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韓流最後逆襲,「討厭民進黨」對決「討厭韓國瑜」

2019-12-25 15:00

? 人氣

高雄挺韓遊行延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到處飄揚的風格。(顏麟宇攝)

高雄挺韓遊行延續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到處飄揚的風格。(顏麟宇攝)

究竟挺韓大遊行能否幫助韓國瑜贏得選戰?藍營輔選人士分析,三十五萬人固然能鞏固藍營基本盤,但韓營「銅牆鐵壁」的同溫層有多少擴散效應,仍待觀察。

被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陣營視為「定輸贏」的挺韓大遊行,與「罷韓大遊行」在十二月二十一日同步舉行,挺韓、罷韓雙方並未引爆衝突,終告和平落幕。挺、罷主辦方各自估算有三十五萬、五十萬人參與遊行。

從黨內初選至今,韓營已多次舉辦大型造勢,六月一日台北凱道、九月八日新北造勢,主辦方都宣稱有四十萬人到場。高雄挺韓遊行除了證明韓國瑜人氣不衰,這也是韓國瑜在十一月二十八日呼籲支持者拒答民調後的第一場全國性大型造勢,能振奮士氣。

兩捷運站出站人數有差異

不過,另一方面,在罷韓遊行之前,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的造勢場子被認為「很冷」,韓國瑜也為此多次稱自己的情況是「民調冷冰冰、民心熱呼呼」,但為何罷韓遊行卻能達到「熱呼呼」,足以跟挺韓遊行尬場?箇中之道或許才是韓營定輸贏的決戰點。

挺韓群眾在高捷凹子底站出發集結。(顏麟宇攝)
挺韓群眾在高捷凹子底站出發集結。(顏麟宇攝)

遊行當天,據高雄捷運內部資料指出,截至下午四點多為止,位於挺韓遊行出發集結點的凹子底捷運站,出站人數就多達十四萬人,遠高於罷韓遊行出發點的文化中心站二.七萬人出站。

具輔選經驗的高雄地方人士則觀察,總體而言,挺韓人數確實較多。除了外縣市韓粉相挺,許多人更是提前一晚就入住高雄,本地也有不少藍營基本盤願意站出來相挺韓國瑜,但罷韓也有達到「十萬人級別」。

他分析,在地居民參與罷韓遊行的比例更高,很多人駕駛私人載具前來,而且文化中心離轉乘站美麗島僅兩站,有的民眾乾脆從美麗島站步行到會場。

提早散場,挺韓方吃虧

據觀察,雙方都沒有明顯「被動員」的跡象,挺韓方即使有遊覽車載運民眾,但也是外縣市韓粉自行揪團租車居多;罷韓方參與群眾明顯較為年輕,被動員機率也不高。

韓國瑜(中)並未加入遊行,而是在終點準備上台。(顏麟宇攝)
韓國瑜(中)並未加入遊行,而是在終點準備上台。(顏麟宇攝)

至於挺韓方在遊行後熱議,罷韓方印有「光復高雄」的長布條,被拍到底下空空如也「充人數」,韓國瑜甚至譏嘲是「遮羞布」,但主辦方指出,布條底下確實曾充滿人潮,是拍攝時間差的問題。

其實遊行當日不乏罷韓人數更勝挺韓的媒體傳播效果,這是因為挺韓方設置在遊行終點微笑公園的主舞台,原訂晚間六點結束,卻提前了兩個多小時就散場;相較於罷韓方一路持續到晚上六點多,人潮集結效果就會勝過挺韓方。

韓國瑜開始在微笑公園唱歌致詞後,《新新聞》記者循原路線走回起點方向,發現較密集的人龍還要走五十到六十分鐘才會完全集結在微笑公園,但走到一半,主舞台即宣布結束,人群四散。

「韓營提早結束,並喊出三十五萬人參與遊行,罷韓方人潮則還在集結,當然要趁勢往上喊出五十萬人參加,撿現成便宜。」高雄地方人士剖析道。

對此,韓營解釋,為了安全因素,才讓韓國瑜早點致詞,提前結束主舞台活動,讓人群早點散去,避免維安問題,遊行效果已達到。至於韓國瑜臨時取消領軍遊行隊伍,也是基於安全第一,除了韓國瑜曾說避免推擠,幕僚也擔心遊行途中可能發生有人從上方投擲物品。

挺、罷韓遊行皆有同溫層

究竟挺韓大遊行能否幫助韓國瑜贏得選戰?藍營輔選人士分析,三十五萬人固然能鞏固藍營基本盤,但韓營「銅牆鐵壁」的同溫層有多少擴散效應,仍待觀察。

「中華民國萬歲!」「蔡騙子滾!」「民進黨下台!」當天遊行隊伍中,除了宛如「國旗趴」,也出現各種軍公教團體,而且以五十歲以上的中老年人居多,也時時可見群眾隨著播放《夜襲》、《中華民國頌》齊聲高唱;支持者除了喊出韓國瑜「凍蒜」,各種遊行標語及口號多為批判蔡政府。

喜歡韓國瑜比不過討厭韓國瑜?

「挺韓遊行已不比一年多前,韓國瑜競選高雄市長時的各大造勢,當時人群組成更多元,三十歲以上的年輕人更多,政治訴求也並不全然是『討厭民進黨』,有人只是期待改變。」高雄藍營人士如此分析。

年輕人往往更願意支持主張抗中的候選人,這對藍營相當不利。(郭晉瑋攝)
年輕人往往更願意支持主張抗中的候選人,這對藍營相當不利。(郭晉瑋攝)

罷韓一方也不遑多讓,雖然有高比例的年輕面孔,但也有不少圍繞「討厭韓國瑜」的口號及標語,甚至還有大型諷喻作品,如有人製作韓國瑜吐出舌頭的巨型頭像,方便群眾「割舌」;現場也可見以「挺香港大隊」、「踩紅媒」及「美麗島民主運動」號召的遊行隊伍。

兩方遊行其實各自處於不同光譜、不同程度的同溫層。此外,挺韓方有國民黨政治人物營造聲勢、拉票;罷韓方雖由社會團體發起,但也不乏民進黨高雄市議員、立委候選人及台灣基進贊聲、帶領各種隊伍,並參與主持。

藍營輔選策士觀察,雙方關鍵差別在於,罷韓人氣旺,除了顯示「落跑市長」效應仍相當強,這次總統大選韓國瑜在高雄的得票不容樂觀;他也指出,以「討厭韓國瑜」來號召民眾參與遊行,竟如此奏效,這點值得關注。

「蔡英文的場子冷,是因為以『支持蔡英文、挺民進黨』為主要訴求,罷韓遊行除了由民間主辦,綠營色彩較淡,也充分凸顯打出『討厭韓國瑜』這塊招牌,能同時號召綠營、中間選民,甚至包括不投蔡英文,也不願投給韓國瑜的淺藍選民。」這位策士指出。

討厭韓國瑜壓過討厭民進黨

對韓營而言,挺韓、罷韓遊行對決揭櫫的是:要如何逆轉「討厭韓國瑜」的濃厚氛圍。一定程度上,挺、罷韓遊行只是「喜歡韓國瑜」對決「討厭韓國瑜」,因為韓國瑜已不若一八年的九合一選舉時牢牢握住「討厭民進黨」的令旗,揮舞這個令旗如同催票機,如今則是要在鐵粉的基礎上盡力突圍、擴張。

罷韓遊行的高人氣,點出「討厭韓國瑜」的力量壓過了「討厭民進黨」的號召力,這是韓國瑜的危機,也是國民黨的危機。至於罷免投票本身因行政程序,最快四、五月才能投票,選後有一定的「冷卻期」,選後其他客觀因素對罷免投票影響更大。

從數據面看,二○一六年總統大選,蔡英文、國民黨候選人朱立倫、親民黨候選人宋楚瑜的得票數占選舉人數比率分別為三六.七%、二○.三%、八.三九%,投票率比一二年下降八.一個百分點。

不少年輕人加入罷韓遊行,外界視為是「討厭韓國瑜」的人氣指標。(柯承惠攝)
不少年輕人加入罷韓遊行,外界視為是「討厭韓國瑜」的人氣指標。(柯承惠攝)

雖然「討厭民進黨」的氛圍仍濃厚,但有抗中、年輕族群力挺助攻,預料蔡英文跌幅不至太大,可能介於上述三六.七%及一二年三三.六九%之間;一六年流失的八.一%投票率中,扣除不投票的首投族,大約還有六%為藍營支持者卻不願出來投朱立倫,這些不願出來投的又以深藍占多數,這次韓國瑜有望拿回其中大部分選票。

因此關鍵在於,以一六年為比較基礎,民進黨可能流失二%到三%選票,宋楚瑜拿下八%選票將如何轉移,以及下降的投票率還包括約一趴多未投票的知識藍,韓國瑜在選前最後階段還能搶回上述多少選票?

讓知識藍出門投票的變數

藍營輔選人士分析,這些占選舉人數約十趴多、近二○○萬的選民,以中間選民、知識藍、菁英藍居多,「討厭韓國瑜」仍將成為這些選民是否投給韓的決斷關鍵;如果韓能扭轉形象加以爭取,除了有助選情,也會衝高藍營投票率,帶動藍營立委選情。

韓營幕僚指出,選前倒數十餘天,除了還有三場大造勢,韓國瑜也會在剩餘兩場政見發表會及辯論會加強擘畫國家願景。

另外,值得觀察的客觀因素如監察委員陳師孟約詢法官、法務部政務次長蔡碧仲臉書為民進黨立委蕭美琴助選,以及選前十天可能通過《反滲透法》等,也可能加強「討厭民進黨」催出知識藍現身投票。

罷韓遊行中有不少創意宣傳品,並上演行動劇。(柯承惠攝)
罷韓遊行中有不少創意宣傳品,並上演行動劇。(柯承惠攝)

 

喜歡這篇文章嗎?

張家豪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