學費因而調漲反而讓學生更無力償還學貸,兩者處於一種零和的關係。因此,我們應該從制度面上重新思考與調整:

一、將教育經費補助給私立大學的部分,改作為直接補助弱勢學生的學費。至於撥款金額及補助的條件,應委託國教院等單位深入研究。如此學費的調漲,就不致於影響到弱勢家庭的學生。

二、目前政府對於學費的作法是依照《專科以上學校學雜費收取辦法》規定來執行。不過教育部有時卻因選舉考量或國人觀感不佳,而暫緩調漲學費。2013年第二學期曾有三所大學提出學雜費申請,教育部隔年1月17日卻予以駁回。同一年,監察院則是通過糾正教育部「未依法公告每年學雜費收費基準調整幅度」。雖然在《學雜費收取辦法》中已明定基本調幅、放寬調幅、學雜費自主計畫等,實際上卻未實施過。

我們呼籲教育部應切實依法來執行,並與學生及教師工會等團體理性的溝通。校務基金必須公開透明,建議可設立「經費審核委員會」監督,以袪除民眾的疑慮外,政府也應重新檢討學貸的政策等。這些問題,即將揭曉的新總統當選人,應盡速妥善解決!

*作者為《通識再現》主筆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