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仿效它,那香港注定毀滅」香港市民承認《小丑》道盡心聲,但不願把電影與「反送中」相比

2019-10-30 17:40

? 人氣

2019年9月,香港「反送中」運動,小丑與「赤納粹」)(CHINAZI)(AP)

2019年9月,香港「反送中」運動,小丑與「赤納粹」)(CHINAZI)(AP)

(警告本文內含部分劇透)

「You don't listen, do you?」(你沒有聽我說,是不是?)──電影《小丑》對白

電影《小丑》在香港創下逾5000萬港元票房,也在當地引起熱烈討論,社群媒體上評價電影內容與香港情勢的相似之處,高潭市裡貧富差異大、菁英階級壟斷資源,人民感到自己被政府拋棄,最後戴上面具到街頭暴動,在地鐵裡與警察交鋒,城市火光沖天,到處都被破壞,這也令香港觀眾聯想到自己出了家門後,也可能碰見催淚瓦斯煙霧瀰漫,地鐵站內警民衝突等場景。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30日報導指出,電影《小丑》(Joker)不時出現粗獷而寫實的暴力場面,在一些香港觀眾眼中,電影反映與香港極度相似的現象,像是階級不平等、人民的絕望;也有人認為《小丑》描述享受犯罪與製造混亂者的故事,不應拿來與香港做比較,這些亟欲將《小丑》與香港區分開來的人們,不希望外界誤認為香港抗議者刻意製造破壞,造成抗爭的負面宣傳。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面罩成為焦點,小丑版(AP)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示威者面罩成為焦點,小丑版(AP)

探討反社會人格誕生的電影,為何與香港扯上關係?

《小丑》電影向全世界提出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可憐又可恨的「反社會怪物」如何產生?患有怪笑症、扮小丑維生的潦倒男子亞瑟‧弗萊克(Arthur Fleck)由於生活與事業的失敗,一步一步從社會邊緣人,到成為高譚市(Gotham City)最邪惡、最頂尖的超級罪犯。飾演小丑的瓦昆菲尼克斯(Joaquin Phoenix)曾指出:「這不只是一場寫實的角色研究,也將會是一部深入人性的警世預言。」

儘管發行《小丑》的華納媒體(WarnerMedia)指出這電影並非旨將小丑塑造為英雄,但有些香港觀眾仍從角色中汲取到靈感。《小丑》在香港上映時,碰上港府實施《禁蒙面法》來制止示威,然而在接下來的抗爭中,憤懣的香港示威者反而變本加厲地戴上各種創意面具,或畫上千奇百怪的臉譜,有V怪客及嘲諷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小熊維尼面具,當然也有電影裡小丑的扮相。

電影《小丑》劇照。(AP)
電影《小丑》劇照。(AP)

《禁蒙面法》上路之後,LIHKG討論區(連登)出現帖子寫道:「今日過後,香港需要小丑。」也有香港網友稱高潭市示威者為「烈士」,形容小丑為「反抗的象徵和反叛的精神領袖」;網友甚至把電影裡的角色與香港人物做比較,指出「本土民主前線」前發言人梁天琦如同小丑,蝙蝠俠的父親韋恩(Thomas Wayne)與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相似。

CNN訪問了近期剛觀賞過《小丑》的香港學生吳錦美(Kimmy Woo,音譯),她表示,電影中小丑指責精神醫師從沒仔細聽他說話:「你沒有聽我說,是不是?」就像是現在的香港,「不論人民如何表達他們的需求,政府就是不聽。」

電影《小丑》劇照。(AP)
電影《小丑》劇照。(AP)

「如果香港人照小丑這樣做,那麼香港注定毀滅」

也有一群網友認為不該將香港情況與電影做任何對比,一則在LIHKG討論區獲逾200好評的帖子,讚揚了電影的藝術價值與情節,但指出:「將電影與香港做比較很不妥,我希望每個人都別再拿小丑形容香港,因為這只會帶來負面後果,不論是在國際宣傳層面,或是個人層面上。」

另一則熱度高的帖子指小丑就是個「罪犯」,高潭市則是「道德淪喪」的城市,呼籲別把小丑視為反抗領袖,「在這時刻,這種說法是很危險的,危險就在於人們可能會無意間或刻意地,解釋高潭市等於香港現在的情況。」

香港抗議中,有零星示威者帶上小丑面具。(AP)
香港抗議中,有零星示威者帶上小丑面具。(AP)

吳錦美也警告,「美化」小丑這一虛構角色是非常危險的,她希望抗議者別試圖效仿小丑或追隨小丑的高潭市民,在電影的最後,蒙面人殺了蝙蝠俠的父母,「所有人民都很興奮,覺得他們做了對的事情。但我們(在現實中)不能這樣……如果香港人照小丑這樣做,那麼香港注定毀滅。」

香港人不認同《小丑》可以對比香港,正是反映出他們如何看待香港示威──香港人不認為抗議者是「罪犯」或「野蠻破壞者」,而認為抗議者是「自由戰士」。也有香港網友認為,電影中小丑享受著製造混亂的愉快,但香港示威者是由於政府漠視人民才被迫參與抗爭。

CNN認為,在香港溫和派逐漸與勇武派產生分歧之際,把香港與《小丑》區分開來對這些示威者來說無比重要,示威者常被批判無理破壞港鐵等公共設施,但他們經常主張自己的暴力與破壞是別無選擇的,一切都是為了更大的利益。LIHKG討論區有帖子討論,在香港公眾對「反送中」示威的支持傾向搖擺不定時,將抗議與《小丑》牽連不清,對宣傳一點幫助都沒有。

香港反送中抗爭者將催淚彈丟還警方。(美聯社)
香港反送中抗爭者將催淚彈丟還警方。(美聯社)

唯有這點,小丑與許多香港示威者一樣……

捕捉許多反送中示威前線畫面的香港攝影師Deacon Lui前兩周上傳了自己的小丑臉譜,在那張照片裡,他將頭伸出電車窗外,霓虹燈照映臉龐,貼文配字寫著《小丑》電影對白「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是只有我,還是這個世界越來越瘋狂了?)

Deacon Lui告訴CNN:「這電影是關於,社會上的弱勢族群被把持資源者給忽略,弱勢族群沒有宣洩憤怒與負面情緒的適當方式……我認為小丑走向癲狂、選擇反叛都是出自於絕望。」他指出,香港同樣地,隨著示威者指控警方的殘暴執法,「人們認為他們很無助,但也沒有途徑能表達出這種情緒。」

但Deacon Lui同樣不希望自己的照片被解讀為支持小丑的暴力行為,他表示自己只是想描繪電影與現實中存在的社會緊張感,他說小丑並不是英雄,「只是一個在絕望之下採取行動的人」,唯有這點與許多香港示威者一樣。

 
 
 
 
 
 
 
 
 
 
 
 
 

// is it just me or is it getting crazier out there?

Deacon Lui(@lsb.co)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喜歡這篇文章嗎?

蔡娪嫣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