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冷戰》川普一旦連任成功,2020年美中對抗恐將全面升高

2019-11-27 14:55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AP)

2019年10月1日中國慶祝建國70周年,極權政體七十古來稀,中國各界卯足全力鋪陳普天同慶的氛圍,從各個領域頌揚「新中國70年發展成就」,國家主席習近平意氣風發、不可一世。與此同時,中國在世界舞台的頭號對手──美國──卻颳起近年最險惡的政治風暴,最嚴重的結果(雖然機率不高)將是川普總統提前下台。

川普2017年1月上任以來,表現最糟的領域是外交(美國與各國的貿易戰一部分也涉及外交),從北韓無核化進程、伊朗核子協議、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和談、阿富汗戰爭到委內瑞拉危機,全都乏善可陳。東歐的烏克蘭原本不是美國外交議程的優先事項,川普卻「出口轉內銷」搞出一場「烏克蘭門」(Ukrainegate)醜聞,面臨國會眾議院的彈劾調查、參議院的解職審判。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川普要如何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AP)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面臨連任關卡的川普與「萬年總書紀」習近平(AP)

「烏克蘭門」風暴、連任選戰會迫使川普軟化立場嗎?

弔詭之處就在於,外交又是內政的延伸,現在包括中國在內的世界各國都密切關注:川普的政治醜聞是否會影響他的外交作為?除了北韓議題、伊朗議題,中美貿易戰更是重中之重。從歷史經驗──1998年至1999年的柯林頓總統彈劾案──來看,「烏克蘭門」短期內很難關上,勢必延燒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甚至燒到11月3日投票當天。

理論上,醜聞纏身會削弱領導人的權勢,對內放低姿態,對外軟化立場,避免多線作戰,積極展開談判,尋求短期內可以向選民交代的成果。然而,川普最痛恨的角色就是「弱者」與「輸家」,身為全球超級強權的領導人,他經常連「雙贏」都不屑一顧。川普的中心思想「America First」一方面是「美國優先」,一方面是「美國領先」,他在中美貿易戰博弈已經下了太大的賭注,很難想像他會接受「退而求其次」的結果。

另一方面,川普與共和黨很可能將彈劾案視為籌碼,反而希望歹戲拖棚,將「政治獵巫、黨派惡鬥」的風向最大化,讓民主黨玩火自焚,搧動基本盤選民的熱情,在2020年複製2016年的勝利經驗。果真如此,川普的外交政策可能更為強硬,更不願意示弱求和,還要強調不打折扣的「America First」。

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大豆農民深遠,美國農業部提補助方案止血(AP)
中美貿易戰影響美國大豆農民深遠,美國農業部提補助方案止血(AP)

川普承諾的「美國製造業的偉大復興」面臨跳票

戰場延伸到2020年,除了彈劾案,一個重要變數就是美國經濟走勢,尤其是農業與製造業。2019年全年美國經濟成長率預估只有2%左右,較2018年的2.9%退步不少,也遜於2017年的2.2%。美國就業市場雖然仍欣欣向榮,失業率保持在近半世紀的低位,但陰影已然浮現:2019年1至8月,美國企業解僱的員工數目較2018年同期增加36%。

美國農業因為中國關稅報復遭受的損失,更是川普的心腹大患,迫使聯邦政府撒錢補助。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195億美元農產品,到2018年腰斬為91億美元。2017年中國自美國進口3290萬噸大豆,到2018年腰斬為1660萬頓,今年雖然稍有起色,但美國豆農仍要擔心隨時可能淪為美中關稅戰的祭品。此外,與川普選情息息相關的製造業,在中國進口原料零組件成本上漲的壓力下,也出現產量下滑警訊;今年1月至8月,美國製造業只新增4.4萬個工作機會,遠低於去年同期的17萬個;川普承諾的「美國製造業的偉大復興」岌岌可危。

越來越多經濟學家預期,如果中美貿易戰持續升溫,美國有可能在2020大選年陷入經濟衰退(連續2季經濟負成長),而經濟又是川普最重要(甚至唯一)的政績。屆時川普儘管極度不願示弱求和,但白宮寶座不是等閒賭注,他性格中又有濃厚的商人本色,如果其他的經濟強心針──聯準會(Fed)降息(甚至負利率)與大規模減稅──行不通,他的確有可能在選票壓力之下,對北京當局放低身段,試圖達成可以保留顏面的協議。

中美貿易戰,川普對中國商品開徵高額關稅,美國進出口業都受到衝擊(AP)
中美貿易戰,川普對中國商品開徵高額關稅,美國進出口業都受到衝擊(AP)

美國總統:第一任拚連任選戰,第二任拚歷史地位

許多總統制民主國家都有總統只能做兩任的限制,一個老生常談的觀念是:總統第一任要拚連任選戰,第二任要拚歷史地位。如果川普挺過彈劾風暴與經濟逆流、順利連莊白宮,如果中美貿易戰尚未達成停戰協定,2020年之後的戰局走向,一大部分將取決於川普是否想藉這場戰爭來樹立歷史地位,是否期望被後世封為「阻止中國後來居上、確保美國長期獨霸的總統」。

2019年9月30日,也就是中國慶祝建國70周年國慶前夕,川普上社群媒體發文「祝賀」,但是沒有客套話,沒有外交辭令,而且引述了他人的一段話:「多年之後,美國終於覺悟,中國有計畫、有野心要超越我們,成為21世紀的經濟與軍事強權。現在,美國終於有所回應(感謝川普總統),回應在貿易往來,並以軍事競爭的型態進行。」

這段話來自一位年輕學者華德(Jonathan D.T. Ward),此人是英國牛津大學(University of Oxford)博士,長期研究中國的崛起歷程與全球策略,認為所謂的「中國夢」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既是經濟繁榮、也是軍事稱霸,而前者又是後者的憑藉。中國共產黨雄心勃勃,如果美國不能維持既有的經濟優勢、盟邦體系與軍力優勢,中國將摧毀由美國建立的現行國際秩序,而2049年──中共建政100周年──將是一個關鍵年分。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川普要如何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AP)
中美貿易戰全面升級,川普要如何命令美國企業撤出中國?(AP)

新冷戰、美中經貿關係脫鉤的嚴峻挑戰

這樣的觀點將中美貿易戰上綱到「新冷戰」(New Cold War)的規模,在華府鷹派之間相當具代表性,似乎也深得川普之心。美中「戰略競爭」的態勢越來越明顯,高築關稅壁壘的貿易戰之外,科技戰(打壓華為、競爭5G、限制學術交流)也已展開。全世界都必須高度關注,2020之後解除連任壓力的川普,對中國會不會繼續升高對抗、加強打壓?他是否真的相信自己是「被上帝揀選之人」(The Chosen One),要與中國展開一場世紀爭鋒?

川普是個缺乏遠見、短視近利、淺薄虛榮、輕視盟邦的領導人,但在與北京當局的貿易談判中,還是守住要求中國進行結構性改革的堅持。進入第二任期之後,川普的確有可能全盤接受華府鷹派的觀點,一如20年前的小布希(George W. Bush)總統之於新保守主義(neoconservatism),屆時美中對抗恐將進入以零和為前提、更險惡難測的境地。此外,川普很可能認為中國在他第一任期拖延觀望,期盼他連任失利,因此如今他要加倍懲罰中國。

新冷戰與「舊冷戰」本質最大不同之處在於,當年蘇聯集團雖然窮兵黷武、全球擴張,但經濟實力與西方世界不成比例,彼此的相互依存性(interdependency)也可以忽略。今日中國則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而且與工業先進國家建立密不可分的關係。中國既是美國的競爭對手,又是美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2018年雙邊貿易(商品與服務)高達7371億美元(中國出超3786億美元)。

因此,新冷戰的倡議者都必須回答一個問題:如果美中對抗態勢全面升高,經貿關係勢必得「脫鉤」(decoupling),怎麼做才不會重創美國自身經濟?川普的「America First」往往與「America Alone」(美國獨行)同義詞,但是這在全球經貿體系千絲萬縷的相互依存性之中如何可能?川普針對中國修築的「經濟鐵幕」(economic iron curtain),是否反而會阻斷美國經濟的生機?

美國經濟問題就是全球經濟問題。如果新冷戰正式揭開序幕,地緣政治與軍事對抗之外,美中經濟脫鉤不僅是華府決策者的絕大挑戰,也是全球各方必須承擔的共業。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