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絕不公選舉!」5位候選人都是前總統親信 阿爾及利亞抗爭者籲杯葛投票

2019-12-11 16:50

? 人氣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無法改變政治結構,標語寫著「拒絕投票」。(AP)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無法改變政治結構,標語寫著「拒絕投票」。(AP)

阿爾及利亞歷經逾10個月長期抗爭,12日將迎來總統大選,但5位總統候選人全部都是被迫下台的前總統黨羽,民眾批評又是一場民主假象並持續發動大規模抗議,儘管至少300位示威者已遭逮捕,人們仍勇敢上街呼籲「拒絕投票」,也要求政治體制全面改革、軍方停止干政黑手。

北非國家阿爾及利亞上半年爆發大規模示威,起因是執政20年、因中風而半身癱瘓的82歲總統布特佛利卡(Abdelaziz Bouteflika)仍想競選第五次連任,不滿經濟衰退與政治弊病的各階層群眾爆發抗議,最終軍方施壓讓布特佛利卡請辭,這場運動也被視為「阿拉伯之春2.0」的一場不流血革命。

布特佛利卡下台之後,該國示威潮沒有因此減緩,歷經3個月軍方接掌的過渡時期,群眾仍堅持全面改革政治體制的訴求。這讓從1962年執政至今的民族解放陣線(FLN)以及實質掌權的軍方相當緊張,因此急於舉行總統大選。

但抗議群眾批評,這場選舉只是替軍方和FLN塗脂抹粉的一場戲。阿國獨立選舉監督委員會本月2日宣布五位總統候選人名單,他們雖然各自以不同政黨或獨立參選,但民眾發現5位候選人全部都跟布特佛利卡有關。這5人分別是前總理特本(Abdelmadjid Tebbone)、前總理班弗利斯(Ali Benflis)、前文化部長米胡韋比(Azzedine Mihoubi)、建設運動黨(El Bina)主席班格里納(Abdelkader Bengrina)和未來陣線黨(El Mousakbal Front)領導人貝萊德(Abdelaziz Belaid)。

阿爾及利亞2019總統大選5位候選人,左起為前文化部長米胡韋比、前總理特本、建設運動黨主席班格里納、前總理班弗利斯、未來陣線黨領導人貝萊德。(AP)
阿爾及利亞2019總統大選5位候選人,左起為前文化部長米胡韋比、前總理特本、建設運動黨主席班格里納、前總理班弗利斯、未來陣線黨領導人貝萊德。(AP)

政府與軍方不斷強調,這場大選可以解決合法性危機。目前由國會民族院(參議院)議長本薩拉赫(Abdelkader Bensalah)擔任的臨時總統,早已超過90天期限。

反對的群眾批評,這場選舉根本無法實現人民想要的權力結構大改革,很可能只會再次選出「魁儡總統」。而且最年輕的候選人也高達56歲,遭批評只是布特佛利卡的年輕版本。阿爾及利亞人口逾4千萬,平均年齡只有27.5歲,群眾認為垂垂老矣的候選人根本無法代表民意。

「這些候選人根本沒有正當性,他們看起來更像喜劇演員。我們想要真正的權力輪替,把權力交給沒有和舊政府掛勾的人選,」29歲抗議者、「青年參政」(Les Jeunes Engagés)組織發起人布席妮(Yasmine Bouchene)說。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腐敗政治結構已經超過10個月,不信任大選能帶來改變。(AP)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腐敗政治結構已經超過10個月,不信任大選能帶來改變。(AP)

「民主假面」

除了舊勢力陰魂不散,軍隊干政也是抗爭群眾視為必須根除的弊病之一。1962年,阿爾及利亞脫離法國殖民統治,長達8年的獨立戰爭終於結束。帶領革命的武裝組織FLN出線成為執政黨,但在多次權力鬥爭中,軍隊都扮演仲裁者的角色,在政治、經濟等各種領域影響極大。

阿爾及爾大學(University of Algiers)社會學教授嘉比(Nacer Djabi)指出,軍隊顯然試圖維持這種權力與地位。前總統下台後,軍方參謀長薩拉(Ahmed Gaid Salah)成為全國實質領導人,他堅決推動這場大選。「現在,國家的臨時領導人確實健康不佳又缺乏政治魅力,軍隊的角色一下站到了最前面。」

嘉比指出,阿爾及利亞始終活在民主假面之下,實際由是軍方「垂簾聽政」。他說:「布特佛利卡下台之後,這個假面終於被揭開了。」

但嘉比也認為,軍隊並無興趣介入國家所有大小事,他們只會插手「戰略性重要決策」,其餘的會交給民選領導人處理。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5位候選人都與前總統關係密切,引發民眾抗議。圖為支持大選的軍隊。(AP)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5位候選人都與前總統關係密切,引發民眾抗議。圖為支持大選的軍隊。(AP)

示威者遭抹為叛國者

前總統下台後,阿爾及利亞抗議者繼續將矛頭指向軍隊,口號變成「這是人民的國度,不是軍隊的國度!」、「將軍們滾去歷史的垃圾桶吧!」等等。從8月以來,軍方也不斷打壓示威者,親官方媒體把示威者描述為「不愛國」、「叛徒」,並汙衊他們受到「外國勢力」煽動。

國際組織「人權觀察」(HRW)日前報告認為,截至11月中旬,至少300位示威者遭逮捕,8人已經被判刑入獄,還有15人被拘押候審。他們遭起訴的罪名都相當模糊,例如「危及領土主權」、「涉嫌發行破壞國家利益的出版品」或者「召集未經批准的集會」等等。

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報告也認為,愈接近選舉日期,關於這場抗爭的負面報導也愈來愈多。阿國內政部長達莫恩(Eddine Dahmoune)上週也公開稱,那些拒絕投票的人都是「叛國賊、外國傭兵跟同性戀」,直到遭輿論砲轟才急忙改口。

另一個出路?

抗爭中聲量最大的反對派認為,當前阿爾及利亞的政治制度亟需改革,而這場選舉完全起不了改善的作用。

「阿爾及利亞捍衛人權聯盟」(ALDHR)副主席薩希(Said Salhi)表示,這場被稱為「動員」(the Hirak)的抗爭是人民正在傳達對現況的挫折感。薩希解釋:「多種政治病灶引發了這場人民運動,最基本的主要訴求之一,就是完全捨棄現有制度。」

薩希指出,民間反對派人士也曾提出不同意見,但都被執政黨否決,主要包括暫時訂立過渡政府條款,以及成立新的選舉委員會等等。薩希說:「但從八月開始,政府不斷逮捕民間運動人士,掌權者根本不想參與對話。」

嘉比則說,先前試圖舉辦兩次大選都失敗之後,軍方認為面子實在掛不住,因此無論如何也要順利完成12日的選舉,沒有考慮選舉可能帶來的長遠影響。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腐敗政治結構已經超過10個月,不信任大選能帶來改變。(AP)
阿爾及利亞2019年總統大選,民眾抗議腐敗政治結構已經超過10個月,不信任大選能帶來改變。(AP)

阿爾及利亞經濟主要依賴碳化氫(烴)出口,幾乎占據每年總出口量90%,近年石油與天然氣價格下滑,經濟也大受影響,石油產量從每天130萬桶減至95萬桶。薩希指出,阿爾及利亞屬於依靠天然資源的「佃租經濟」(rentier economy),習慣用油元賺來的財富大量補貼國民,藉此換取人民對的支持度,然而一旦油價下滑,就會衝擊國家財政與統治正當性。

薩希認為,下一屆總統若希望穩坐大位,並推動大刀闊斧的經濟改革,現況來看都實屬不易。 

前總理入獄以平眾怒?

12月10日時,阿爾及利亞法院也公布判決,前總理總理歐亞希雅(Ahmed Ouyahia,左)與前總理總理塞拉爾(Abdelmalek Sellal)雙雙下獄,前者遭判刑15年,後者獲判12年。這兩位前總理都是布特佛利卡的親信,他們被控在一場汽車製造商的詐騙醜聞中貪汙、瀆職。這也是該國獨立以來,史上第一次有前總理受審。

阿爾及利亞前總理總理歐亞希雅(Ahmed Ouyahia,左)與前總理總理塞拉爾(Abdelmalek Sellal)雙雙下獄。(AP)
阿爾及利亞前總理總理歐亞希雅(Ahmed Ouyahia,左)與前總理總理塞拉爾(Abdelmalek Sellal)雙雙下獄。(AP)

另一位現任閣員布修利伯(Abdesalem Bouchoureb)則遭判20年徒刑,但他據信逃亡海外,阿國法院已發布全球通緝令。

布特佛利卡掌權20年間,雖然並未嚴重箝制反對意見,但仍被批評為典型的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與「竊盜統治」(kleptocracy),他的家人、親信、軍方、獨立戰爭老戰友等人,都被抗議群眾視為貪腐成性的腐敗黨羽。

因此,這次判決也遭外界批評,只是軍方與政府的擋箭牌,試圖平息眾怒以繼續推行大選,然而根據各大城市不曾消退的抗爭潮來看,阿國民眾並未輕易接受這樣的敷衍。

喜歡這篇文章嗎?

王穎芝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