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蘭國」的幽靈,如今在東南亞遊蕩……CNN:從新加坡到香港,恐怖組織吸收穆斯林女性幫傭

2019-11-11 19:40

? 人氣

伊斯蘭國並未消失,且可能在亞洲另起爐灶。(AP)

伊斯蘭國並未消失,且可能在亞洲另起爐灶。(AP)

儘管美國總統川普10月27日宣布「伊斯蘭國」首腦巴格達迪自爆身亡,這個恐怖組織在中東的最後據點也早就遭到攻破,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10日卻指出,「伊斯蘭國」的勢力早已化整為零、滲入亞洲。CNN說,「伊斯蘭國」盯上離鄉背井工作的穆斯林移工女性,不僅騙財、還洗腦她們為「伊斯蘭國」效力,甚至成為自殺炸彈客。專家警告,在中東的潰敗並非「伊斯蘭國」的末日,而是這些恐怖分子在東南亞拓展勢力的開始。

「收入穩定、會說英語」外籍移工成恐怖分子搖錢樹

新加坡政府今年9月逮捕了3名在新加坡從事家庭幫傭的印尼籍女性移工,她們一周工作6天,年紀從31歲到36歲不等,而且在新加坡已經工作了6到13年之久。跟他們背景相似的外國移工在新加坡共有25萬人,但這三名女性卻利用閒暇時間上網為「伊斯蘭國」(Islamic State,IS)宣傳,甚至將自己的所得捐獻給海外的聖戰士,其中一名女性甚至準備要遠赴敘利亞,執行自殺炸彈攻擊。

這三名印尼女傭涉及金援恐怖活動,被新加坡政府以違反《國內安全法》為由逮捕,可能面臨最高50萬新加坡幣的巨額罰款(約新台幣1133萬元)和最高10年的牢獄之災。印尼駐新加坡大使館除了證實此事,也表示這3人目前仍在接受新加坡當局調查,由於她們並未聘請律師,大使館也對她們提供協助。

伊斯蘭國中東勢力遭擊潰。(AP)
伊斯蘭國中東勢力遭擊潰。(AP)

雖然這3名嫌犯尚未遭到起訴,但反恐專家認為她們3人絕非個案。包括新加坡、香港這樣的亞洲國際都會,可能潛藏許多在網路上被煽動微激進分子的家庭幫傭。印尼智庫「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Policy Analysis of Conflict,簡稱IPAC)研究員努蘭尼亞(Nava Nuraniyah)說,隨著「伊斯蘭國」在中東的「哈里發」(caliphate,穆斯林帝國)陷落,該組織已將目標轉向亞洲,並盯上在海外辛勤工作的移工女性。「她們收入穩定、會說英語、而且通常擁有跨國人際關係,這些條件讓她們成了理想的目標。」

今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場婚禮遭自殺炸彈客攻擊。(AP)
今年8月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一場婚禮遭自殺炸彈客攻擊。(AP)

新加坡約有25萬名外籍家庭幫傭,香港則有38萬5000人左右。新加坡內政部對CNN表示,他們也認為大多數的外籍移工都相當守法,對新加坡社會更做出正面貢獻,「但還是有少數人持續遭到『伊斯蘭國』暴力的意識形態煽動,進而變成激進分子。」

CNN說,印尼是全世界穆斯林信徒最多的國家,全國2億6700萬人口有9成都是穆斯林。恐怖主義專家指出,目前遭「伊斯蘭國」招攬成功的外籍移工大多出身印尼。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PAC)曾在2015年到2017年間,針對轉化為激進分子的家庭幫傭進行調查,發現至少有50名在海外擔任保姆、女傭或老人看護的印尼女性都處於「激進邊緣」,其中3人位在台灣、4人在新加坡,其他則都在香港。但礙於取得第一手資料和當事人證詞不易,目前並沒有更新的統計資料。

她們為何願意幫助「伊斯蘭國」?  

一名熟知激進分子的消息來源透露,目前至少有20名變成激進分子的印尼幫傭遭遣返回國,當中有3名正在接受政府「去激進化」的矯正計畫。努蘭尼亞指出,她們變成激進分子的起因,通常都是受到某些創傷,而且轉變過程可能相當迅速。IPAC報告詳述了一名赴香港工作的家庭幫傭,如何在短短一年內,從熱愛時尚的普通人轉變成「伊斯蘭國」的擁護者。「她們通常不是遭逢離婚、負債等變故,不然就是受到文化衝擊」,而以上都是移工普遍面臨的問題。

印尼移工薩烏赴馬來西亞工作後遭僱主虐待致死。(AP)
印尼移工薩烏赴馬來西亞工作後遭僱主虐待致死。(AP)

許多移工遠赴海外到不熟悉的環境工作,有時還會慘遭無良雇主剝削,使他們更容易在網路上遭到洗腦。印尼「反暴力極端主義公民社會聯盟」(The Coalition of Civil Society Against Violent Extremism,以下稱C-Save)計劃主任阿爾法斯(Diovio Alfath)認為這些移工是因為寂寞才產生透過網路,或在現實生活中和印尼社群互動的需求,但因爲缺乏通常能提供他們協助的社會網絡,「讓他們對激進訊息的灌輸沒有抵抗力。」

東南亞移工常遭雇主剝削,圖為赴科威特工作卻遭雇主殺害的菲律賓移工德瑪菲里斯。(AP)
東南亞移工常遭雇主剝削,圖為赴科威特工作卻遭雇主殺害的菲律賓移工德瑪菲里斯。(AP)

努蘭尼亞指出,這些移工可能會透過親「伊斯蘭國」的臉書好友,或自行搜尋有名聖戰士的頁面來認識「伊斯蘭國」,IPAC則透露有些移工則是在參加禱告小組或社交聚會的時候遭到「伊斯蘭國」分子招攬。通常移工會踏出第一步主動接觸「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接著他們就被會被激進團體快速吸收、培養,最後也成為其中一員。

CNN報導,一名來自印尼三寶瓏(Semarang)赴新加坡工作的女傭向IPAC透露,她最初只是在工作打掃時一邊聽薩拉菲(Salafi)的廣播節目,後因爲需要能指引她的朋友,「我就在臉書上追蹤了一些看起來像虔誠伊斯蘭教徒的人」。她還提到,有個經常上傳敘利亞穆斯林受難者照片的Instagram帳號讓她特別動容,後來她在網路上認識一名住在印尼巴淡島(Batam)的29歲屠夫,受這名男子的鼓勵,她本來計畫要飛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卻被新加坡政府發現,並於2017年將她遣返回印尼。

聖戰士新娘成IS後援新血

努蘭尼亞表示,和「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成為男女朋友,往往是移工女性被同化成恐怖分子的轉捩點,接下來她們就會受邀進入加密軟體中的私密聊天室。美國國防大學(National War College)的IS東南亞行動專家阿布薩(Zachary Abuza)指出,「私密聊天室就是『大事』發生的地方,炸彈設計、行動協調都在這裡進行。」加密通訊軟體「Telegram」正是同情、支持伊斯蘭運動人士的大本營,上面有數百個針對女性的頻道,專門提供諸如女權、育兒等議題的建議。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IS恐怖份子招募新血的工具。(AP)
通訊軟體Telegram成為IS恐怖分子招募新血的工具。(AP)

少部分女性移工會在激進化的過程結束後和聖戰士男友結婚,變成聖戰士新娘。2015年有名印尼移工回到爪哇島西部的萬丹(Banten),成為吉哈德(Adi Jihadi)的第二任妻子。吉哈德是名「伊斯蘭國」武裝分子,2017年時因在菲律賓民答那峨島(Mindanao)購買武器、接受IS東南亞分支首腦哈比倫(Isnilon Hapilon)訓練遭到逮捕。隨後吉哈德坦承,2016年時他曾資助「伊斯蘭國」進行「雅加達襲擊事件」,當時共造成8人喪生。

佔據馬拉威的IS東南亞分支首腦哈比倫最後遭菲律賓部隊擊斃。(AP)
佔據馬拉威的IS東南亞分支首腦哈比倫最後遭菲律賓部隊擊斃。(AP)

其餘變成激進教徒的移工女性中,有些成為贊助人、有些變成招募者,甚至扮演協調者等更積極的角色。阿爾法斯透露他曾輔導過一些為「伊斯蘭國」提供財務或後勤支援的移工女性,有些人會幫忙安置要前往敘利亞加入IS的聖戰士。

IPAC報告中也提到一名在香港工作、出身爪哇島中部的36歲移工,她曾收集其他激進傭人的捐款並寄給印尼的聖戰組織,還幫印尼武裝分子訂在香港中轉、飛往敘利亞的機票。這名女子還曾利用休假參加香港奉侍伊斯蘭團隊(Serving Islam Team),其創辦人伊布拉欣(Wael Ibrahim)回憶,她上課時通常都很安靜,但下課後就會逼問旁人為何不支持「伊斯蘭國」,最後伊布拉欣只好把她請出教室。該名女性在2017年7月遭香港政府遣返回印尼。

有些激進的移工甚至還親自前往戰區,IPAC報告所提到的50名女性中,至少有12人曾在2017年6月試圖自香港飛往敘利亞,除了4人成功抵達,其餘都遭攔截並遣返回國,C-Save也曾輔導過想趕赴戰區的女性。

IS劍指東南亞 「民答那峨是頭號目標」

新加坡內政部透露,此次逮捕的兩名女性曾被「伊斯蘭國」鼓勵搬到菲律賓南部。專家指出,「伊斯蘭國」已強化該組織在東南亞的勢力,而支持「伊斯蘭國」運動的激進分子最近也開始把菲律賓視為新的目標。阿布薩指出,自從2017年IS開始失去大片中東據地後,就開始鼓勵武裝分子到民答那峨島再建立一個哈里發。多個位在菲律賓和印尼的伊斯蘭教組織也已宣示效忠「伊斯蘭國」,包括「阿布沙伊夫」(Abu Sayyaf)、「馬巫德集團」(Maute Group)、「神權游擊隊」(Jemaah Ansharut Daulah,JAD)等。

過去菲律賓就曾爆發「馬拉威危機」,當時「伊斯蘭國」東南亞分支首腦哈比倫、馬巫德曾率領武裝分子佔據馬拉威市,菲律賓軍隊圍城將近5個月才終於擊斃哈比倫,但「伊斯蘭國」勢力並未完全退散。阿布薩分析,由於民答那峨島南部部分區域是執法黑洞,「安全部隊嚴重貪腐,且多處區域不受政府控制」,讓此處成為「伊斯蘭國」另闢據點的最佳機會。CNN曾詢問菲律賓政府對此有何評論,但並未獲得回應。

據稱在台灣期間成為激進份子的迪安(中間)遭判刑七年半。(AP)
據稱在台灣期間成為激進分子的迪安(中間)遭判刑七年半。(AP)

阿布薩表示「伊斯蘭國」在敘利亞、伊拉克潰敗後並未停止招募新血,反把目標轉往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穆斯林。阿爾法斯同意這樣的說法,並補充現今「伊斯蘭國」比過去更靈活,一改過去聽從上級吩咐再執行的模式,出現更多由印尼當地組織、甚至是聖戰士個人發起的行動。「伊斯蘭國」成員不僅吸收移工女性們加入組織,更洗腦她們成為自殺炸彈客。據《路透》(Reuters)報導,一名曾在台灣和新加坡工作的印尼移工迪安(Dian Yulia Novi)計劃於2017年8月赴印尼總統府前自爆但失敗,獲判7年半有期徒刑。

東南亞各國監控移工臉書

阿爾法斯表示,目前許多雇用移工的國家正在監控移工的社群貼文,檢視其中是否有和恐怖主義相關的內容。若有移工發佈激進內容,馬上就會被遣送回國。新加坡內政部對CNN表示,2015年至今已經遣返16名印尼籍家庭幫傭。香港當局雖然不願提供遣返人數,但香港警方也在密切注意國際恐怖主義,評估其對香港造成的風險。

新加坡政府說,當局一直和當地宗教組織、矯正團體保持密切合作,透過在清真寺、外國大使館辦活動來接觸外籍移工社群。希望藉由這些活動把新加坡尊重多元宗教的社會價值分享給移工,同時也告誡他們遠離極端主義團體。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