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新聞》香港區選掀政治新頁,民意海嘯淹沒建制派

2019-11-27 16:00

? 人氣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泛民主派大勝,拿下九成議席,支持者歡聲雷動。(AP)

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泛民主派大勝,拿下九成議席,支持者歡聲雷動。(AP)

香港區議會選舉於十一月二十四日順利完成,在民意海嘯下,一片金黃的戰果震驚北京、港府、建制派甚至民間。泛民主派大勝,拿下九成議席,建制派全面崩盤,對日後政局影響深遠。其中,泛民取得特首小圈子選舉一二○○票中的一成選委票,足以左右大局。

這次區選猶如一次「公投」

香港人口總共七五○萬人,登記符合資格選民四一三.二萬人。這屆區選投票人數高達二九四萬人,投票率七一.二%,打破香港歷年來各級選舉的紀錄。

二十五日公布區選結果,泛民橫掃九成議席,在十七區取得過半數議席及控制權,大埔及黃大仙更是全數議席由泛民囊括。建制派總體議席則由七成大跌至一成,令人瞠目。

各界都說這次區選猶如一次「公投」,繼反送中運動在六月時百萬人、兩百萬人上街後,近三百萬的選民真實地政治表態,海嘯式捲走「盲從」支持送中草案的建制派議員。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及投票人數
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及投票人數

香港主要有三個選舉:區議會、立法會、特首選舉。區議會為最初級地方諮詢組織,全港十八個區,皆有各自的區議會,共選出四五二位民選區議員,再加二十七名當然議席的議員,全港共有四七九名區議員。

區議會政治影響力近年已逐漸擴大,如立法會有六個「區議會」的功能組別議席(立法會全體有七十名議員),其中一席由區議員之間互選產生,另外五席由區議員之間互相提名,再交給巿民投票選出。

此外,區議員也可競選俗稱「小圈子」特首選舉委員會的成員。二○一七年選舉委員會一二○○位成員當中,有一一七人由區議員互相提名、投票產生。

這次泛民主派拿下近九成議席,使二二年特首選舉出現變數,泛民可全拿區議會的一一七席選委票;如果再加上前屆特首選舉中,代表泛民及溫和派、不獲中央支持的候選人曾俊華所得的三二五票,合計有四四二票,商界只需稍微出力,便有機會影響商界選委票而「造王」。

大量中老年「首投族」站出來

簡言之,這次區選結果已衝擊下屆的特首選舉,尤其是現今特首林鄭月娥隨時有被下台的情況,讓未來香港政局的發展更添變數。

另一方面,這次區選觸發大量「首投族」投票,他們並非剛年屆十八歲的青少年,而是一批過去對政治無感或冷感的中老年人士,因反送中運動年輕人不斷冒生命風險上街而感動,突變泛民「黃絲」支持者。

選舉翌日(周一),年近七旬的首投族周伯致電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講述與老伴痛心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變成「戰場」,「老人家衝又衝不到,走又走不到,就去投票啦……」,希望區議員為民發聲,投票即是支持追求自由平等的青年們。

亦有四十四歲張先生致電該台節目,直言為首投族,因元朗高鐵站襲擊事件中的警黑勾結,讓他由「淺藍」變成「螢光黃」,希望透過投票打擊首先推動《逃犯條例》修法的民建聯。

香港區議會議席分布
香港區議會議席分布

在這次選舉中,年輕人及中產蜂擁而出,中產屋苑如沙田第一城、太古城、美孚新邨等都出現排隊投票人龍,巿民默默地排了一至兩小時投票。

建制派老將紛紛落馬

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馬嶽提到,這次超高投票率反映選民想表達兩個訊息:一是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二是打擊建制派,故投票不再著重候選人地區工作表現,而是純政治表態。

選舉結果中,建制派重點栽培、扎根區議會多年者紛紛落敗,包括多名區議會主席,如油尖旺的葉傲冬、大埔黃碧嬌、觀塘陳振彬等;另雙料議員(同為立法會議員及區議會)如何君堯、周浩鼎、張國鈞、劉國勳、何啟明,全盤落選。

敗選者中,民建聯葉傲冬來自紅色家庭,曾任職《文匯報》,為民建聯創黨成員葉國忠之子,現任行會成員、港區人大葉國謙之侄。

敗陣的屯門區議員何君堯、元朗區議會副主席王威信,更是在暴力事件中扮演關鍵角色。兩人均涉元朗西鐵站暴力襲擊巿民事件,何君堯涉與行兇的白衣人有聯繫,而王威信更是被拍攝到當天與白衣人一起衝入西鐵站,兩人雖盤踞地區多年,但落馬收場。

反送中運動的泛民關鍵人物大部分當選,如以立法會議員身分幫助處理遊行時衝突的「鄺神」鄺俊宇、到理工大學帶走被困學生的許智峰。此外,負責擔當遊行召集人的民陣召集人岑子杰,首次參選便在沙田瀝源選區當選。

岑在當選時提及,不少反送中運動參選人也明白,勝出是因為巿民希望透過選舉表態,令政府無法再迴避市民,選舉也是反送中運動的其中一部分。

當局會在此時機適切回應民情?

值得留意的是,港府包括港警隊一直停留在香港有不少「沉默巿民」支持他們的想像,選舉結果擊碎了這個幻想。例如,近月發出駭人言論,包括在聲明中稱示威者為「曱甴」(蟑螂)的警察員佐級協會,其前主席、已退休的警察陳祖光亦有在紀律部隊宿舍所在的觀塘雙順區參選,結果僅取得九四九票,遠低於當選者拿到的四二○○票。

11月24日香港區議會選舉投票所外的人龍。(美聯社)
在這次選舉中,年輕人及中產蜂擁而出,有的巿民默默地排了一至兩小時的隊投票。(美聯社)

這次區議會選舉結果掀開了香港政局的歷史新頁,香港在經歷五個月抗爭歲月後,有機會重新整理路線。雖然北京評估這次選情對建制派不利,但仍對結果「感到吃驚」。接下來就看北京、中聯辦、港府能否在此時機適切回應社會民情,尤其是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讓香港不必再長時間於暴力對抗中耗損下去。

何君堯敗陣,巿民上街開香檳慶祝

11月25日凌晨1時,新界屯門區傳出巿民歡呼聲,走上街頭手舞足蹈,還有人開香檳慶祝。因為建制派重炮手何君堯在區選中落敗,旋即成為全港巿民在社群網路爭相轉告的喜訊。

何君堯以2,626票,敗給拿到3,839票的民主黨盧俊宇。何宣布敗選,並以「翻天覆地」形容這次選情。

57歲的何君堯本身為律師,也是激進建制派的人物,常發表煽動及暴力言論,政治圈一直流傳他是中聯辦在新界區域扶植的代表,為「西環契仔」。何甚至與新界鄉事派不合。

何早年涉及多宗選舉爭議,在2016年參與立法會新界西選舉時,其競爭對手即鄉事派支持的周永勤,選前突然宣布棄選。媒體追訪時,周透露被恐嚇而決定棄選。

反送中的風暴中,何君堯更是建制派推動《逃犯條例》的旗手。在721元朗西鐵站襲擊事件,何在案發前,被巿民拍到在元朗街上與涉案白衣人握手打氣及合照,故外界一直關注何在721襲擊的角色,他的辦事處亦因此遭示威者破壞。

在選前兩周(11月6日),何君堯在屯門拉票時,突遭一名男子以利刃襲擊,何在保鏢護衛下受傷,左胸留下1.5公分長的傷口,傷勢無大礙,如期參選。

何君堯在選前仿如電影《古惑仔》般拉票,還找來「護旗手」藝人陳小春協助,但仍難挽劣勢。不少香港巿民都有一吐鳥氣的痛快,臉書轉貼一句「何已完」(粵語跟「何議員」同音),樂見何君堯議員任期結束。(謝弘一)

有「中環格瓦拉」之稱的梁國雄是激進民主派。(林瑞慶攝)
有「中環格瓦拉」之稱的梁國雄是激進民主派。(林瑞慶攝)

梁國雄、朱凱迪雖敗猶榮

香港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空降九龍區土瓜灣,挑戰建制派民建聯主席李慧瓊。李慧瓊最後以343票差距擊敗梁國雄。雖然沒有「翻轉土瓜灣」,但李慧瓊的得票創新低,只是慘勝。

綽號長毛的梁國雄,屬於泛民派中的激進民主派,他信奉托洛斯基的不斷革命論,被視為香港托派。他以陳獨秀的詩句「行無愧祚心常坦,身處艱難氣若虹」為座右銘。他常穿著印有阿根廷革命家格瓦拉肖像的T恤,搭配招牌披肩長髮,被稱為「中環格瓦拉」。

挑戰艱困選區的立法會議員朱凱迪,最終以300多票差距落敗,得票數3,435票已比上屆多出約2,000票,顯示建制鐵板鬆動。

他選後表示個人成敗微不足道,重要的是香港人「發出了巨大的呼喊」。

朱凱迪出身媒體人與社運組織,倡議「民主自決」與「城鄉共生」,是少數在2016年立法會議員選舉後未被DQ(disqualify,資格取消)、成功進入議會的進步力量,過去在運動中飽受黑道死亡威脅。

泛民組織民間人權陣線(民陣)召集人岑子杰出戰沙田瀝源區,以3,283票擊敗對手黃宇翰2,443票。他勝選後情緒激動表示「民意如山」,拄著拐杖四處謝票。岑子杰是香港社民連成員,也是反送中運動以來數次百萬人大遊行的召集人,選前遭身分不明人士兩度襲擊受傷。(林庭瑤)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